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西元二千又十一年二月,清风不识字,不去乱翻书。翻翻涪江水没谁有意见,翻翻竹叶子和竹林里陈卫陈小二的脸大家也莫得意见。

话说凌江阁竹林里好喝茶,小二哥陈卫一不小心睡着了,一不小心做了一个马丁•路德•金版的梦,梦见自己到南美洲热带森林里去扮蝴蝶,栩栩然蝴蝶也,不知蝴蝶之梦为陈卫,还是陈卫之梦为蝴蝶也。不仅扮了蝴蝶,还煽动了一下翅膀。于是,一个遥远的大国被颠覆了。

等他醒来,凌江阁不见了,竹林、躺椅和茶碗都不见。

靠,怎么掉进猪圈里了。

摸摸鼻子,不长。

还好,没成猪八戒,不怕见王晓燕。

(二)

美女王晓燕每天在凌江阁弹吉他。

主打节目,同一首歌:《我亲爱的他呀在哪里》。

小女儿陈王天骄曰:唱啥子嘛唱,我要喊。

喊曰:奥巴马,潘基文,马丁•路德•金做梦了,快把他抓起来判刑。

米国总统奥巴马说:知道了,我们米国做梦不判刑。

韩佬潘基文说:是的,这我可以作证。

二杆子欧阳懿曰:草,做梦竟然不被判刑?哄我的!

辛卯岁末 小城遂宁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