中国应奔向何方

                ——对百年来社会的若干问题透视与思考

作者:晓明(广西)

【前言】

 凡生活在世上的人,都希望有一个好的时代,有一个和平安宁的环境,社会和谐,公平、公正,人权和民主、言论自由之类的普世价值有基本的保障,有充分的学习和劳动就业机会,生活过的美满幸福------等等,这本是人生理应如此的。就中国人来说,自开天辟地以来直至现代,这些都得以实现了么?近世以前各个时代中国人生活状况如何,这些我们姑且不论的话,就以近百年来、特别是当今的中国社会现实而言,中国人究竟生活得怎样呢?人生的基本目标都达到了么?从民国时代到当今的共产时代,这些都是颇值得中国人认真回顾、总结和深思的。

一、民国以来历史的简要回顾

1911年在孙中山先生领导下一举推翻了满清封建王朝,使中国成了亚洲的第一个共和国,从此时起中国进入到了一个新时代。然而好景不长,很快大权就落入到了袁世凯手中,紧接着袁氏企图复辟称帝,讨袁战争爆发,孙中山二次革命,再到出师北伐统一全中国,出现了国民党当政的时代。但此时仍有军阀的内斗,另加共产暴力革命的内乱,紧接着是日本的侵略,中国人历经了八年的艰苦抗战才在1945年赶跑了日本侵略者,从此真正站起来了。但转眼间又在1946年爆发国共内战,1949年共产党在大陆夺权建政------,可以说在二十世纪的前50年间,中国人都是处在枪炮声不断、兵慌马乱的动乱年代中度过的,人们的生活自然是毫无安定与幸福可言的。

用共产党当年的话来说,国民党实行宪政之前的时代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 的年代。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面对当时战后中国的满目疮痍和连续不断的灾荒,当年共产党领导下的重庆《新华日报》于1946年3月30日专门为此而发表了一篇社论,题目就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社论说:“打开我国的地图,睁开眼睛一看,国民党一党专政下的地区,哪里沒有灾荒?单就报纸上发表的材料來看,可以看出灾荒是异常严重的。如湖南、河南、安徽、广东、广西、江苏、湖北、江西、四川、以及陕、甘、青、滇等省,真是遍地是灾,尤其是湖南等地,实在是惨不忍闻。------以农业立国的中国,立在这样的农村大破产当中,还说中国沒有经济危机,简直是骗人,那只是国民党一党领导毫无办法解决的自欺欺人的手法------。”

这篇社论仅是就自然灾害造成的灾荒问题对国民党独裁专制的揭露批判。那时的国民党政府因连年内战与外战,加上官员的贪腐,无力去抗拒自然灾害,共产党的这种批评尽管处于宣传目的,客观上也是实情。其实早在抗战之前和抗战之中,共产党对国民党一党独裁专政之下造成的官员贪腐横行,民众生活苦不堪言,社会不公、不义,不民主,箝制言论------等多方面的问题就屡屡进行过充分的揭露与批判;在抗战胜利后这种揭露与批判更有了进一步地发展,尤其是战后的接收敌伪财产,使得有权接收的官员贪腐猖獗,接收大员们只顾自己抢夺“票子、房子、位子、车子、女子” 所谓“五子登科”, 成了抗战胜利后官场的最大弊端,因此而使整个社会不可调和的矛盾风烟四起,这就给了共产党乱中夺权以可乘之机。

共产党对执政的国民党种种弊端的揭露和批判,要求结束一党专政,施行民主政治,给人民以充分的政治自由,以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共和国,这是它在民国时期多年來一直就这么呼喊的。除上述这篇社论而外,其它类似的社论、评论文章,以及它的领导人相关讲话那是多得不可胜数的。以下略举数例,就足可看出当年共产党领导人大夸海口的用心所在。如:

1941年10月28日延安《解放日报》刊文说:“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不一日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1945年1月28日,《新华日报.》反对在民主问题上忽悠人民而发表社论,社论说:“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睛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骗我们!”

