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民主,我会想到六四。我想那是很多人心里的一道伤疤。我是一个未曾亲身经历过六四的人,但每当我听到人们提起六四的时候,我总看到他们脸上的无奈,以及眼中深不见底的痛苦,我能感觉到,他们对那段日子是那么的想忘却不能忘。当年那些天安门的年轻学生们,如今已成为了成熟稳重的中年人,他们的脸布上纹路,白丝从头顶渗出,语气不再如曾经那样坚定,他举手投入也不再像当年那样义无反顾,但唯一不变的,我想是他们的那颗心流动的血液,依然还是那样的汹涌沸腾。

  我从不同人的口,了解到了这段历史的一些片段。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诠释,却都那么无奈。至今我依然无法想像出来,那看似风平浪静的中国,竟在二十多年前,有着这样一场波涛汹涌的风浪。那时的他们,有些是正在上大学的学生,有些是辛勤的工人,有些是开明的师长,有些是朴实的百姓。看似有着不同生活的人们,在那个时刻,选择了与政府抗争。他们曾那么的热爱自己的祖国,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够变得更加强大,希望靠着自己的努力,改变国家的困境。但他们太过年轻,血气太重,就像一个反逆的孩子,还没来得及仔细思考最适当的方法,就浩浩荡荡冲去指责家长的错误。这样的方式,激怒了不愿承认错误的家长,也造成了事态的失控。我也不知该说是谁的不当。国家的错误政策,我们有目共睹,那时的人民,那样地信任自己的政府,宁愿被谎言欺骗也要维护国家,直到有一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真相,他们愤怒,悔恨,他们想要挽回祖国,想要改变这个祖国。但是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让政府越发紧张,政府不愿让自己的错误被光之于众,也不愿意承认,拒绝低头认错,绝不改正,依然继续欺骗,甚至对自己的孩子们大打出手。我们的政府就像是一个虚荣的家长,却总欺骗自己的孩子,对不“听话”的孩子实施家庭暴力,以此来让孩子学会忍让学会听话学会闭嘴。有些孩子直口说爸妈有些地方做的不对,爸妈却只会觉得难堪和愤怒。

  其实我自己的看法是,六四这样的悲剧绝对不是一方酿成的这样的后果,正因为人民的激烈反抗让政府感到害怕自己被推翻,手足无措,他们这样好面子的家长又不愿拉下脸认错,也不愿意改正,于是六四屠杀就这样开始了。我看过一些视频,其实最先的反抗群众与军队的关系是相对温暖的,毕竟双方都是为了国家的好,群众也知道这些镇压的军队并不是出于自愿而是服从命令。当时的人们为了不让军队继续前进,就围着坦克打地铺,有些人甚至给军人们送水送食物。所以在六月三日的那个晚上,那些带着枪的军队随着坦克前行的时候,他们中的一些一定也不好过。有良知的军人定不愿亲手枪杀自己的同胞们,更不愿杀害这些祖国未来的栋梁。但更多的军人则是被政府给洗脑,造成他们以为上面下指令要扫荡的是令人憎恶的反动分子而不是有良知的爱国学生。“军人就是来保卫国家的。”我想那些军人都这么想吧,以为自己在为国家战斗,为国家“扫除祸害”,以为自己在最后得到了光荣无比的徽章,殊不知那坦克和枪杆下的生命都是那未来能对中国起到重大作用的学子,自己早已成了一个杀人凶手。

  我身边有一群经历过六四的人。每个人都很不同,每个人都有个故事。当时有人默默支持,有人勇敢当面反抗,有人四处奔波,有人坚定不移。就像我说的,每个人的心路历程都不一样。有的人做人权方面的工作直到现在,有的人写批判政府不足以及个人政治观点的文章,有的人依然大声怒吼着对政府的不满,有的人光顾着骂却没做任何实际行动,有人漂流到海外建立人权组织,有的人默默地淹没在世俗之中麻痹地忍受疼痛。我在心里还是很佩服一些人的,他们一直坚持到现在。经历过各种的煎熬,人身失去自由,但依然没有放弃,用各种途径帮助受逼迫的人,也为那些人权受到不平等对待的人们给予关爱。我曾听一个叔叔说过:“这么多年,我依然在不断地反思。我有过很多悔改和假设。但是如果能回到当时,我想我还是只有一条路来走。”尽管我一直觉得当时八九年的学生太过直接,方法太过强硬,不想后果,也不想最适当的方法,还拿自己的生命来赌。但我知道如果我也在当时的情形之下,依然会和大多数学生一样,赌上自己的未来赌上自己的生命,搏一把。因为当时爆发得轰轰烈烈、来势汹汹,又有谁能控制当时的局面呢?

