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草根阶层在“占领华尔街”,中国政府幸灾乐祸,民主派则闭嘴不谈这一重大事件。其原因在于:凡是中共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中共拥护“占领华尔街”,民主派反对。美国共和党的某些人说占领者是暴民,中国的民主派也说占领者是暴民——在这些人看来,上街的就是暴民。本人对此很不理解,民主意味着什么?莫非民主没有反对或表达自己意愿的权利?

在一个国家,民众有没有表达意愿的权利?表达是否必须“正确”或者表达的方式是否只能局限于媒体、网络或家中?在一个民主国家,意愿的表达是符合法律规定也是检验真假民主的关键所在,没有这种权利,民主就是谎言。这种表达不受对错制约,因为有了这种制约,就为专制提供了借口——以“真理”的借口剥夺意愿表达的权利。就像言论自由一样,对言论自由做“真理”性制约其实际效果就是扼杀言论自由。对错,真理相对于每一个个体没有绝对,如果以对错,真理作为理由来限制思想、言论自由就根本没有自由、民主的实现。在这个意义上,“占领华尔街”就具有了充分的理由及法律依据,也是自由、民主的真实体现。在专制国家,这样的事要么昙花一现,要么被血腥镇压,不会产生任何实质性的结果。

意愿的自由表达是政治权力,这项权利只要需要,必须平等的实现。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对这项权利进行限制、剥夺,权力也如此,不能有超越的权利——这才是自由、民主的精粹所在。

中共幸灾乐祸是因为他们误以为民众是在挑战民主制度,民主派也真的相信了。在这一点上中共与民主派采用了相同的思维方式:只要民众不满就是针对制度的。在中国,民众的不满的确针对制度本身,在美国,民众的不满仅是针对国家经济政策,反对资本与政治联姻。国家应当对金融资本进行严格监控,防范金融风险,避免这种风险给国家、社会、个人带来的巨大伤害。08年金融危机出现后,国家出面干预就显得格外重要。而华尔街的金融巨鳄游说国会阻扰政府出台加大对金融资本运作进行监管的法律。这些人一方面以避免破产与政府伸手要钱,另一方面又坐着专机游说,对此引来一片哗然——你们究竟是缺钱还是不缺钱?由此,民主制度不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尤其在金融或债务危机发生后,一些问题就凸显了出来。但是,只要民众或多数人的政治权利,自由权利没有被剥夺,所有问题的发生或凸显,不管其动作多大,多么吸引全世界的眼球,都将会在民主的框架内得到解决而不会引发政治制度的颠覆性变革——表达不满,强烈的不满,是自由民主的最真实,最直观的体现。而中国人习惯于一种惯性的思维方式,表达不满就是乱,乱就会对社会造成灾难性后果,经济无法发展,法律无法执行,人心涣散。最主要的是,统治者依据这样的思维来确立他的独裁统治的正当性。他们不断地告诫被统治者,和平、和谐多么重要。为了实现这一重要的使命,镇压就是在正常的事了——只要你不满就要镇压。这就是专制,任何不满都不能走上街头,所谓的宪法权利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

已知的任何一种政治制度都并不完美,但民主的政治制度其方向始终是在磨合与纠错过程中趋向于完美,而引领这一趋势的正是民主制度的核心自由、公正与平等。权力者可以犯错,但是自由、公正、平等的话语权和有效的社会监督体系会阻止权力者的错误走向极致。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