1945年7月4日下午,到延安访问的民主党派人士黄炎培等人应邀到毛泽东家里做客,当黄炎培说“我生60年,耳闻的不说,所親眠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历史,‘政怠宦成’ 的也有,‘人亡政息’ 的也有,‘求荣取辱’ 的也有。总之,沒有能跳出这个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來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毛泽东听后髙兴地答道:“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來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黄、毛的这段对话,真乃至理名言,至今仍被人广为称赞。

1945年9月27日,《新华日报》又发表社论说:“如何实现民主呢?请走上民主的正轨: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唯有党治结束之后,全国人才,才能悉力从公,施展其抱负;而各党派人士亦得彼此观摩,相互砥砺,共求进步,发挥政治上最大的效果。”

不但共产党领导下的媒体在当年有许多类似这样的相关言论,就是它的领导人也屡屡发表类似的讲话,如毛泽东就曾说:“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又说 “我们并不害怕民主的美国影响,我们欢迎它”;“中国是有缺点,而且是很大的缺点,这种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中国非常需要民主,------”;“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一切光荣归于民主”。 周恩来说:“人民真有发言权的国家才是真民国”。 这些言论说的多么地正确、多么地美妙动听啊!

前广东《南方周末》的媒体人笑蜀先生在1999年曾编辑出版过一本书,书名就叫《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书中把当年共产党领导的延安《解放日报》和重庆《新华日报》所发表过的社论、评论等文章,以及它的领导人毛泽东、周恩來------等人类似的讲话摘要汇编成书,以上筆者摘录的这些社论和讲话,就是从该书转录的。这是多么难得的一本好书啊!从书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年共产党对国民党的揭露与批评可说是事实确凿,说理透切,字字珠玑,一语中的,击中要害,确实可称之为“历史的先声”。 然而此书很快就被中共宣传部封杀,禁止销售,它的选编者笑蜀先生也因此而被逼下课。共产党媒体当年那些很好的社论文章及它的领导人说过的非常在理的讲话,现在居然要封禁不准人看,也不准人说,岂不是成了人世间天大的笑话与怪事么!?

其实正是因为这些非常在理、针贬时弊的好文章和讲话,共产党才获取了大量知识分子的信任和拥护。在国共两党争夺政权的内战中,国民党内部出现那么多共产党的地下党员也不是偶然的,也有助于共产党最终把国民党赶到了一群海岛,而自己得以在大陆建立新政权,这何许正是那时历史发展的一种结局吧!

客观的说,共产党当年的媒体和它的领导人的那些言论确是非常在理的,一开始很多人是真心拥护的。因为那时建立的是号称“人民共和国”, 声称“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当家作主”, 给农民分田地名曰“翻身、解放”, 政治也能“协商”, 其它党派的人士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也能在政府中担任要职。国民党虽然在1947年施行宪政,但是已经处于由盛而衰的转折点,没有多少人效忠民国也是情理中之事了。

二、毛泽东治下的中国各种灾难比国民党时代更为深重

现在回头望去,毛泽东夺权建立新政后,他原来大言不惭的种种豪言和许诺都兑现了么?劳苦大众都“翻身解放”、过上“幸福生活”了吗?历史已经证明,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毛泽东一旦夺权建政,昔日民主之声尤在耳际,《共同纲领》的墨迹未干,大权在握的他马上就开始了残酷的镇压。先是将前朝官吏遗孑投入监狱或斩杀,名曰“镇反”;镇反的同时还把四千万的无辜农民作为地主富农进行剥夺、羞辱、酷刑和杀害。接着大兴文字狱,进行思想改造,称之为“肃反”、“ 反右”; 紧随而來的是大刮“共产风”, 大搞荒唐与疯狂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和大炼钢铁” 运动,农民分得的土地又被“共产” 了,沦为了新的农奴,由此而造成其后三年的大饥荒,使近四千万的中国人被活活饿死;紧接着是天天高喊“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大搞“ 反修防修”,“ 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 大搞“四清” 运动,农业学大寨------等等,使众多的中国人受到伤害,苦不堪言。最后终于引发十年浩劫的“文革” 运动,一场艮古以來闻所未闻的世纪大劫难终于降临神州大地。

