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国家的人民是什么角色?

作者:张杰

【编者按】作者在此文中强调了人民既是专制政权的受害者,也是帮凶,并不是完全无辜的。但是作者似乎没有区分极权专制国家的人民和民主国家的人民。前者的人民只是独裁者的工具,作为受害者是必然的。作为完全没有自主意志的工具,就像红色高棉童子军,很难让这样的人民承担责任。所以让国家民主起来,首先是那些精英们的使命。当中国实现了民主,人民有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他们才能为国家的命运负责。尽管如此,作者提出这个严肃的命题,确实能够激发人们对自身存在价值的思考。

近年来,美国政府对华政策有一个重大变化,就是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进行了区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说:即使民主党当选总统拜登入主白宫,川普对华政策的主要理念和操作方式将难以逆转。余茂春将川普政府对华政策的理念之一归纳为,中共不等于中国人民。可以说,川普政府一直在坚持这个原则。

2019年10月30日,蓬佩奥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说时表示:“美国一直非常珍视与中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但是中共与中国人民不是一回事。”今年7月23日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演讲,指出中共最大的谎言是他们自称代表14亿中国人民。

9月3日,习近平对美国政府区分“中共和中国人民”的政策做出了回应。他说:“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割裂开来、对立起来,中国人民都绝不答应。”当然,对习近平话不可信,共产党决不答应是事实,但大多数中国人民应该是答应的。

一些华人学者对川普政府区分中共和中国政策提出了异议,认为它口惠而实不至,因为美国打击中共无法不伤及中国人民。如中美贸易战损害了中国经济的发展,真正受伤的是中国人民。这的确是个难题,中国已经是一个中共党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捆绑在一起。中共统治和奴役中国人民,中国人民供养中共集团。9100万中共党员也包含在14亿中国人民之中。

人民是群体,它高贵无比、美艳如花,没有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不赞美人民。毛泽东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习近平说:人民至上。但人民又卑贱无比,枯如衰草。因为人民是灾难的最终承受者。无论是王朝更替还是饥荒、瘟疫肆掠,流血漂橹、饿殍遍野的都是人民。通向地狱的路都是鲜花铺就的,也是人民最爱走的路。如何看待这个充满矛盾和悖论的人民呢?枫叶君的文章《国家航船跑歪了,人民真的很无辜吗?》或许可以给我们带来思考。

枫叶君这样写道:人民有错吗?当然没错,因为人民一直是历史真理的化身。如果说个人有时难免走上被告席,而人民却永远坐在法官的席位上。“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先贤的话,更让人民恍惚间变成了领导的化身。尽管这个领导其实自古以来都是被领导,但是,有这壶酒垫底,至少在心理上觉得,人民已然十分了得,至少是不会犯错的。所以,在人民自己看来,它的别名就是伟大,代号“眼睛里不揉沙子”。

可是,事实果真如此吗?看看历史,远的不说,就说二十世纪前半程的德国和日本,就看看这两国的人民,究竟犯没犯过错?日本还罢了,一边喝清酒一边练武士道,难免耽误一些思考。德国人则不同,他们有黑格尔,有康德,有叔本华,还有莱布尼茨这样把微积分和哲学一锅烩了的天才大家。生活在这样的国家,头脑应该没闲着,应该思考过。可到了历史关键节点,也同样是天堂有路尔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当大战战败,国家成为废墟,法西斯和军国主义分子走上审判台和绞刑架时,人民在想什么?成为被改造国家的人民,还能找到当初坐在法官席位上的感觉吗?这值得每一个人思考。国家可能不那么厉害,人民也绝非那么伟大。既然不伟大,那么犯错就在所难免。人民犯的错,往往不是小错,而是大错特错。

欧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到的前所未有的巨大生命和财产损失,是希特勒纳粹统治对外延续直接造成的,而以工人为主体的德国人民从1933年到1945年,对这个邪恶政府始终全力支持,直到它在美军和苏军等反法西斯正义力量的炮火中彻底覆灭。

德国人民对于欧洲其他国家人民遭受的深重灾难,有没有重大历史责任?

