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是福建三网友案关注团成员关于4月16日“围观”活动的记录,文中,王译谈及自己时未采用第一人称。为真实再现这一活动的过程,原文照登。)

由严晓铃被轮奸致死案,所引发的福建维权人士游精佑、范燕琼、吴华英在网上发帖声援而被控“诬告陷害”案,4月16日在马尾法院第三次开庭。

继09年3月19日第二次开庭,福建三网友“诬陷案”的民意以达顶沸,当游精佑的委托律师刘晓原发出马尾法院宣布4月16号再次开庭的消息以后,各地网友不约而同奔赴福建马尾现场围观。之后

4月13日下午3点,首批福建马尾三网友“被诬陷案”关注团一行7人:王荔蕻、华泽、王译、天天、单雅娟、李金城、高健从北京西客站出,到福州市马尾围观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案件,他们都将会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

列车如风驰电掣般飞驰,路在不断的延伸,旅途中,王荔蕻谈起前几日崔卫平、艾晓明教授为屠夫送行的场面,崔教授曾说我们要快乐的维权;于是,网友们便唱起来欢快的《草泥马之歌》,列车乘务员被他们热烈的气氛所感染,网友们乘机向乘客们讲述马尾三网友的故事,并邀请他们16日到马尾法院现场围观。

14日中午12点,北京网友关注团抵达福州;网友们下车时感叹:福州,我来了!出站口,屠夫与先到的云南网友朱承志、广西网友张维、深圳网友石玉林等人到站迎接。

大家聚集车站拍照合影时,让大家意想不到的是在此巧遇律师郝劲松,进餐时,郝劲松律师表示,他将会参与关注团,16号那天必定要去马尾法院现场围观。

从抵达福州之时,网友们的行踪便进入了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神秘镜头之内。

在转车等候时,深圳网友陈书伟奇迹般显身,他张贴宣传单的熟练速度也令人咋舌,屠夫及陆续赶到福州的网友开始向游人乘客发放《宣扬胡主席依法治国理念,坚决与司法黑恶势力开战》的宣传单;不明身份的人则躲藏在检查站偷拍,华泽与天天马上拿起摄像机与他对拍。

辗转到达屠夫预定的明珠宾馆,门口早已等候了“被诬陷案”三网友的女儿们及吴华英的母亲,游精佑之女游豫璟、吴华英之女杜梅、范燕琼之女林静怡;谁说福建无美女?她们却个个品貌不凡;她们说法院只给了每家三个旁听证的名额;源于受这个案子的影响,其中两个女孩子已经辍学。

路上屠夫曾说他预订的宾馆是如何的便宜,并且面临闽江环境是多么的优美,到达后果不其然,在宽敞的宾馆大院内紧挨着江边,镶嵌在地上的两枚大炮作为宾馆的标志物,一百多年前的中法战争中,法国为控制台湾海峡所引起(马尾海战)的硝烟就在这里弥漫;马尾海军全军覆没,使清政府蒙羞。

进入宾馆入住,此时,一个一直保持沉默的神秘人物才显现在大家面前,他就是德先生研究所负责人——张辉,他总是谦和的微笑而不语,直到吃晚饭时大家为走下网络终于相聚而群情振奋时,他也没说上三言两语。

餐毕,大家便自觉到马尾附近大街上散发传单,杜梅、游豫璟、王译、高健、单雅娟、天天、张维、石玉林等人,直到被蒙蒙细雨淋湿,王译说鞋子已经湿透,看到大街上人群渐渐稀凌,他们才撤离。回到住处,原来登记好的房间服务员让同住一室的人补加身份证;服务员说是公安让他们这样做的。据张辉先生说,在他入住的时候,三名公安也随着入住他左右房间。

15号,各地网友不断赶来,其中深圳网友方志雄(网名龙天)率众,在南京读书的大学生90后王方铮、功彬等大学生、山东网友、湖北网友、广东网友、北京网友、福建网友、四川网友等各地区的网友们陆续到达福州马尾与先到的网友汇集。

15号上午十点多,6网友,冒着连绵不断的阴雨寒风,到福州马尾法院申请16号三网友开庭审理旁听被拒。

下午2点多,陈书伟、王译、高健、张维、方志雄、单雅娟与老宁7人去上街福建大学城散发宣传单,半个小时后王译和单雅娟在大学城学校门口被抓。陈书伟得知消息后挺身而出:我和她们俩是一伙的,要带也把我带走!他们三个被带到了福大校园警务处,一个叫翁德顺的副所长负责向他们问话,并拿着传单仔细看了一番,然后出去打电话把福州上街国保大队的人叫了过来。以下是双方的部分对话:

国宝问:“你们为什么要发这些传单?”王译反问:“传单的案件内容你们都了解吗?”国宝:“有些不太清楚。”王译:“那就对了,正是因为你们福州官方媒体不宣传报道,我们才来补上这一课。让福州老百姓都知道你们的当地的司法是多么的黑暗。”陈书伟说:“你们先不要问那么多,我来问你们,第一、我们发传单的内容违不违法?第二、我们发传单的行为违不违法?先把这两点搞清楚再说其他。”

王译用手机发出信息,告诉朋友自己身在何处及这个学校警务处的电话号码,这下可了不得了!一时间,警务处电话不断,国内外的朋友一起打进来,警察手忙脚乱接应不暇。不知何时,陈书伟把玻璃板下面警察的电话号码也信息发了出去,结果,警务室电话不断,几个警察的电话也不断,有个警察紧张的跑到套间里对同事说,他手机打来一百多个电话,还有来自国外的。

晚上6点,天渐渐黑了下来,忽然一阵大乱,原来屠夫、平修、朱承志,李金城、华泽、天天、张维、石玉林、高健、方志雄都赶到了大学城,更让人惊讶的是一个年轻美貌的果实法师由一个居士陪同也来到了福大校园。平修、华泽、天天她们各自拿着摄像机不断在拍摄,其他网友也拿着相机拍。王译听到警察给上司打电话,就马上给屠夫发出信息:警方正在要求增援,你们赶快撤离!但屠夫他们不肯离去,王译又给张辉发出信息:我们是来声援三网友的,不要管我,声援三网友要紧。

此时正是学生们放学吃饭的时候,他们看到这里有动静都过来围观,屠夫他们几个开始给学生们讲解三网友的故事,学生被警察驱散,他们开始拉警戒线,不让学生靠近警务室,网友在外面唱起来《国际歌》,房间里陈书伟和王译也拉手在唱。夜幕降临,风雨交加的室外很冷,屠夫及其他网友不甘心丢弃被扣押的三网友,迟迟不肯离去,华泽与屠夫不断拍着警务室的门,要求自首,天天则不断的在门口用娃娃腔调戏把门的小警察。据李金城后来讲,警察的增援部队正在开往福建大学城,如果都被拘押了怎么办?将近8点的时候保安武警已到校园大约70多人。

此时的气氛已非常紧张,一旦外面的网友被抓,明天开庭就会出现不可想象的后果,网友们救不出同伴都坚持不肯离去,后方的众多网友纷纷电话信息说明天启程过来声援,游精佑三网友还没有出来,另外三网友此时又进去了,如果福州警方不放人,网友就会源源不断的赶过来,事情可大可小,这对福州警方来说还真是个小小的考验。

王荔蕻与张辉不断打电话进来与警务室外面的网友交流,僵持了一段时间,大约8点多钟,警务室又来了十几个清一色的青年便衣,从后门带走了被囚禁的三网友,警务室外面的网友也开始撤离学校。

这时,关注团驻地也在紧锣密鼓地安排,张辉本着合情合理合法的精神提出了第二天必须秉持的原则:第一,文明、理性、非暴力和不接触,这四点必须做到;第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两点必须做到;第三,每个摄影者身边都要有一个年轻的棒小伙子护驾,任何人不得意气用事冲破警戒线。张辉先生提出的这些原则获得大家的一致同意,没有任何人提出反驳。

艰难的煎熬,凌晨12:30分,终于收到了三网友的信息,他们已经被放出来了,请大家放心。王荔蕻、张辉、屠夫及网友们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落了下来。陈书伟讲述了他在被问询时的情况,他说如果我们用法律办事,这些警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又给他们上了一堂课,最后一个警察悄悄的对他说:社会需要你们这样的人。

给王译做笔录的警察最后对她说:你们的法律知识与道德水准已经达到很高的一个层次,我们真的不敢漠视你们,就连这个谈话的地点我们都开会讨论了好久,你们大老远从北京过来声援三个互不相识的人,说明你们是正义的,这个社会真的不能没有你们这批维权人士,我打心眼里敬佩你们!