在毛泽东的独裁专制下,由他一手操纵导演下的这些一次次所谓政治运动,使神州民众无一不被裹胁其中,这是国之不幸,民众的遭殃。白骨堆上终于建立起毛泽东的独裁政权,谓之以“人民民主专政”, 其后又将“民主” 二字去掉,改称为“无产阶级专政”, 实际上这是一个比国民党蒋介石政权更为独裁专制的政权。

在共产党的党章中规定“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据此可知,“无产阶级专政” 事实上就成了“共产党专政”, 而共产党历來是讲究所谓“领导核心” 的,所以“共产党专政” 实际上就是共产党某一党魁的专政,如毛泽东在世时是“毛泽东专政”, 其后是“邓小平专政”,“ 江泽民专政”------等等。至此民主的装饰被他们自己撕得粉碎,一付独裁专制的嘴脸彻底暴露在世人面前。

在毛泽东未夺得政权前,作为共产党的领导人他就是一个整人狂、迫害狂,在共产党治下的所谓苏区肃反、反AB团运动中就有十多万人惨遭杀害;在延安整风的所谓抢救运动中又有难以胜数的共产党人受到整肃;夺得政权后的二十七年间,毛的所作所为更是罪恶滔天,由他一手制造的种种人祸不断,冤假错案遍及神州。如镇反、土改数百万人被打死;反右运动三百多万人被打成右派,长期受到迫害,一些人被逼致死,家破人亡;大跃进、刮共产风造成的大饥荒使近四千万人被饿死;1960年的整风和1963年开始的四清运动,使几千万基层干部被整;文革运动更是使一亿多人受打击迫害,两千万人惨死------等等。正是由于这一切胡作非为的结果,致使国弱民贫,广大民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毛的一生可说是累累罪恶,给国家和民族带來的巨大灾难是数不胜数的。

筆者幼年时经历了八年抗战,少年时又经历了国共第二次内战。毛泽东夺权建政后筆者进入了学生时代,耳闻目睹了剿匪、反霸、土改斗地主运动。仅筆者所在的广西平乐县金山村(包括十多个自然屯)就有钟文学、潘大力、潘石生、陶桂财------等等20多名所谓地主、恶霸、土匪被残酷斗争后枪杀。其后又亲历了统购统销、农业合作化、肃反、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大炼钢铁、反右倾、反瞒产、大饥荒、四清、文革------等等一系列运动。反右运动中筆者所在的学校只有500名学生就有20多人被划为右派,仅数十名教职员工中就有十多人被划为右派。大饥荒中筆者故乡的村中有十多人被饿死,文革中有十多人被冤杀,这些都在筆者心中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所有上述的一切早已载入史册,为世人所知,限于本文篇幅,在此无须一 一赘述了。

三、毛泽东死后的中国社会走向

  •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是共产党执政的最好时期

1976年9月毛泽东死后,十月他的余党江青等“四人帮” 被一举粉碎,使中国的历史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从1978年开始至1989年“六四” 前的一段时间里,在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习仲勋、任仲夷------等等一批改革派人物的领导下,中国不但开始了经济上的改革开放,在政治上也出现了一个宽松的环境,并正准备着手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可以说这是中共有史以来的最好时期。

经济改革首先是从农村开始的,取消了“人民公社” 这种把农民当奴隶的组织,分田分地单干,使农业得以迅速恢复和发展,很快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接着在城市里也开始了经济的改革开放,企业实行承包制,施行奖励制度,使整个国家的经济得以快速增长。与此同时,在政治上则开始了对毛泽东的“文革”和“阶级斗争” 的否定,平反毛时代以来制造的一系列冤假错案,开始了“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 的讨论,从而出现了一个“宽容、宽厚、宽松” 的环境,人们的民主、自由的思想得到了升华。在文学艺术和科学技术上也岀现了大的变化,冲破“党性文学” 禁区,揭露“社会主义悲剧的文学创作大量涌现,科学技术的春天也已经到来,使人们从毛时代的阴影下走了出来,看到了新的希望。