  时间不能倒退,历史也没办法重写,死去的生命不能再苏醒,那段记忆也很难抹去。我们现在能做的,则是思考,思考什么样的解决法案能让当年的付出起到最大的价值,什么样的做法能让人民重新认识到国家的缺失。直接推倒共产党吗?我觉得那真的很难,也不是个直接可行的办法。共产党的凶猛独裁有目共睹,想要一日推翻真的很难。再者许多中国人民都懒懒散散,痛恨共产党却又依赖共产党,如果共产党真的倒台,那中国岂不成了一盘散沙,谁又能担任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呢?我这一年来对中国这个国家的本质有了很多新的见解,其实我觉得共产党只是一个代表,真正应该唤起的则是人民的苏醒。如果人民不得到改变,就算推倒了这个共产党,只会被另一个共产党继续统治。由于中国政府将这段历史封闭起来,像我这样年轻的一代,大多数是不知道六四的。教科书里没有写,老师更不会教,相关的网络消息被设为敏感一类而被封锁,家长们更是闭口不提,人民群众被不同程度地洗脑、被灌输党好国也好的观念,有良知的作家、律师、维权人士也受到逼迫甚至监禁,在这样的国情下,人民没有途径能了解到这些,又怎么能够给予关注呢?所以我觉得第一步,就是要让言论自由。如果人民的言论不被限制,他们可以自由发表对政府的看法,就不用只在网络上批判却不敢大声说出来;所谓的“异议分子”们也能够站出来发表他们自己的观点及言论,不一定会被人认同,但是至少能够激发人民对自己观点的辩论,以及对自己公民权利的认知,从而达到激活这个系统,打开这第一扇大门,人民则会认识到政府的不足提出后改正。其实通过最近流行的微博,大家都开始了坐在家里看世界,能够在微博上看到许多的中国发生的不公义的事情,也能了解到许多中国不为人知的内幕。尽管有些博文内容太过敏感会被屏蔽,但是还是很多真相能够被人了解。许多人开始知道了中国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甚至开始知道许多遗失公款的来流,也开始知道中国贫富的天壤地别,也将其他国家的政策用来和我国对比。许多明眼之人在微博上公开发表自己的见解,不管大多数国人是怎样在沉睡状态之中,但清醒之人人数的增加怎么都是件好事。但光在网络上的发表自己的不满也并不完全。因为博客又开始沦为了许多网民的宣泄之处,许多人整日无事做就在网上骂这人贬那人,于是造成了很多的所谓“观点”只是叱诉自己的不满宣泄自己的愤怒。就拿最近中国的这些地沟油毒奶粉事件来说,刚开始大家都不满都愤怒,但仅此而已。许多人都只骂生产商和与这个事件有关的人,却没有联想到更多,未曾思考得更深一点。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国家相关部门依然不给出合理的解释?为什么我们吃了这么多年的奶粉地沟油到现在才被发现?只有一小部分人去想过这些,从而开始对比自己国家、自己政府、自己所处环境与其他国家的不同。而更多人则是骂完了,舒畅了,气消了,继续喝毒奶粉吃地沟油去了。这样的人民,就算对国家有再多的不满,其实也只是关心到自己的利益是否受损,而不是考虑到这事给国家带来的后果。由此可以看出,其实最根本,还是要改变人民的本质。现在的大多数年轻人都是独身子女,被爸妈捧在手心,于是大多都很自我;但又从小顶着社会竞争的巨大压力。许多孩子从小就被跟别人比较,从成绩到个人爱好,一切都被用大于、等于、或小于号来标记,读书就好像是唯一的出路,被家长逼着学习,看书,报补习班,顶着大考小考中考,被用分数来衡量价值。这样使得中国学生为了考试考好不择手段,要么死记硬背要么就作弊,能够将课本上的知识活学活用的实在少之又少。许多孩子从小就开始有奴性、嫉妒心、自私、爱面子等特性,导致了国人关心自己胜过一切。再加上总被表面的假象给蒙蔽,人民麻痹、沉睡,习惯了贪官污吏的泛滥,习惯了不健康的食物,习惯了不公平的竞争,也习惯了价格高质量低的房屋。这样的习惯,就是一种变相的“认同”,让政府以为大家都看不见自己露出的马脚,反之越来越逍遥法外。所以人民的苏醒很重要,你需要让他们知道所遭受的事是不公义的。这么多年中国走了很多弯路,不管是大跃进大饥荒还是之后的文革和六四,你都可以看出人民太麻木太逆来顺受,敢直接点名给政府提出意见的人少之又少,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什么。这些种种的经历使得越来越少的人敢于站出来反抗。由此可以设想,如果言论自由能够得到实现,那么至少人民不需要担心因为说出了一些真相而受到欺压。当这个平台得到发展之后,可能会有越来越多有自己独立见解的人站出来发言,或许这样的呼召并不大声也不会一下改变中国,但这将是一块把中国带到一个民主社会的很重要的基础石。

