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胜: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昨夜 地中海暖风劲吹
昨夜 尼罗河洪水猛涨
分明是 89花开墙外香
香了苏东波
香了非洲大陆

昨夜,又见历史的风烟骤起
秦王朝 是被两双农民工的的手
给推倒的
明王朝 是被一颗低矮的小树
给吊死的
清王朝 是被一声走火的炸弹声
给吓垮的

昨夜 又见乌鸦飞满天
嘴里 叨念不断
明天 是石头开花的时候了
明天 是哑巴说话的时候了
明天 是黑暗坍塌的时候了

谁知道我现在的名字

我 从来不是一个具体的人
而是 一种符号
一种象征 一种图腾
抑或是 一种几千年来
无时不在 无处不在的恐惧
只要在我的视野之下
谁敢说半个不字
——谁知道我现在的名字

我 可以把人变成鬼
可以把鬼变成人
也可以用革命的名誉抢劫
也可以用改革的名誉分赃
直至 还可以用金钱遮住太阳
让真理、良知、公平、正义一类词儿
在这儿暗淡无光
——谁知道我现在的名字

我 就是这样无法无天
我 就是这样野蛮崛起
我 就是这样以普世价值为敌
我 就是这样逆历史潮流而动
我 就是这样一条邪路走到黑
我 就是这样将罪恶进行到底
——谁知道我现在的名字

2010.2.10于四川成都两河斋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