在此期间内,尽管有邓小平这个中共大家长及元老派、僵化派陈云、李先念、王震、李鹏等人的干扰破坏,他们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反自由化”、“ 抵制精神污染” 等甚嚣尘上,不断打压改革派和民主进步势力,但这些始终未能成为八十年代的主流。虽然此时的政治体制改革尚无法真正启动,经济改革也不夠深入,人们的生活也不怎么富裕,但,人们仍然认为在八九“六四” 前的这段时间,仍是中国政治上宽容、宽松、及经济改革开放的最好年代,至今仍令人怀念这一时代。

  • 江泽民执政是一个不改革、乃至假改革、反改革的时代

1989年6月,江泽民在“六四” 的枪声响过后,由邓小平垂帘听政,在权焰熏天的阴影下被拉上总书记大位。此时的他心里忐忑不安,不知所措,使改革陷于了停顿。尽管有1992年的邓小平所谓“南巡讲话”, 试图重新启动经济改革;但,由于1989年反腐败的民众运动被镇压,政治民主化进程出现了大倒退,这就加快了权力的腐败,使“改革” 迅即步入歧途。

在邓的“南巡讲话” 主导下,为着应付经济的发展,致使投资过热,对资金需求过大。以此造成政府部门出现乱集资、乱摊派、乱罚款、乱收费、乱募捐,大量发行债卷,实行有偿办公,兴办经济实体,大搞经济创收,实则是大肆与民争利。

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在农村出现集资办学、集资建桥修路、集资拉电之类的种种搜刮民财的举措;加之此时的农资涨价、粮价下跌、农民卖粮难、农业税费苛杂,形成了所谓的“三农问题”, 使农民的利益深受其害。

再到后来又搞什么医改、教改、房玟,在改革的动听言词下,实则是推缷国家应尽的职责,无形中加重了民众的负担。把医疗、教育、住房推向市场化、产业化;同时又以企业改制的名义把国有企业私有化,其结果是掏空了国有资产,中饱了某些官员和权贵们的私囊。另一方面是大批国企人员下岗,有的被逼“买断工龄,制造出了高医疗费、高房价、高学费、高下岗失业率“四座大山”, 把底层民众原来享有的本来就不多的一点福利也剝夺掉了, 由此而生成了一大批城镇和农村的弱势群体,使他们生活在艰难困苦中。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出现的一次次圈地运动,不法商人和权贵势力相勾洁大犮土地财;借改革的名义把公产化为私产,这是江泽民让官员们“闷声发大财” 思想指导下的结果,造成了贪腐的滋生蔓延,贫富两极分化悬殊。在其它方面,如对地下资源的滥采,对森林和草场的破坏,各种工厂废水、废气的汚染,使环境惨遭破坏;再有黄、赌、毒泛滥成灾,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和各种刑事犯罪居高不下,各种安全事故频发使民众深受其害,假冒伪劣产品坑害国人,各种冤假错案时有发生,民众因自身利益受到侵害又上访无果,并遭受打压而屡屡引发群体性骚乱事件------等等。所有这一切严重地破坏了这个社会的和谐。整个国家就有如处在一座火山口上,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在政治上江泽民施行的仍是独裁专制的一套,箝制言论,打压民主进步势力。特别是1999年开始对法轮功的打压,成立“610办公室” 机构专门对付法轮功,随意抓人、打人、关押人,并声言“打死算自杀”, 甚至有活摘法轮功人员人体器官的事件发生,这是反人类的滔天大罪。再有他把过去清政府被廹与沙俄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国民政府都不承认的大片肥沃国土出卖给俄罗斯,断送了中华民族生存和发展的后路,成了被人唾骂的一个十足的卖国贼。

