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7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逝世;12月18日,捷克前总统、剧作家哈维尔逝世。金正日是著名的极权者,而哈维尔是著名的反极权战士,没有比这两个人的信念更针锋相对的对比了。

金正日与其父亲金日成在朝鲜制造出一个人类史上的巨大奇迹──一个完全由独裁者控制的、由谎言建构的国度,一个只有领袖与集体而没有个人的国度,一个幻觉的国度。

而哈维尔最著名的信念却是“生活在真实中”(living in truth),是要人们打破幻觉,要人们重建个人的意义与责任。

朝鲜比所有国家都更全面垄断资讯,比所有国家都更成功地对国民进行洗脑。比如,家家户户都有广播系统,而每天早上政府会通过广播叫大家起床,然后开始告诉你要爱国家爱领袖……电视上的主播,乃至于你的邻居,都不能表露真实的情感,每个人的灵魂仿佛是被一套神口的咒语所控制。

而作为剧作家、异议者与总统的哈维尔念兹在兹的却是要唤醒人的价值,是要在政治中寻找道德。他追求的反抗不是去直接与政治权力冲撞,而是要求生活本身的多元和实现这些要求的基本权利。“生存的本质是倾向于多元多样和独立自治的,是转向人类自由和完善的”,他说,“所以,生活在真实中是人类对外力强加的反抗……是人类争取重新获得责任的意识,是一种明明白白的道德行为”。

也因此,他批判的不只是政治权力的压迫,而是绝对的意识形态控制,因为以意识形态来实行的统治,把人的生活和历史变成僵化的理论和规律,从本质上扼杀和否定了生活的真实性。意识形态是一种封闭的、排斥性的信仰,它窒息了人生内在的多元经验和真实性,在人与社会的直接体验之间建构了一个代替真实世界的表象世界。这个表象世界最鲜明的标记就是一个个统治标语。

没有比朝鲜更完美的例子去展露意识形态的绝对统治、展现这个空洞的表象世界了,在那里,彻底抹灭了个体生命的各种丰富的可能性。

当然,哈维尔的分析对象是已经进入“后极权”时期的捷克,人们已经不相信意识形态的谎言,只是因为恐惧,所以假装相信。哈维尔笔下的捷克蔬果店经理贴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是因为他们虽然不相信这些表象,但他们知道不贴就会惹麻烦。也因此,哈维尔呼吁人们从良心出发,去“生活在真实中”,追求自己的真实生活,让“真理的细胞逐渐浸透到充斥着谎言的生活的躯体之中,最终导致其土崩瓦解”。

这就是“无权力者的权力”。

然而,朝鲜的民众有这样的一个选择吗?还是他们其实已经自认为是“生活在真实中”,因为他们其实不知道那些只是统治者的谎言,他们也从不怀疑官方宣传的意识形态?

我们当然无法知道真实的答案,因为那里是一个不能被探索的黑暗世界。

但无论如何,哈维尔与金正日两人都让我们更好地认识了什么是权力:前者教会我们如何面对与反抗权力,后者让我们看到权力如何被疯狂地放大从而吞噬了人的意义,并且让我们知道要如何警醒。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