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政治改革,无非是把现行的政治思想、政治路线、政治组织、政治机构、政治决策、政治执行中那些有罪恶的、有过错的、易出轨的、不大好的、没作用的、已过时的、讨人嫌的东西有所更新,该废则废,该改则改。而邓江胡政治体制之中最坏的思想、最坏的决策、最坏的行为,莫过于六四镇压。如果六四的结论都不许改,那还有什么需要改的呢?如果六四不得平反,谁敢相信中国政治改革的诚意呢?




  薄熙来落马,关于政治改革和六四平反的小道消息忽然间多了起来。据一则“出口转内销”的报道,总理温家宝先生曾先后三次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提议平反六四,可惜赞成者极少,反对者众多。据说毛派人物薄熙来先生正是诸多反对者当中立场最坚定、态度最激烈者。

  这消息自然无从确证,但也并非全不可信。以温家宝、薄熙来二人近年来的公开言行推断,假如政治局会议上真的有人提议过平反六四,此人想必是一位排名靠前,且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常委,这就大约非温莫属了。就算是“影帝”吧,这个为民请命的“角色”也只能由温来演,别人未必敢演,也未必演得了。而假若有人立即跳出来替胡锦涛接招、向温家宝开炮,这个最佳人选似乎也以狂妄自大、敢说敢为的薄熙来先生为宜。胡锦涛先生虽然也反对平反六四——吴邦国、李长春、周永康诸位先生想必也都是反对平反的,但为了维护常委班子的表面团结,以薄打温而让其他常委立于仲裁者位置,显然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如今的政治局里没有了薄熙来,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就多了一些政治想象的空间,无怪乎六四平反和政治改革的小道消息多起来了。但以十八大之前复杂敏感的高层情势而论,这些小道消息我们最好还是拿它们当谣言看待。

  不过,即使是谣言,此类谣言多了也是好事。说明人心不死,说明“地火在运行”,说明久已僵化的政治空气趋于活跃。欲做敏感之事,总是需要有一点时间先脱敏,欲取冻结之物,总是需要加一点温度有所预热。按照毛泽东共产党的政治语言来说,成大事者舆论先行,革命阶级如此,反革命阶级也如此,因此,先造出一点平反、政改的舆论来,哪怕是谣言呢,也是题中之义,至少聊胜于无。




  关于六四平反,除了平反的主体、客体、形式、内容、时间、程序历来有若干争议,如今似乎也颇有一些语义学上的争议。有人认为“平反”一词不大好,因为平反是政府的专权,要求平反有“跪求政府”之嫌,而这是不可接受的。应该将平反改叫“重评”,或叫“正名”,也有人主张还是叫“翻案”或“改正”的好。据说如此一来,就不必指望政府,而可以越过政府而诉诸民间,学界、舆论、民众均可以有所参与。听起来,这就不仅是文字游戏了。

  然而,就六四的事实与性质而论,与其他替代用语相比,平反仍是最恰当的措辞。就语义而言,平反已经涵盖了重评、正名、翻案、改正之义,但又不止于此。平反还包括对受害者道歉、安抚、赔偿,对罪错者指责、处罚、清算等等涵义在内。而且,平反虽以政府为主体,由政府作决定,但并不是政府的专权,往往正是民间的评、议、翻、改活动造成了政府平反的压力。另一方面,与其说平反是政府的权力,倒不如说是它的责任,政府欠的债要由政府偿还,党作的孽要由党受罚,不可以推给民间去。如果为了避“跪求”之嫌而把中共和政府抛开,仅仅由一些民间人士或几个非政府组织给予六四事件一些新的评论与评价,写一写翻案文章,或者由一群反共人士给89年的社会运动戴上一顶冠冕堂皇的高帽子——比如“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之类,这样“重评”“正名”的事情一直都有人在做,所做实在是意义有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代替平反,更不可能超越平反。




  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国家,我们有全世界最悠久最丰富的冤假错案史,也有全世界最悠久最丰富的平反史。哪朝哪代都要面对前朝前代犯下的过错和罪孽,哪个皇帝都难免要替前一个皇帝纠偏失、还旧帐。有人说,平反是一场专制游戏,镇压,平反,再镇压,再平反,周而复始,没完没了,不过是延缓革命、为统治者服务,平反是丑陋而恶劣的政治传统。我以为此言过激。平反的确是中国的专制政治传统,但它不折不扣,属于优良传统。就功能与实质而言,平反是一种延迟的正义机制,而对受害者来说,迟到的正义仍然是正义,至少胜过不正义。当然,最好的社会大概是河清海晏、无反可平的社会,但最好的社会很难得,也不可靠,知错能改,有反即平,也可以马马虎虎谓之正常社会。做了坏事而不认帐,犯下罪孽而不悔改,这样的政府才真是没救了,这样的社会才真是没治了。

  我们中国人总说“相信历史”,“要对得起历史”,“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让历史来检验”,“由历史作证”,“历史是公正的”,诸如此类。仿佛历史是一位神通广大的正义女神。但是,如果历史上的罪错无需改,沉冤不得雪,如果岳飞、袁崇焕们永世不能平反,相信历史岂非愚蠢?所以,就维护历史的公正性而言,平反的意义非同小可。作为二十世纪最大的政治错案,六四镇压必须平反,也一定会平反,这是由中国古老的政治传统所要求,也是由中国未来的政治前途所决定。




  都说当下中国缺少改革共识,但其实我们至少有一项共识:欲改革政体,先平反六四。就连造谣的人都知道,六四平反与政治改革不可分离。每个政治转型的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转型问题,而平反六四就是中国特有的转型难题。此题不解,转型无期。

  就所谓“政治体制改革”而言,六四平反既是改革的具体内容之一,也是改革的压力和动力;既是改革的敲门砖、试金石,也是改革的发源地和突破口。不平反六四,政改无从谈起,正如当年若无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文革就不可能真正结束,改革开放也就无从谈起。而一旦平反了六四,政治上其他的改革将从思想上、人才上、民意上、声望上获得巨大的推力和助力,正如当年中央工作会议解决了若干历史遗留问题,立刻迎来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改革破题。

  所谓政治改革,无非是把现行的政治思想、政治路线、政治组织、政治机构、政治决策、政治执行中那些有罪恶的、有过错的、易出轨的、不大好的、没作用的、已过时的、讨人嫌的东西有所更新,该废则废,该改则改。而邓江胡政治体制之中最坏的思想、最坏的决策、最坏的行为,莫过于六四镇压。如果六四的结论都不许改,那还有什么需要改的呢?如果六四不得平反,谁敢相信中国政治改革的诚意呢?

原载《民主中国》
2012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