纵观江泽民的当政期间,他的所为可以说是逆潮流而动的施政行为,不但政治的民主自由化进程大倒退,政改无从谈起;经济上也是虛伪的改革、是错误的改革、乃至假改革、反改革,是改革的蛻变。这一切无不使人产生怨恨,有的人即使碗里吃着肉,嘴上却在骂娘;也有人因此而“怀念毛泽东”, 乃至出现“唱红歌热”。这是从另一面表达了人们对江泽民执政的不满到了极点。

  • 胡、温当政比江时期虽有进步,但国人仍是有诸多不滿的

从2002年开始,胡锦涛与温家上台执政。初时高唱“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 大谈“科学发展观、关注民生、建立和谐社会” 之歌。用财政收入逐渐減免了在财税总量中已经微不足道的农业税和义务教育阶段的学费,并给城市困难家庭和农村” 五保户”发放数目很小的“低保” 救济金, 这可以看作是对江泽民时期某种程度的纠正. 就是因为这些, 一时间被称颂为” 新三民主义” 和“胡温新政”。2005年和2010年,国务院两次发布过旨在打破国企垄断、深化经济改革的“36条” 规定;总理温家宝多次发表讲话,呼吁进行政治民主改革。但他们这些作为由于受到条件的限制,特别是受到江、曾集团的干扰阻挠,使之计划未能实现,最终也成了空喊而已,时至他们的任期结束,全都没有实施。因此可以说这仍是一个改革不力、没有多大作为的时期。

从以上这些似乎仍可说胡、温当政时比江时代是有不少亮点的,特别是此二公的人品和正值忠厚的形象是受人称赞的;但由于他们仍然秉承了江时期“与民争利的恶政,则是令人不满的。如:

持续实行” 宽松的货币政策“,滥印钞票,致使货币贬值,物价全面上涨,使广大居民积蓄” 缩水;

由于大搞城市化和土地财政,从而推动了房价的不断飚升,掏空了百姓的腰包;借旧城改造而大肆强拆民房,贱价征收土地,占取城市和近郊的优质土地资源,转手拍卖,谋取暴利,引发民众怨恨乃至多次出现群体性骚乱事件;

股市监管暧昧,无数国企入市圈钱,使股市暴涨暴跌,股民损失惨重;

企业税费苛重,据有关统计资料显示,税收每年增幅在百分之二十以上,从2002年的两万多亿增至2011年的超过十万亿,给社会大众和企业带来忣其沉重的负担。

这些种种变异的“改革措施”,扩大了官权官利,使一些官员和部门谋取了大量国家非法经济利溢,而民权民利则大为减少,致使国富民貧,官富民穷,社会不公,民生艰难,官民对立严重,使民众失去了对改革的信心,有人甚至大骂:“他妈的,这是什么改革,好处都让当官的捞夠了”。

学者阮铭先生看到了“改革“的这一变质转向后指出,“1989年之后,民主改革派被整肃”,“由专政派指派的特权腐败官僚接替,导致‘改革’ 变质为特权官僚侵吞国家资产、压榨人民血汗的恶政”, 这话绝对是有道理的。

更为重要的是,胡、温当政时期仍然继承了江独裁专制的一套,根本就沒有开展政改,民众的人权、民主、自由这些普世价值毫无保障,箝制言论,打压维权的律师、记者和不同悥见人士,甚至把他们抓捕判刑,这是违法违宪,乃是不得人心时有发生的事。

  • 当今的社会现实更是令人十分忧虑

由于自江执政以来贪腐无处不有,愈演愈烈,且成系统、上轨道,使得国无宁日,民愤、民怨日盛。2012年新的执政者上台执政后,一开始就高调开展反腐肃贪,至今为止,反腐一直在路上,从中央到地方,从打老虎到拍苍蝇,确实打掉了一批又一批老虎和苍蝇,仅省部级、副国级以上的贪腐高官就有如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张阳、房锋辉、谷俊山、刘志军------等等数百人,而那些厅级、处级、科级、乃至村官中的贪腐官员被抓出来惩办的更是数以千、万计,难以胜数,这个反腐成绩不能不说是巨大的。这些大大小小的贪腐官员的共同特点都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卖官买官,大肆行贿受贿,化公为私,掏空国有资产,贪污腐化,包养多名情人,玩弄女性,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真乃可恶、可恨至极。由这样的一大批腐败官员在掌权当政,中国的社会绝不会变好,百姓们也绝不会有安居乐业过上好生活的。