最终让极不情愿送他们三个回去的警察掏出100元路费回到了宾馆。

4月16号终于来临,早上5:30大家便起床,由朱承志带队2人一排,喊着“一、一、一二一,一二三四”的口令,整整齐齐的向马尾法院走去;便衣尾随其后。

到了马尾法院门口刚刚6点钟,网友们开始在法院大门的右侧拉自己的“防捣乱警戒线”,大家正在忙活扎黄丝带、佩戴“让公平和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的胸牌,突然平修叫道:你们快来看那是谁?大家走近一看,摄像机镜头里出现了屠夫在3.19时拍的那个嘴歪眼斜抽烟的平头警察,大家一阵哄笑,屠夫笑着与对面拉警戒线的那个平头警察打招呼:喂!兄弟!你好吗?平头朝这边笑了起来。

警戒线刚刚拉好,大约7点左右,大批的保安队伍往法院门口这里走来过来,大约三四百人,他们在法院门口四周排好了围墙式的阵队,并在四周都拉上了警戒线,其中一只队伍冲着关注团走来,大家便席地而坐,便衣指挥着保安扯断了关注团的“防捣乱线”网友们都站了起来。

这时朱承志老先生用宏亮的嗓音喊道:今天,我们首先我们面对西方,为青海玉树地震遇难者默哀1分钟!手持喇叭的李新打开了哀乐,大家都低头默哀。保安们原本是听到了命令前来驱逐关注团的,这一下子他们全傻了,部分保安跟着关注团的哀乐默哀。但一个模样似乎是领导的便衣警察冲过来大声呵斥停滞不动的保安们:“默什么哀?把都他们拖走!你们听我的还是听他们的?”阿尔马上火了,和其他网友上来斥责便衣警察:“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像领导一样的便衣警察灰溜溜躲走了。

为了避免发生冲突,关注团转移到警察指定区域法院门口左边的大马路中间,随即,关注团四周被拉上了警戒线,保安、法警紧靠警戒线组成两道人墙,将关注团与法院大门远远地隔开。

8点时分,东边数辆警车开道,三辆囚车急驶而来。
王荔蕻向着囚车呼喊:游精佑!
关注团全体跟着呼喊:无!罪!
王荔蕻:吴华英!
关注团:无!罪!
王荔蕻:范燕琼!
关注团:无!罪!
王荔蕻:游精佑!
关注团:回!家!
王荔蕻:吴华英!
关注团:回!家!
王荔蕻:范燕琼!
关注团:回!家!
齐呼:我们爱你们!让公平正义比太阳更光辉!

整齐响亮的声音响彻了马尾上空,震撼着马尾大地。

这场面很容易让人回想起20年前的5月,一群充满理想与社会责任感的年轻人,在那段狂飙般日子里散发着的青春炙热与光彩。今天,所有的感慨我们却什么都不能说,因为,因言获罪的三网友就在我们面前,文字狱就在我们面前,我们只能真实的记录一个事件发生的过程。

8:30分,三网友女儿旁听进场,关注团网友又开始新一轮的呼喊:游豫璟!加油!林静怡!加油!杜梅!加油!我们爱你们!我们爱你们的父母!

莆田关注团来了

香港关注团来了

云南网友关注团来了

深圳网友关注团来了

广西网友关注团来了

湖北网友关注团来了

河南网友关注团来了

山东网友关注团来了

游精佑的侄子这次又来了

此时,各地网友开始源源不断的赶来,福建当地网友勇敢的加入了关注团行列,电话不断打进来,各地网友被隔离在了一道道的警戒线之外。我们先到达的关注团成员被警戒线关闭在一个狭小而封闭的地带,似乎是一个小包围圈一样。而外围的马路两端,各有三道封锁线,与我们的孤岛算在一起,一共是七道封锁线,每一道封锁线里面都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网友,但是不能相互呼应了。

云南网友边民肩上挎着“网友抓不完”的条幅也来了,凯迪网友边民和屠夫是一对冤家,曾经对骂多无数次,为了游精佑三网民案他们第一次并肩站在一起并合影留念,边民说:游精佑骂过我,今天我因他而来,是为我自己,今天他在福州有罪,明天我就会在昆明有罪。

