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0月17日晚,第三届洛桑世界福音大会在南非首都开普敦的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开幕,来自全球198个国家的4000多位福音派信徒出席。然而,预定出席本次福音盛会的近200位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信徒,大都被截留在国内,成为本届福音大会的一大遗憾。

有消息指中国政府害怕这些家庭教会的信徒在大会上清晰、详细地公布,中国没有宗教信仰自由的真实状况,从而阻止中国家庭教会的信徒与会。但是,阻止这些家庭教会信徒与会,难道不正是最真实的让世界感受到中国没有宗教信仰自由的事实吗?所以,在笔者看来,那恐怕并非中国政府阻止中国家庭教会信徒与会的真正原因。真正的原因也许在于,中国政府不希望中国家庭教会的信徒利用福音大会的机会,与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建立起广泛且紧密的联系,从而不利于中国政府继续实施打压中国家庭教会的政策,当然也不利于控制中国家庭教会的迅速成长。

不过,既然说到中国政府害怕中国家庭教会的信徒在大会上公布中国没有宗教信仰自由这一命题,我们也可顺便做一个分析,即如果中国政府允许中国家庭教会的信徒去参加福音大会,他们会否向世界公布中国没有宗教信仰自由的真实情况。

有关这一命题,解答起来其实并不困难。而也许可以非常肯定的说,中国家庭教会的信徒一旦有机会参与了福音大会,他们绝对不会在大会上谈论中国有无宗教信仰自由的问题。

之所以给出这样一个答案,在于我对中国家庭教会信徒的这样一个了解:他们有一种普遍性的倾向,即去政治化的倾向。凡所谓政治性的话题,他们都进行回避;凡政治性的事件,他们都不去参与。这种倾向甚至不仅仅表现于中国家庭教会的信徒们身上,而且为世界各地的华人信徒所共有。讲一个令我非常伤感的例子,我自2008年底逃亡泰国,很快进入到一间华人教会,并参加了该教会的一个团契。而第一次在该团契的发言,就遭到一位似乎教会领袖模样(事后知道他果然是教会的执事)的人不客气的打断。此后我只要在团契发言,也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挠。甚至有一次团契的负责人把教会的两位资深姐妹找去,明显专门就是要打压我在团契中的发言的。我对于这种状况一直很郁闷,直到两三个月前,我因有事找团契一位负责人,便直接问他是不是教会有吩咐不允许我在团契里面发言。他承认了这件事,并且直接说出了原因:因为教会认为你是搞政治的。而基督作证,我在这个团契的近两年时间里,极少谈论政治性话题,在查经的过程中更绝口不谈政治,却没有想到,仅仅因为被定性为“搞政治的”,就受到这样的“歧视”!

而刚刚获得的一些消息也佐证了我的分析:即并不是所有预订出席大会的中国信徒都没能到开普敦去,还是有一些人去了。然而,他们声讨中国政府打压基督信仰了吗?他们声讨中国政府不允许姐妹弟兄参加这次大会了吗?没有。而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此情况下有机会到开普敦去的都不会批评中国政府,更何况所有人都可以去的时候呢?

那么,为什么中国基督徒普遍有去政治化的倾向呢?他们说,这是《圣经》的教诲。每当谈到这个话题,他们一般都是搬出“新约”中的两段经文,一见于“马太福音”第22章21节,“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一见于“罗马书”第13章第1、2两节:“1.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2.所以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罚。”而我虽然不是多么资深的基督徒,也没有受过专业的神学训练,但通过平时诵读《圣经》,也知道“新约”《圣经》和“旧约”《圣经》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即“新约”主要讲的是灵魂拯救的事,是属灵的事,是信仰的事;至于属世的事,比如属灵领袖与世俗政治领袖如何互动,信徒应该保持的属世原则等,则主要表现在“旧约”《圣经》中。而认为基督徒应该去政治化的人,可以去读一读“利未记”、“申命记”,看耶和华是吩咐以色列人远离政治,还是积极投身政治。

而且,我恐怕要特别指出这样一点:在“旧约”中,以色列民族最知名的两个属灵领袖,摩西和约书亚,他们在当时以色列民族中的地位明显高于任何一位世俗领袖。他们不仅干预政治,甚至于政治根本就是他们依照神的启示所确立和左右的。而他们两个被呼召成为以色列属灵领袖的日子恰恰也是以色列民族与神最亲近的时期。及至后来以色列人为自己立了王,世俗王权逐渐大过属灵领袖的权力,则恰恰是以色列民族与神越来越疏远的时期。

其实,姑且不论“旧约”《圣经》的一些教诲,即使被去政治化者奉为圭臬的“新约”中那两段话,也未必便是基督徒去政治化的理由。比如当我们面对“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这段话时,可曾想到,神是一切的创造者,从而也是一切的所有者这样一个道理?再如保罗在“罗马书”中的那段话,所讲的是要顺服当权者不假,但是,他要求我们放弃政治上的参与意识和权力了吗?何况,从旧约到新约,神对信徒之第一位的要求从来都是“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顺服当权者”何以成为基督徒第一位的规范?

所以,声称从《圣经》的教训推导出基督徒要去政治化的信条,是禁不起推敲的。那么,中国基督徒又为什么有去政治化的倾向呢?我不想对这个问题妄加评论,但我必须指出一点,去政治化,其实不仅仅是中国基督徒的倾向,更是所有中国人的普遍倾向,是中国文化的普遍倾向。佛家的出世原则,儒家的中庸理论,以及长期专制社会形成的明哲保身的社会性处世哲学,是造成中国人这一倾向的根本原因。如此,中国基督徒的去政治化倾向,是不是因为受旧有文化的影响呢?有关这一点,希望所有主内姐妹弟兄能进行一番思考。而且我相信,这样的思考,应该有利于我们成为一个更为神所喜爱的基督徒!

大约半年前,在独立评论论坛上,我和几位弟兄曾就基督徒是否应该关心政治的问题进行过探讨,而我非常赞同一位网名峻谦的弟兄所讲的这样一番意见,借此机会提供给所有主内姐妹弟兄。他说:“政治、文化、教育,甚至经济,不但都是可以关心的,而且是必须关注的。有人说这世界的结局近了,我们不必管它,只要专心等候基督再来就好了。那么,你的车子坏了、屋子漏了你要不要修?海地、四川地震了,那坍塌的建筑物、桥梁等等要不要重建?如果要,那为什么说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败坏了、法律体系败坏了、经济制度败坏了……基督徒就不该去关心,甚至更进一步,去参与、去推动人们采取改革的行动呢?主耶稣的命令是很清楚的:我们都是‘管家’,在他回来之前要替他看管这‘园子’,牧养他的‘羊群’。他一天不来,这责任就仍在我们的肩膀上。这就叫‘忠心的管家’。教会、家庭、国家、世界……都是他交在我们手上的产业,我们怎能逃避责任?他清清楚楚地教训我们要在世界上‘作光作盐’,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事我们不关心,难道要等耶稣再来之后到天堂里去‘作光作盐’吗?”

最后,让我大胆的来做一预测:当中国基督徒不再去政治化的时候,也就是中国基督徒不再受逼迫的开始;当中国基督徒不再去政治化的时候,也将是福音在中国广传之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