仅就反腐败这点来看,新执政者比旧的执政者显然是有进步、有成绩的,因而受到了国人的称赞。另外在惠及民生方面也做了一点实事,部分民众也有过高兴之时。但总体上来说国人仍是不满的。就反腐一事来说,虽然揪出了一大批贪官予以惩办,但还是远远不夠的,因为被揪出来的贪官只是少数,多数尚未被揪出,这是因为贪官太多了,官官相护,且是在用派性选择性反腐,没有在制度上下功夫,难怪被一些人说成是“越反越腐”, 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尤其是在政改上,连胡温时期口头上对普世价值的肯定也没有了,甚至自由民主成了贬义词。没有体制性的变化,反腐注定没有效果,只能沦为高官们权斗的工具。

除了贪腐滋生蔓延、横行无忌、官商勾结、官黑勾结欺压百姓、掏空国有资产仍是当今严重存在的社会现实问题而外;其它的诸如社会不公、不义,侵害民众的合法权益,弱势群体举步为艰,住房难、就医难、就业难仍是压在底层民众的三座大山;再有道德滑坡,诚信缺失,世风日下,一切向钱看到了最严重的时侯;黄、赌、毒屡禁不止,各种刑事犯罪和黒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居高不下;各种安全事故频发;制假贩假随处可见,坑害国人;环境的污染破坏愈益严重;拑制言论,打压维权律师和上访民众,特别是不准妄议,大搞一言堂,企图走文革的老路------等等诸多方面的问题,与之前的执政者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都是国人仍然普遍不满的社会现实问题,任其发展下去,对国家和民族是绝无好处可言的,只有面对现实彻底解决这些存在问题,中国才会有光明前途的。

四、宪政民主的政体才是中国的光明大道

通过上列所述,国人都可明显的看到,从毛泽东夺权建政以来的中国社会现实,都是不能令中国人满意的。事实已经雄辩的说明,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并没有能夠救中国和劳苦大众,从“毛泽东思想”到“邓小平理论”、再到“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 乃至当今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每换一屆执政者都要出一种新的“指导思想”, 都未能救中国及劳苦大众;它所救的只是“打江山、坐江山” 红色权贵,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官僚权贵垄断利益集团。尽管在经济上近40年来确有很大进步,GDP连年增长,成了世界上的经济大国;但,这些与广大平民百姓似乎沒有多大关系,因为好处大都让权贵利益集团占去了,而百姓们除了不像毛时代那样受饥挨饿以外,其它是沒有从中得到多少好处的,他们当然是高兴不起来的。

怎么解决当今中国社会存在的诸多矛盾和问题呢?这一实质问题不但百姓们看到了问题的所在,相信执政者们当然也是看到了的,也在设法解决,比如说反腐治贪,社会治安,打击犯罪,治理环境,关注民生------等等诸多方面,当今的执政者确实也取得一定进展,并有一定的成效。但问题始终不能解决好,反倒有愈益严重之势,这是为什么呢?这不能不使人想到是这个社会制度有问题。只有抓住这个问题,在政治体制上进行彻底的改革,社会存在的诸多矛盾和问题才能解决。如若不在政治体制上进行彻底的改革,对所有存在的社会矛盾和问题,再怎么高喊“解决” 和“治理”, 充其量也只是治标而不能治本,并且许多时候都会是在喊空话,那是根本不可能解决问题的。

无数的事实已经证明,当今世界上最好的政治制度就是宪政民主,是其它的什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根本不可能与之相比的。宪政民主的社会制度,沒有党禁、报禁;官员是民选的,都被“关在笼子里” 成为公民的公仆;公民有充分的人权和自由民主的权利,没有思想言论罪,可以妄议政府;社会公平、公正、平等,是任何独裁专制的政体所根本不能与之相比的。

