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0年6月21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第52天,“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开幕第46天。

前两天,陈绪兴在网上看到一篇写上海世博会的文章,他觉得写的非常好,便打印出来给我,我一看,原来是新西兰《新报》主编陈维健先生所写的《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他深厚的文字功底把上海世博的罪恶揭露的淋漓尽致。

陈维健先生把上海世博比喻成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实在是十分地贴切。

秦始皇在消灭六国统一全国以后,在都城咸阳大兴土木,建宫筑殿,其中所建宫殿中规模最大的就是阿房宫。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前殿阿房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周驰为阁道,自殿下直抵南山,表南山之巅以为阙,为复道,自阿房渡渭,属之咸阳。”其规模之大,劳民伤财之巨,可以想见。

“上海世博,倾一国之力,集全国之资,而成权贵一时之快。“东方之冠”,“四馆一轴”,千馆百彩,争艳斗丽,整个世博园区雕栏画栋,玻墙影彩,美女摇曳,春光浮动,火树银花,浦江两岸,放出春江花月夜,如梦如幻的盛世奇彩,极尽奢华艳丽,与阿房宫异工同曲。

”(这段引自陈维健先生的文章。)

上海世博会的临时场馆将在2010年10月31日后全部拆除,所以说上海世博会的结局和阿房宫的结局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上海世博会的临时场馆是“主动”拆除,而阿房宫则是“被动”烧毁。 

同样,上海世博会的劳命伤财也与阿房宫有的一比。“上海世博工程拆迁过程中的血腥,是前所未有的,多少人因世博拆迁而家破人亡,多少人被投入黑牢,多少人被软禁家中,形成一个世博受难上访的群体。”当上海世博会成为展示所谓“大国崛起”的舞台时,以“稳定压倒一切”时,多少访民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拘留、劳教……像杨海涵的母亲马永田就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拘留,而当拘留期结束时,公安分局的局长则亲自威胁:“你如果再去上海,就劳教你!”

上海世博会能够制造如此多的灾难而不被政府所制裁,究其根本原因,就是一个字——“利”。 因为上海世博会最大的获“利”者就是政府!当上海市政府用手中的公权力制定违反国家法律的补偿标准来掠夺老百姓的私有财产时,当上海市政府利用手中的公权力侵吞国有土地时,政府自上而下都清楚:不是为了办世博会,是为了世博会结束后,把这块上海市中心假借世博会名义抢来的黄金地皮高价卖出牟取暴利!哪管你百姓失去财产,哪管你百姓流离失所,哪管你百姓遭受迫害,哪管你百姓成为非战争的难民!

正如韩寒的博文《快来吧,快走吧》中所说:“这些会馆留在上海也没有用,也不能当成政府办公楼,拆了平整平整,好把这一大块地给卖了做房地产,所以到最后,其实这届世博会既不是政府开的,也不是企业开的,而是房奴和炒房客们开的。”

             世博难民:胡燕
             2010年6月21日于纽约
             电话:646-522-8122
             E-mail:huyanexpo@gmail.com
             Twitter:shanghaih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