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解决六四问题,谈一些个人浅见。

  经历二十三年,中国大陆的发展与当政者搁置密封六四问题的处理越来越不协调,当下的发展并不是真正科学健康的发展,各行各业各个领域都存在着大大小小的问题,可以用“困难与问题重重”形容。自然当下诸多症结并非靠给六四正名可以迎刃而解。但要走上理性良性的社会必然绕不开如何解决六四问题这个议题。

  在这里,我想顺便分析下造成当年当政者决意镇压的其它原因,我个人研判与当时尚未解体的苏联有关联,当时最大的老牌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依然还在,中共自然不会与改革派妥协,而事发后,国际上其它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态度与对策也受到苏联的影响变得那么暧昧与委婉。如果当年苏联已不存在,六四事件有可能不会只有流血这一种结局。要解决好六四问题,要区别对待不同参与群体,要肯定大部分市民与群众的和平合理诉求爱国行为,也要否定少部分参与暴力活动的人员。

  大部分市民与群众只是在具体对当局的应对方式方法上错误,但绝对无罪,退一万步说,就是按照当局所宣称的有罪,但也罪不至死。当局开枪是有错又有罪。对此,只有在以下方面现当局直面接受,才可解决问题:

1、肯定整个事件大部分参与者当中的市民与群众出发点从开始到被迫结束都是爱国的,是为了国家与社会更健康发展的。更没有所谓的阴谋颠覆。

2、对于在事件中被开枪打死的和平诉求的市民与群众要有正名与相应国家赔偿。

2012年5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