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台湾的大选,我们的巴望

2012年1月15日,台湾大选揭晓,国民党的马英九获胜连任,民进党的蔡英文败选。这也是我所希望的结果。尽管我不认同让大陆虚有其表的“一国两制”去统一台湾,但我也不乐见台湾像外蒙古那样最终从中国的版图彻底分裂出去。因此我内心并不希望主张独立的蔡英文夺回执政权,但这次有两个镜头让我对真实的蔡英文不能不刮目相看。一是她与马英九在电视辩论上所展现的优雅举止和思辨水平,二是她在败选后立马展示出的大家风度和责任担当。使我禁不住对她产生由衷的钦佩。难怪她只以7%的微弱差距落败。

“翻墙”看了2011年12月4日马英九和蔡英文的辩论,原以为马英九会把蔡英文奚落得下不了台,但结果竟令我惊讶不已,在那场堪称交锋激烈的电视辩论中,马英九并没占据明显的上风,而蔡英文的逻辑性更严密。虽然马英九的穿着打扮占上风,但蔡英文在对方连珠炮的逼问中所表现出来的淡定从容,理性平稳,已悄然改变了我以前固有的印象。那场辩论的民调虽然显示马英九略占上风,但从综合效果看,他们两人应是战成了平手。

现在看起来,马英九是赢家,但更准确地说,最大的赢家是台湾渐已成熟的政党轮替之体制。在选举的形式和内容上,和美国大选并无实质上的差异。当大选的尘埃落定,看到蔡英文的败选演说,不由对其表现出来的坦然风度和前瞻视野顿生好感。其中有两句话说得很有水平!

“各位,你们真的不要怀忧丧志。台湾不能没有反对的声音,台湾不能没有制衡的力量。未来这四年,虽然我们没有办法以执政者的角色,来实践我们的理想;但是,这并不代表,在野就没有力量。”

“败选的责任,由我一肩扛起来。我刚刚已经宣布,辞去民主进步党的党主席。我相信,下一任的党主席,一定会坚持,继续坚持民进党的改革转型,带领大家继续走下去。”

从她的败选演说中,已充分体现出现在的民进党已经把政党的利益摆在了国家利益之下。而不像大陆的中共,大言不惭地把“维护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和纯洁性”放在整个国家的利益之上。并用一党专政的暴力机器把所有试图组党的异见人士及其活动空间都毫不手软地扼杀在萌芽状态。

如果让我们温习一下“解放前”的历史,就会忽然发现,原来共产党竟是依靠主张废除一党独裁体制而赢得人心的。当时针对国民党蒋介石提出的 “全国人民团结一致,爱国御敌”的口号,毛泽东曾一针见血地提出“现在谈爱国,那是爱谁的国?蒋介石的国吧?”、“少数人的国,他们少数人去爱吧。”毛泽东还指出:“一个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就是对祖国的背叛”。

六十多年过去了,面对今天隔海相望的台湾用公平而完美的选举所进行的政党轮替,大陆北京则尴尬得只有让所有的官方舆论对其辩论过程悄悄噤声,除了保留像凯迪和天涯这样比较有名气的民间论坛存在以外,其他的官网很少有正面的评论。中南海那些人巴不得台湾的竞选又出现陈水扁时期的两声枪响,这样大陆官方的报纸就会像发现救命稻草一样大肆丑化台湾的民主选举进程。反正舆论工具牢牢地掌握在我党手中。

如今两千三百万台湾同胞的大选,以清晰无比的事实证明,中国人有能力也有素质施行民主制度,运用民主政治。台湾自开明的蒋经国先生在1986年一举开放党禁报禁之后,很快由宁静、不流血与非暴力的过程,大步迈向了政治民主化。台湾在政治转型过程中,并未出现大规模的暴力和动乱现象,而以和平理性的独特性塑造了成功的“政治奇迹”。此一经验已得到国际社会的充分肯定,成为许多发展中国家可以借鉴的典范。本来,海峡两岸同文同种,并没有民族与文化上的认同问题,有的只是制度与生活方式之争。不然在政治生活层面上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同是中国人,台湾人可以做到而大陆人就不行。由此观之,最近韩寒《谈革命》中所轻言的民主“素质论”,如果放在台湾这次举行的成功大选面前,就变得一文不值。从这个角度看,感觉韩寒的《谈革命》一文整体上只能说是一篇失败的作品。

当今世界,衡量一个国家是不是进入文明政治生态的主要标志,就是看这个国家或地区的统治者是否允许其人民进行公开公正的全民直选。其实,北京当局只要愿意放弃意识形态上的对立,就完全可以为两岸中国人开启和平统一的新时代。正如马英九多次善意的表述一样,与其不能在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基础上统一中国,那还不如保持现状。而从迄今为止台湾的主流民意来看,台湾人民也的确不愿意接受中国一党专制的政治格局。因为台湾人现在已经尝到了民主政治的甜头,并习惯了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举凡行使《联合国人权宣言》所涵盖的言论、新闻、出版自由的权利,都不再会担心因言获罪、含冤入狱。而今大陆则仍停留在台湾转型前夜的政治生态之中。有的地方当局在镇压异见的手段上比当年的国民党“勘乱戒严”时期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局只要能让异见人士即刻消声,黑帮黑夜黑头套便随时可能降临到你的头上。

对比此岸,台湾人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眼前候选的领导人不敢高高在上,而必须向所有民众“拜票”,才有可能赢得民众手中紧握的选票。民主政治的好处之一就是,候选的领导人不仅要亮出自己区别于竞争者的竞选政纲,而且要用自己出众的口才辫赢反方并征服选民,才有可能赢得选举。其中,候选人作为公众形象所展示的风度、神采及仪表这些外在的附加分都不得不被选民们反复评头品足,观照审视。正所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那样,想成为统治者的候选人没有权利向选民隐瞒或隐藏你不该隐藏的一切。试想一下,以目前中国领导人动辄照本宣科的发言水平,如果真上电视辩论台去面对观众展示其糟糕透顶的口才和毫无思辨色彩的应对能力,那一定会让全体国民大倒胃口。

到过台湾的大陆人一般都会发现,台湾才是世界上保存中国固有传统文化最完整的地方,宝岛人的友善与热情、旗袍与习俗以及开放与自由的社会氛围,无不使大陆游客为之深深着迷。所幸台湾没有遭受大陆“文革”及历次“政治运动”中对很多传统中国文化和文物的毁灭性破坏,相反,台湾在蒋介石的威权时代就在积极推动着中华文化的复兴运动。因而在大陆当传统文化和人文精神屡遭破坏的时候,台湾却能够保存着“温良恭俭让”的传统。这或许真应了网民由衷感慨的那几句令人心酸而聊以自慰的话——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让世界知道中国也有大选;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让“素质论”面临羞愧破产;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让社会懂得什么是人的尊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