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08宪章》问世,几乎同时,刘晓波再次入狱,并于次年获刑11年。

纵观刘晓波的过去,尽是为自由而奋斗的历史。四次入狱,长年被监控,这对常人来说是没有尽头的梦魇,是无法承受的压力。然而追求从未停止,信仰不曾放弃。刘晓波是一个为了追求自由而失去了自由的人——为思想的自由而失去身体的自由,为更多人的自由而失去自己的自由。

可以想象,刘晓波在追求自由的过程中,要不停的面对选择——是要思想的自由还是要身体的自由。不可否认,专制制度下也有一定的自由,“专制自由”是在专制政权所限定的范围内的身体自由,是远远落后于普世价值标准的自由。而自由是人类智慧与思想赖以生长的土壤。专制政权为了限制自由,甚至违背自己所制定的法律,其目的在于禁锢被统治者的思想,扼杀其智慧,使其丧失反抗和推翻专制政权的能力。没有智慧的身体是动物,没有思想的身体是奴隶,刘晓波做出了他必然的选择——宁愿失去身体的自由也要追求思想的自由。

刘晓波也清楚的认识到,“专制自由”在专制制度下是一个不可更改的定律,也是专制政权坚守的最后一块阵地,失去这块阵地,专制制度将土崩瓦解,专制政权将不复存在。而刘晓波,作为一名自由的思想家与实践者,正率领着他的追随者,以非暴力的方式,不停的瓦解专制政权的最后阵地。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甚至不是一场战争,这是非暴力与暴力的对比,是文明与野蛮的表演,也是未来对过去的评判。

刘晓波想要做的,是实现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专制制度已经是举世公认的落后制度,其原因就在于这种制度扼制了推进文明进步的思想。而中国,作为世界人口第一的大国,实行如此落后的制度,是中国人的不幸,也是全人类的悲哀。人类文明必将继续前进,而中国由于所实行的专制制度,正在成为人类文明进步的阻力。世界不可能抛开中国独自前进,专制的中国是全人类沉重的包袱。去除中国的专制制度,是对全人类的巨大贡献,人类文明的进步离不开中国的参与,而中国人,从来也不缺少智慧和创造力。所以,中国社会制度的转变决不仅仅是中国自己的事,而是关系到全世界的事。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专制国家,如果能够成功转型为自由民主的国家,这对专制制度将是最致命的打击,世界将从此进入崭新的时代。在此,刘晓波做出了伟大的选择——为了更多人的自由而失去自己的自由。

中国社会制度的转型方式也很重要。和平转型将会大大降低中国为此而付出的成本,从而增加社会的稳定。而中国的稳定,就是在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刘晓波思想里的非暴力抗争理念就是中国能够实现和平转型的基础。在《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里,刘晓波对他的非暴力抗争思想做了清楚的表达——暴力只能产生仇恨,而仇恨又会腐蚀人的智慧与良知。刘晓波决不是在向专制政权乞求宽大,恰恰相反,刘晓波是在宽恕专制政权对他的伤害。具有普通智商的人就能读懂——因为刘晓波已经用他过去20多年的时间回答了所有的疑问。

我清楚的看到,正像其在《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里所表示的一样,刘晓波的心里确实没有仇恨,因为刘晓波不是在同一个精神境界和专制体制对抗。警察,检察官,法官都不是他的敌人。刘晓波是作为未来的代表向过去喊话,作为文明的使者在帮助野蛮的进化。是老师在教育学生,是心灵对心灵的宽恕。未来不会仇恨过去,因为我们不曾仇恨祖先,文明不会仇恨野蛮,因为在人类与动物的交往中,从不记恨动物的伤害。老师也不会仇恨学生,心灵更不可能仇恨心灵。这根本就不是对抗,这简直就是引导。引导人类走向未来,宽恕过去,引导心灵与心灵的和解。

是的,没有仇恨。刘晓波已经与过去达成了和解,也为中国指出了出路,中国也必将沿着这条路走出困境。那时,可以想象,在未来几百年或者更长的时间里,人类的思想将插上腾飞的翅膀,在更广阔的空间里自由飞翔——直到一个我们现在不能想象的文明高度。那时,我们也将成为历史。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