郝劲松律师来晚了,只能在警戒线外现场直播福建马尾法院审理,他说:对于中国人来讲,从思考到行动是一个坎,今天福建马尾法院门前,有很多中国人正在跨越这一看似艰难的坎坷,他们从四面八方聚集在这里,为了三个素不相识的人,他们捍卫者自己的言论自由,捍卫自己的民主表达权。

游精佑的校友来了,他举着“西南交大声援游精佑无罪”的牌子也加入了关注团队伍。

昨晚被警察控制起来的严晓玲的母亲,被法庭拒绝在外的本案重要证人林妈妈勇敢而智慧地甩了看守她的人,也来到现场。

范燕琼的姐姐因发生“堵车”而姗姗来迟,不能进入法院旁听,也加入到了关注团行列。

福建政法大学学生来了二十几个人,被挡在了第四道警戒线外,被老师发现后马上开车把他们接走了。

怨民关注团来了,并且越聚越多,他们跪在地上,声泪俱下控诉福建司法的腐败,一时间,关注团成了怨民接待站,屠夫和王译收了厚厚一搭的控诉书状纸。

法庭内,正进行着一场对良心人士的审判,法庭外、互联网上,人民正进行着另一场审判。

各个媒体来了,悄悄的,有人认出来7家媒体包括中央大报的人,具体来了多少不便对他们做过多的介绍,大家心照不宣,成都台记者此次受压不能来现场,记者私下致电问情况,并表示会做第三期节目,成都台记者好样的…所有有良知的新闻人,都不会放弃这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镜头。

口号声刚落,人们便自发的唱起来《国际歌》,悲壮而又苍劲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歌声刚落,王荔蕻铿锵有力的声音再次响起,大家不约而同的也跟着高呼:言论无罪!自由万岁!言论无罪!自由万岁!言论无罪!自由万岁!

后方网友发来信息:

▲这次福建事件似乎是一个民主运动的演习。高呼“自由万岁”的人们必将点燃争取公民权利运动的熊熊火炬。

▲王荔蕻大姐,屠夫,阿尔,老虎,张辉,李新,飘香,王译,天天,高建,平修大姐,以及朋友们高喊:草泥马!!!福州黑司法尽管放马过来:草泥马,发Q!!

▲后援团网友老虎庙说:盛大的“公民关注节”诞生自今天中国福建省福州市!

▲后援团网友莫之许说:这次的群体围观,既是历年抗争积累而来的高峰,也将继续延续下去,与厦门PX完全不是一回事请,具有更加重要的价值与意义。

▲后援团网友范亚峰说:福建网民案开庭已有2000余人围观,标志维权运动进入大规模街头化的阶段,必将给中国民主化带来巨大乃至决定性的影响,这是一个真正的历史转折,一个伟大的街头抗争时代已经来临。

福建关注团网友,一个很年轻的瘦长的小伙子开始在保安们组成的人墙前开始演讲,讲司法的黑暗,讲社会责任,讲我们孩子的未来,讲的泪流满面…

李金城和高健不辞辛苦的跑来跑去为关注团们送水送面包,最后高健把水和面包送到了保安人员的面前,当高健转身的时候,听到两个保安在说悄悄话:“让我们来也不说是做什么事情,早知道是这样的事情就不来了。”天天像个小天使一样,在人群中鱼贯而入游来游去,一旦发现疑似捣乱的人,便马上告诉阿尔,并用摄像机镜头对准他拍照。阿尔和王译则时常站在关注团后面警戒线内,观察着人群中的一举一动,维护着现场的秩序,并不时的捡起地上的烟头纸屑放到自备的塑料袋里。阿尔后来说他一共捡了七次烟头,并说决不能给福州人民留下一点污秽。

平修很专业的抗起她的大摄像机不辞辛苦的跑来跑去,记录下了每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镜头。

朱承志除了与王荔蕻交替着喊口号外,还有一个艰巨的任务,那就是与警察谈判协调,维护现场秩序。马尾警方派遣的赖警官,刚混到关注团里便被群众雪亮的眼光识别出来,于是,网友们都围了过来,媒体的摄像头对准了他,赖警官也大方的面对镜头说:“我也是老百姓,我相信自己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因为我也有孩子,今天我面对这么多的镜头说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他话音一落,围观的网友便掌声一片;大家齐说:“说的好,人在做,天在看!”赖警官接着非常友好的与朱承志阿尔等网友合影留念。

后面朱承志、阿尔正和警方委派的代表赖警官谈判,前面有响起了欢快的《草泥马之歌》和庄严肃穆的《国歌》,网友张维提议大家都打开手机拨通亲人朋友的电话,这个沸腾的时刻顷刻间传遍了QQ群、skype群、推特及各大网站,后方网友把听到前方的声音录制下来,传遍了整个互联网,这一刻,整个世界与福建马尾网友的心一起澎湃、跳动。

▲听到你们正义的呼声,我们全都流下了眼泪。

▲在地铁里开启扬声器播放,人们情绪振奋,感动!加油!

