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

自从开始在联合国门前开始上访,得到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各界认识的鼓励和帮助,但也有例外,那就是冷嘲热讽,今天就遇到一位,她是一位来自中国的游客,看到我们的展板后,她说我们说:“美国人给你们钱,就让你们做这些丢中国脸的事吗?”

http://upload.peacehall.com/news/temp/201006270934241.JPG
我想,这位游客恐怕是走马观花,她没有仔细地看我们的上访材料。我是一个美国人,不存在拿美国人钱的问题,我的每一分钱的收入,都是来自我的诚实、辛勤的劳动,我之所以到联合国上访,是因为我们家的房产被强拆十年,中央督办、省委书记亲自批示,长春市有关部门找种种理由压低拆迁补偿,为此不惜涂改、伪造材料,而我的母亲为此上访,招来的是监控、抓捕、关押,50天前,当我来到联合国总部的时候,我的母亲因离开长春而被抓,失去了人身自由,我想请这位游客设身处地想一下:如果你的亲属遭遇相似情况,如果你的母亲被无辜关押,你会不会着急,你要不要为自己的母亲讨一个公道和说法。

我在洛杉矶有自己的工作,为了到联合国上访,我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被打断,目前是靠自己的积蓄在维持生活,前后得到过热心人几十元的捐款,我感激他们的帮助,可是实在谈不上拿美国人的钱。至于胡燕,由于身为女性,又刚刚来到美国,给她捐款的人多一些,但绝大多数是中国人(当然是和这位游客想法不同的中国人),我想,正是出于对中国的关心和热爱,才有这么多中国人鼓励和帮助我们吧。

不久前,也有一位从中国来的游客,在我们的上访现场,说我们在联合国上访丢了中国的脸,我觉得这也是本末倒置的逻辑,无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首先是一个人,需要有基本的人权,我们之所以到联合国上访,不是我们喜欢这个地方,或者喜欢这种风吹日晒、寒去暑来的生活,而是迫不得已,我们或我们的家人是在中国穷尽了我们能够想象的维权方式,但没有成效。我想请问那些以为我们丢中国的脸的人:我家的强拆问题,有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但多年以来得不到执行,法律的尊严何在?究竟是谁丢中国人的脸,谁在丢中国法律的脸?

无论是我、胡燕还是陈旭兴,我们都是普通的中国人,以勤劳和努力来维持生活,无论在纽约,还是我生活的洛杉矶,都有一些来自中国高级官员家庭的移民,他们来到美国,一掷千金,不需要象一般人那样辛辛苦苦地工作,他们的花费与合法支出完全不符,这些人凭借权力在中国贪腐、掠夺,自然不会到联合国门前对中国的事说三道四,他们会装出一副爱国的样子,问题是,既然爱国,你为什么要掠夺完了中国百姓的财富,跑到西方来呢?和他们比,我们更多地丢了中国的脸吗?

我们三个人,要么是中国人,要么曾经是中国人,我们对中国有感情,但正如一个人的肌体一样,中国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和不健康一面,非法的暴力拆迁就是坏的东西,如果我们都不说,那些蛮横的官员就会更加没有顾忌,他们会胆子越来越大,赔偿越来越低,谁又能说,这样的拆迁有一天不会落到他(她)的头上呢?我很遗憾忘记了向今天的这位游客索要她的联系方式,我真想知道她的想法会不会在将来发生变化,如果有一天她遭遇了不公平的对待,我同样愿意为她呼吁,给她支持,只有这样,中国人才懂得相互关爱和帮助,才会减少不公平的社会纠纷,使中国成为一个真正和谐、富足、快乐的国家。

在海外的朋友,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受到不平等的人权待遇,请及时联系我们,欢迎你们加入。请把你的案子发到我们的公共邮箱(如下),谢谢您对“麻雀行动”的支持和关注。

caremyhome2010@gmail.com

杨海涵
626-8632898
Email:yanghaihan2008@hotmail.com

6月26日 美国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