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三峡大坝完工时所有中央领导的缺席还只能表明中共领导层对于三峡工程的担忧,那么,5月1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和《长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则表明三峡问题已对中共最高领导层构成巨大压力,使之不得不公开承认三峡所存在的问题,而这也验证了多年来民间的担忧。媒体关于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及两份规划所释放的信息是十分“简约”的,但了解中国官方信息传播规律的人自有判断,如果不是问题已经十分清晰而严重地摆在面前,中国政府不会选择对公众释放任何一个字的负面信息。

有关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新闻发布后,民间再掀质疑三峡工程的浪潮,这一浪潮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甚至更早)以来质疑声音的延续,但在官方信息的支持下,却有了远非此前可比的力度,由此,对公众而言,三峡问题不再只是一个有关移民、气候、环保的问题,而必然上升为一个敏感的政治问题。

最近一段时间,湖北、湖南、江西等三峡下游省份大旱,加剧了人们对于三峡功能的怀疑,而三峡截留以来四川重庆异常气候变化导致的旱涝频繁也引起了人们更多的关注,由于大气变化的复杂性,尽管我认为目前关于三峡的技术性疑问已具有相当的说服力,但是面对死不认错的官方“学者”,要取得对三峡功能一致性的认识短期内是不现实的,但质疑三峡功能的一个强有力的设问是:三峡工程完工后,当初论证组所宣称的解决洪水威胁、成为四川盆地气候的空调、万吨轮将直达重庆等被证实为谎言,而三峡区域地质的脆弱性也有了越来越多的可靠证据,移民回流、污染、塌方、泥石流等问题也越来越清楚地显现出来,那么,那些支持三峡上马的“专家”,谁敢把自己当初的表态、论证重新拿出来以示众人?

三峡暴露出的问题表明,即便三峡的所谓“综合效益”尚无法定论,但众多严重问题超出当年论证组的想象这一事实即可表明当初的上马是仓促而不科学的,这样的仓促和不科学,对于中共建政后的第一大工程和世界第一大水泥工程来说是不可容忍的。

当然,将责任全部推给那些缺少独立人格的御用学者是不公允,正如生前极力反对三峡上马的黄万里先生所说:“如果三峡修成后出了问题,在白帝城山头上建个庙,如岳王庙前跪三个人,中间一女(钱正英),两边各一男(张光斗、李鹏)。”钱正英、张光斗且不去说,现在只谈极力推动三峡工程上马的前国务院总理李鹏。

李鹏曾任电力工业部部长、和水利电力部副部长,电力是李鹏的本行,经营一生,他将中国的电力系统经营成了其老婆孩子的李氏天下,从1988年到1998年,他担任了十年的中国总理(1987年至1988年担任代总理),由于其口才差、能力差,李鹏在民间有广为人知的“李科长”的绰号,不过,能力虽差,此人十年任内却做了两件对中华民族历史具有深远影响的大事中的大事:六四镇压,三峡上马。而两件事之间的联系是,六四镇压导致体制内理性力量的败北,专制者从此不受任何制约,而专制者地逻辑是反对三峡建设就是自由化,于是,李鹏连战连胜,借杀人之威强推三峡工程上马。

口才不佳的李鹏喜欢写日记,对于三峡和六四这两件事,他都有所谓的日记,并以公开示众。尽管其中诸多为自己粉饰、辩解之语,但两本日记的存在板上钉钉地确认了他与三峡、六四的关系,白纸黑字,不为碑刻,即为罪证。

套用毛泽东的一句话,我们可以说,一个人做一件坏事并不能,难的是做一辈子坏事,更有甚者,做一辈子大坏事而不知羞,还要将做坏事的过程著书立说记录下来,李鹏就是这么一个人。其道德水准、智力水平的低下的确由此可见。

就在三峡问题再次引起热议的时候,“六四屠杀”二十二周年将至,这件事在中国虽然难以公开谈论,但二十二年来,这是中国实际上的首要问题所在。和往年一样,国内国外都会有纪念活动,今年“六四”期间,远在美国的杨建利博士发起了要求联合国对中国的“六四镇压”及其延续性行为进行谴责和干预的签名呼吁,我认为,如果要求对“六四”责任人进行追究,舍死后挫骨扬灰的邓小平不提,李鹏当为首恶,而且,“六四屠杀”的头号责任人邓小平在历史上属于有功有过,而李鹏一生的政治生命中,找不到任何一件像样的好事,而只是给中华民族留下了“六四”和三峡这两个沉重的包袱,因此,对于李鹏的责任追究是必要的,这是中华民族重新确立凝聚力和正义的前提。放在古代,李鹏这种人会被称为妖孽,妖孽不除,国无宁日。

如今,退休在家的李鹏还享用着原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荣耀和待遇,每年花费巨额费用维持生命,家族成员也在其庇荫下继续升官发财,这是中国的悲哀。从历史公正的角度说,作为“六四”、三峡问题的主要责任人,李鹏如果在生前不被审判,将是中国人的遗憾。

有人曾经在网上说,希望李鹏长寿,可以活到被审判的那一天,的确,一个人的一生犯下如此严重的罪恶却可以不受惩罚地死去,不太符合中国人的文化心理,我想,国务院常务会议既然揭开了三峡问题的盖子,表明其不愿为李鹏背黑锅的态度,那就不如索性将李鹏缉拿归案,首先让医疗机构查明愚蠢的“李科长”是否因智力低下而具备刑事免责的条件,如果不在此免责范围之内,则当斩杀李鹏以谢国人,此举亦将有助于政治上拨乱反正,以兴旺国运。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