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半年多时间的鏖战,利比亚战事已经接近了尾声,曾经不可一世的独裁者卡扎菲已经成了丧家之犬,慌慌然踏上了逃亡之旅,如同所有的独裁者一样,被击毙或被逮捕接受审判只是时间问题。

看看卡扎菲是如何从强盛走向失败的。

1969年,27岁的卡扎菲领导“自由军官组织”发动政变,推翻了伊德里斯王朝,开始执掌利比亚政权,维持其统治达42年之久,足见其胆略与才干非同一般,而且,在他执政其间,利比亚摆脱了贫困,成为了非洲最富裕的国家。1981年,利比亚的人均国民收入达到了1.1万美元,全民享受免费教育和医疗。进入21世纪以后,全国的固定电话全部免费,手机话费也很低廉,手机数量已经超过全国人口数量。可见利比亚的国民生活是相当不错的。

随着经济的发展,政权的巩固,卡扎菲变得日益狂妄自大,他把国家的发展看成自身力量的扩展,把开发建设利比亚与自身对权力和荣耀的追求统一起来。他容不得不同意见,唯我独尊,而且以不党不群的态度维持他的地位,也不允许别人拉党结派,议会徒具形式,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下。渐渐地,有许多人开始恨他,也有许多人热心保护他,但很少有人真正喜欢他。他自己宣称人要有尊严地生活,却对持不同政见者进行整肃,监控、绑架、折磨甚至杀害他们。

卡扎菲的独裁、骄横、狂妄的性格,使他听惯了歌功颂德的声音,而听不进任何不同的声音,他不明白物质生活不是人类生活的全部,除了物质享受以外,人们还需要精神上的自由,以及对权力的追求等等这样一些基本需求。

在突尼斯和埃及的影响下,利比亚民众开始走上街头,要求民主与自由,狂妄的卡扎菲竟然动用军队对民众实行武力镇压,并且以中共对64民运的镇压为自己辩护,立即遭到了国际社会的同声谴责。须知,连中共本身对89.64也是讳莫如深,不敢提起,卡扎菲却以此来为自己辩护,足见他的狂妄与愚蠢。

卡扎菲的独裁本性,使他与西方民主国家之间形成了一种天然的对立,但是进入21世纪以后,他开始与西方修好,特别是萨达姆政权的迅速垮台,使他看到了民主世界的强大,为了发展经济,他主动放弃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研制,恢复了与美国的外交关系,并与英、法、意等国签订了巨额的经贸合同,促使国际社会解除了对利比亚的经济制裁。

经济与外交环境的改善,给卡扎菲造成了一种错觉,那就是只要花钱,民主国家也可以与他成为朋友,这样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不受别国干涉。他没有意识到,民主国家与任何独裁政权打交道都是有底线的,这条底线就是不能对民众动武,突破了这条底线,民主国家一定会出手。

显然,卡扎菲的做法超越了民主国家的底线,遭到了国际社会的同声谴责,2月26日,联合国安里会对利比亚实行经济制裁的1970号决议获得全票通过,3月17日,对利比亚进行武力干预的1973号决议中有10票赞成,5票弃权,没有人敢动用否决权。

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十分清楚,对独裁者的纵容是对文明世界的伤害,会对人类和平构成威胁,特别是英法两国,二战前由于张伯伦和达拉第对希特勒的纵容,给世界造成了一场空前的灾难,这样的教训何其深刻,我想,这也是此次北约行动的主导者是英法而非美国的重要原因。

卡扎菲的残暴同样激起利比亚人们的愤怒,随着战事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反对派的阵营,虽然他们大多数是不谙军事的“乌合之众”,但就是这样的“乌合之众”,却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越战越勇、越战越强,最终打败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利比亚政府军。虽然卡扎菲多次声嘶力竭地呼吁民众来保护他,但是应者廖廖,最后只能落慌而逃。

历史的发展已经证明,任何独裁者都不能逃脱历史的审判,即使他曾经给人民带来过实惠,但因为他对人民实行奴役,所以不能长久赢得民心,从波尔布特到皮诺切特,从穆沙拉夫到穆巴拉克,从米洛舍维奇到萨达姆。卡扎菲也不例外。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