人民很容易相信一些听起来很悦耳的说辞。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一书中说:“巨大的经济发展导致社会阶层的变化。小手工业者逐渐消亡,工人独立生存的可能性日渐渺茫;作为结果工人明显地无产阶级化,出现了一个产业工人的阶层。其最基本特征就是工人永远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生计。他是货真价实地一无所有。他的晚景凄凉,生不如死。”如果你是一名工人,读过之后是不是也眼泪汪汪?或许,一种要跟着他一同去扫除社会不公的激情油然而生。

可是,就是这样充满“同情心”的元首,后来大肆侵略别国,把数以万计的犹太人送进集中营,送进毒气室。

人民在乎经济,注重口袋。希特勒注重民生,而且是玩儿真格的,到1938年,即二战爆发的前一年,德国已经从纳粹上台时的经济崩溃边缘彻底摆脱,全国失业率仅为1.3%,而同期美国、英国、比利时的失业率则分别为1.89%、8.1%、8.7%,荷兰的失业率更高达9.9%。

纳粹政府还特别注重加强社会福利制度,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来获得民众支持。带薪休假制度,到工人疗养院度假,触手可得的家庭轿车,良好的军人待遇,都让人民爱上了这个政府。在纳粹政府创造了经济和社会福利奇迹的同时,德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爆棚,他们觉得,自己拥有了最值得拥护的政府。

此时的德国人,已经完全沉溺于“四个自信”和“两个维护”之中,再也听不进任何对自己国家、元首和政府的任何微词了。德国人民紧密团结在政府周围,希特勒指向那里,他们就打向那里,元首成为他们唯一的头脑,他们则成为纳粹政府的数千万战车和铁拳。他们依靠德国的强大工业和军力,终于无可阻止地碾压向他们的邻国,杀向他们邻国的人民,以及邻国的邻国的人民。

事实上,德国人民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希特勒和他的纳粹党和德国民族之间根本就不能划等号,但是,当人民把这个等号划上的时候,就意味着二者的嫁接已经不可更改。

结果无可避免,他们最终由德国人民变成战败了的德国人民。

日本对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发动的侵略战争也是如此。过去,为了突出日本某些人的战争罪责,总的说法是“日本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如何,采取二分法原则,将军国主义分子和日本普通民众分开,甚至更加强调,日本人民和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的人民一样,也是战争的受害者。

从政治角度考虑,这种分法不无道理,毕竟要追究战争责任,而不能追究普通民众的责任。但是,这绝不等于说,日本人民真的就完全无辜,他们也受到战争的摧残,但是他们绝对不像中国人这样,是纯粹的受害者。

准确地说,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是一场由上自天皇、下至被界定为战争罪犯的军国主义集团以及日本普通民众共同发起的全民族的对外侵略战争。

日本经历过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后,民族自豪感急剧高涨,彻底击败大清和首次战胜白俄,使日本人民对“伟大的民族复兴”豪迈理想和“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强大实力充满自信。而这种随着经济和军事实力暴涨的民族情绪狂热,在全面侵华战争开始后达到巅峰。他们一方面身体力行,一方面为政府提供道义支持,军人集团和一般民众日渐形成合力。

日本历史学家色川大吉在《昭和五十年史话》中写道:“一般国民的大多数,虽然通过学校教育等途径被灌输了军国主义精神,但是他们自己主动地积极支持战争,尽可能为支持战争出力,也是很明显的事实。”在书中,色川大吉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怀有明确的厌战、反战意识的人是少数例外。”

人民没有那么伟大,当雪崩的时候,人民的雪花漫天飞舞,那个时候才是人民的本质。

事实上,当历史的车轮驶向正确的方向时,人民往往还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自己只是被带着迈向正确的方向,比如孙中山领导的推翻满清的辛亥革命。相反,当历史的车轮冲向深沟悬崖的时候,人民往往像喝了小酒一样非常精神,情绪高涨,斗志昂扬。

而某些政治家和学者为了实际的需要,常常不顾事实,非要说人民在前一种情况中是清醒的,而在后一种情况下是被欺骗的、蒙蔽的,甚至是被裹挟着的,因而让他们在历史告一段落后依然显得很无辜。

每个国家都是一艘船,人民是船上的乘客,也可能是各色船员,但不是船长。只是,船长不是天生的船长,他和人民有着解不开的关系。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话中共领袖愿意说,因为鼓舞士气;人民也愿意听,因为怎么说也是一种肯定。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灾难的埋单者。这话就没有那么多人愿意听了。因为它暗含着不好的结局。

可是,不愿听就可以不听了吗?二战结束后,德国人和日本人都不愿意听,但是面对失败,不仅要听,而且还得认真学习,转变思想,憋着泪,承受一切苦难,向昨天的历史挥手告别。

以上是枫叶君文章的主要内容。川普政府将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是很有战略智慧的,有利于分化瓦解,但打击中共无法避免不伤及中国人民。中共执掌政权七十年,中国人民一直在承受苦难,也一直在供养中共政权。从新冠疫情、毒食品、环境污染、假疫苗、房屋强拆、司法不公、官员贪腐、人权律师群体的消亡和爱国粉红的群情激愤,处处都有人民的血泪,也有人民的自私、冷漠和愚昧。如何只打击中共而不伤及中国人民,美国人无法做到,但中国人自己可以做到,那就是觉醒,主动与中共切割、分离。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