当今的欧、美许多国家,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的台湾地区,澳洲------等等都实现了宪政民主的政体。特别是北欧的瑞典、瑞士、丹麦等国的宪政民主政体当可称之为世界的楷模,尤以瑞典这个号称民主社会主义的国家,更是值得所有国家学习和效仿的。我国已故学者谢韬先生早在2007年就发表过《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一文,是一篇总结历史教训的救党救国之佳作,该文明确指出了共产主义是乌托邦,是不切实际的空想,世人应该抛弃共产主义。同时指出了以前苏联共产党为代表的暴力社会主义,已为苏联的解体和东欧巨变的历史事实所彻底否定了。同时也指出了社会民主党为代表倡导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是成功的,中国应该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才是一条光明大道。这是一个多么值得中国人深思与重视的大问题。

中国啊!惟有袪除一党专政的政体,坚定不移地奔向宪政民主的康庄大道,才是中华民族的希望所在。

结束语

从以上这些简要的历史回顾和分析中,人们完全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年的国民党当政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 而后的毛泽东当政也仍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 ,并且更为深重。国民党时期还是天灾为主,而共产党统治时期的灾难主要是人祸,其灾难性后果比蒋介石时代更为严重的多。其后虽有八十年代短暂的较好时期,人们满意并怀念而外;但后来的江泽民当政时代、再到胡锦涛当政时代,虽然在经济上比毛时代有大的改变,人们不至于再受饥挨饿,大规模整人、抓人乃至乱杀人之亊少了;除此以外人们看不到有什么大的变化,可以说仍是一个天灾人祸连年不断的年代。特别是政改停滞不前,仍然坚持一党专制,箝制言论,打压不同意见人士和维权上访的民众,这是最不得人心的。加上当前的社会不公、不义,贫富两极分化悬殊,弱势群体举步艰难,贪腐横行蔓延,环境惨遭破坏,假货坑害国人,各种刑事犯罪和黒社会组织性质犯罪屡屡发生,各种安全事故频发,走私贩私猖獗,黄、赌、毒泛滥成灾------等等,这些问题的普遍存在,突显了这个社会各种矛盾和问题的普遍、严重存在,社会危机乃至动乱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如若不将其化解,一旦爆发,定将是国之不幸,民众的遭殃。

任何人只要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从以上的回顾与分析定会得出自己的结论的。而这些结论给国人的启迪和思考定是深刻的,值得我们去认真总结其中的种种经验教训。当前的反腐败只有在深化政治体制的改革,实现政治民主化的情况下才能取得最后胜利。

当前由于年初以来新冠疫情爆发,使经济下滑,国内各种矛盾多起,加之中美贸易战交锋不断,南海争端,中印边境冲突,战狼外交兴起,武统台湾呼声不断------等等,可以说中国正处在内外交困的困难时期。面对此种困境,千万不要沉醉在“大国掘起” 的“盛世” 之中,暂且不要搞什么“一带一路” 和“人类命运共同体” 之类的举动 , 中国本身的穷苦人尚多,现在还不是搞这些的时候。要下大力气扶助中国的穷人,不要对外乱撒币。更不要和美国争老大,在不尚失原则的基础上,要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民主国家和平共处,友好往来,互助互利;对那些独裁专制的国家不要过分亲密,而要尽量远离些,这都是十分重要的内政外交国策。

人民多么希望在新执政者的任职期内,能认真总结过往的历史经验教训,在亲民与高调反腐的同时,更要深入推进政治体制的改革,最终结束一党专制,使宪政民主的政体在中国能最终实现。这是从辛亥革命推翻满清以来中国人喊了一百多年的口号,始终未能实现。尽管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取消,很多方面都在回归毛泽东的路线,但是毕竟时代不同了,当今领导人还有机会,也有能力实现中国人的宪政梦想。如果那样,现今的执政者们定会功载史册,名垂青史。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则难免被扫入历史垃圾堆的命运。

作于2020年10月中下旬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