▲你们有庞大的国家机器,我们有辽阔的马勒戈壁,你们今天在法院审判三网友,我们今天在网络上审判你们。

▲公民的权利不是靠谁恩赐的,而是靠每一个人争取的。今天,中国因你们而骄傲!

▲请转发skype朋友们对前线战友的问候,你们辛苦了,爱你们!

▲华春辉说:王译打来电话,她不说话,打开了免提,我听到整齐的喊声,“范燕琼,无罪”,“游精佑,无罪”,“吴华英,无罪”,“言论自由”、“公平正义”……,

▲福州者,覆舟也!让一切黑暗、愚昧、暴戾从福州开始覆舟

正当大家热血沸腾的时刻,赖警官找朱承志先生商量:你们能不能不用喇叭?我们尽量做到不打扰百姓,王荔蕻、朱承志、阿尔与网友们协商后说可以不用,我们是正义的声音,不用喇叭也同样可以让黑司法发抖。

没想到警方得寸进尺,后面刚刚协调好不用喇叭,前面警方又派出代表与关注团商议:“你们能不能不喊口号、不唱歌?这样会打扰老百姓休息的。”

网友们一下子愤怒了。王荔蕻问大家答应吗?大家异口同声的说:不答应!凭什么不让我们唱《国歌》?那条法律规定不允许我们唱《国际歌》?当年共产党就是唱着《国际歌》解放全中国的,现在你们害怕了吗?

朱承志先生问大家,不许唱《国际歌》,你们答应吗?大家又齐声高喊:不答应!朱承志对警察代表说:如果你认为我唱《国际歌》违法,你可以把我抓起来。大家齐喊:把我们都抓起来!随即,《国际歌》声再次雄壮响起。警察代表灰溜溜退回警戒线外,在没有露面。

这时,李新忐忑不安的拿着手机走过来告诉大家:律师发出信息,再过20分钟就要宣判了,人们一下子安静下来,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在大家静静等待的时候,一直小流浪狗跑到了关注团被隔离地带,摄影师平修温和的用手摸摸它的头说:你也来声援三网友了。小狗没有躲避,平修乘机给小狗脖子上系上了黄丝带,随即各个媒体的摄像头都对准了这只小狗。

二十分钟后,律师发出消息:宣判了,游、吴一年,范两年。

顷刻间,现场关注团网友们愤怒的情绪再次爆发!他们举起了拳头,齐声高呼:抗议!抗议!抗议!无罪!无罪!无罪!声音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后方网友发来信息:

▲无罪!每一次无耻判决,就是他们为自己的坟墓多掘一铲!

▲三亿网民救不了3个网民!“ 闽清严晓玲比巴东邓玉娇悲惨一万倍!”“ 福建文强比重庆文强黑N倍!”

▲这帮蠢货,判了3个人,丢了三亿人。

▲判了这3个人有罪,间接审判我们三亿人有罪。今天起我们三亿“诽谤”的网民都是光荣的罪犯。

▲福建司法已死,多年的走私,蛇头,偷渡生意让警察早已丧失人性和执法公信力。马尾很美,半山腰的住家小房子令人向往,但这里不适合人类居住!

▲你凌驾于国家与法律之上,你的权力地位不可碰触不容置疑,你可以置异己于死地或让他消失,你依靠制造恐吓和谎言来维持,你掩盖、篡改、耍赖、欺骗、掠夺,你还不敢承认你是黑社会吗。

屠夫,此刻这个有着铁一般意志的男人泪如雨下,阿尔与朱承志也抱头痛哭,福建网友瘦高个子青年手举公平正义的牌子跪在了地上泣不成声,整个关注团哭声一片。围墙的保安们也眼圈发红流下了眼泪。随即,屠夫流着眼泪高喊:福州法院无耻!大家都齐声高喊:王鑫下台!打倒贪官!司法腐败!福州法院流氓!

此时,人们已经顾不了许多,争相拿起喇叭轮流呼喊,王荔蕻、朱承志、李新、游精佑家属、范燕琼家属等,当大家知道三网友最终被以诬陷诽谤、破坏了政府的公信力而被治罪时,不仅大声唏嘘,政府的公信力早就被这帮贪官们丢弃了!网友齐刷刷举起了“卧槽泥马”的牌牌。

张维和王译手拉手又唱起了国际歌,随即网友们也都自觉的拉起了手,大家在有限的空间围成圈边唱边走。

后方网友不断发来消息:

▲公平是什么?正义是什么?今天福建三英因言获罪,我若闭上了嘴巴,那么下次当我因言获罪时,谁会替我说话??

▲传说:福州高层有指示,今天参与围观的人,死!

▲一个连遮羞布都不要的国度 当然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也可以发生在打着法律旗帜的法院里。

▲请现场网友密切注意:据线人向北京报,前日福建高层密谋策划应对此事。目前法院门前上下行线已经能全部封锁,已无退路。6辆拉人大巴隐藏于附近街区。建议你们低调…

▲紧急呼吁马尾现场网友!请立刻互相通气,告知此消息!并分工组织,保持互相之间的协助!当地网友爆料有好几车武警在来马尾的路上。

▲请转前线朋友,集体进退,不要落单,注意安全。但若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有事,我们责无旁贷赶往福州,和你们一起为祖国的解放、公民的自由担当。

▲三亿网民救不了3个网民!“ 闽清严晓玲比巴东邓玉娇悲惨一万倍!”“ 福建文强比重庆文强黑N倍!”

▲一个吸引力众多眼球的案件焦点不是集中在庭审的诘辩上,而是数道警戒线的大街上,究竟说明了什么?强权强奸法院!强权蹂躏民意!

▲福州警察在41.6现场都说,他们自己下班脱了警服都不敢说自己是警察。在福州,所谓福州司法的公信力,连警察内心中都是虚无的,脆弱的豆腐渣。

此时现场人们的情绪高涨氛围就如即将吹破的气球,一不小心触及即会爆炸,这时,王荔蕻用她高亢宏亮的声音讲道:“福州,我们还会来的!”网友们才收拾情绪,渐渐安静下来。

再好的戏剧都要谢幕,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家要暂时告别马尾了。于是,龙天(方志雄)打起来一个大大的红灯笼走在前面,以示马尾的司法黑暗;李金城和陈书伟扯起“公平和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的条幅,李新再次打开喇叭中的音乐,大家高唱着悲苍雄壮的《国际歌》两人一排,井然有序的慢慢撤退。

一个小插曲:当关注团网友撤回到一个小铁路边时,闽清县政法委书记带着一行7人,开着一辆大巴车乘人不备时一下把严晓铃妈妈拉到了车上,被李健等网友发现大家立刻围了上来,高健和李新站在车前面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在王荔蕻的带领下,网友们又把严妈妈抢了回来。

4月17日北京网友关注团最后一批撤出马尾返京,18日后援团30多名网友,由老虎庙、刘强本带队持鲜花迎接,宴会长达5小时左右,德先生负责人张辉宣布开即时研讨会,王荔蕻、老虎庙、屠夫、阿尔、刘强本率先发表讲话,群情高昂竞相发言,大约18点大家高唱国际歌散去。

此次4月16日福建马尾三网友开庭,引来全国各地数百名网友亲临马尾现场,福建马尾群众达两千多人围观,6辆警车守候在关注团下榻的明珠宾馆,其他三辆藏在离宾馆不远的地方。马尾警方共出动大约千人左右的警力,警戒线7道拉长延伸至1000多米,完全是一副大戒严的架势。

网友信息:

▲这是一次成功的围观!一次伟大的围观!一次注定载入互联网史册的围观!屠夫们、巾帼不让须眉们赢得了道义,守住了良知,坚守了正义,你们赢得了未来,你们赢得了历史的尊重。
▲关注团的网友石玉林说:这是我一生最光荣的时刻。被抓进去也值了。

▲关注团网友王译说:这一刻,如果有一颗罪恶的子弹飞来,我会从容的迎着这颗子弹,决不会胆怯躲避。

4.16福州马尾三网友案围观事件,是非暴力运动的有益探索和尝试,它将被载入中国公民运动的历史。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