  言论自由可以说是最基本,最重要,甚至是最难实现的一步,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该有这个想法。因为如果当言论自由得到实现,接下来的每一步都会像水流一样哗哗哗地流动起来。人民在提出了意见之后,就会开始渐渐地塑造起主人意识,知道自己的权利,也会开始思考怎样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将一个合理措施题写出来。政府的贪污腐败以及欺骗会遭到越来越多人的不满,于是人民就可以开始思考怎样能让政府得到改变。要让中国政府改变其实很难,这样一个污浊混乱的圈子,没有一个官员是绝对清白的,所以要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贪婪无知,和他们对中国造成的各种恶性循环的灾难事。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一个国家的信仰能起到很大的帮助。好的信仰能够带给国家一个稳定的环境,就拿美国来说,美国的人民大多数都是基督徒,基督教的特性是讲究公义、和平的,他们对人权很看重,也对每一个种族都很尊重。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政府是为人民工作,这个国家就这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人民可以大声对政府说出自己不满的,人民也可以选举自己更信任的总统。通过美国,你可以看到这个信仰的伟大,你可以看到一个好的信仰可以造就出好的公义的国家。因为当你相信上帝之后,你知道你只是一个人,你不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你会开始有一颗谦卑的心;你会开始分清黑与白,善与恶,你就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好人,你是一个有罪有恶的人,所以你会愿意承认自己的错,你也学会体谅并原谅别人的错;但当你知道尽管你是罪人,但你同时也是天父创造的神家儿女,于是你会在上帝面前坦然认罪悔改,也会想要为了荣耀他、感谢他而做出公义的事;你知道上帝创造的你,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每个人有不同的计划不同的使命,你就不会老想和别人比较,也不会总在自卑和嫉妒;你知道你的上帝爱你,无时无刻都注视着你,他给了你最好的计划,他想给你他所有的所有,你就知道感恩,你就会珍惜你在世上所拥有的;你知道你死去之后会在天堂和你的父生活在一起,于是你就知道这世上的一切都是短暂的,你就不会把金钱、权利、名誉看得如此之重。这些看上去很简单,无非是感恩、谦卑、认错、悔改,但这些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有一天,越来越多的政府官员和百姓成为了基督徒,或者是有了信仰,情形会有巨大的转变:政府官员就会分别善恶,知道贪污是不公义的,也会知道既然这世上的这些钱财、名利都是虚空,那就不会老想着压榨人民的钱;也会为自己的最悔改认错,开始愿意承认那一段一段血淋淋的历史,开始谴责自己的内心,忏悔并改正。人民也不会只谴责政府,他们也会开始有一颗原谅的心,开始深刻分析,要铭记在心。在政府得到原谅之后,根据人民的建议制定更公义、更民主的政策,不管是在教育体系、社会环境都能得到更好的发展。人民与政府的“升级、更新、换代”就能得到实现,当中国人开始受到更开放、不死板的教育,得到更公平的竞争,人民的奴性与弊性就会渐渐被稀释;当官员不再压榨人民,不再贪污腐败,制定好的政策,依法行事,人民就会更佳富裕,人民的富裕就会造成国家的富裕;好的教育出来好的学生,以后的政府就会有更多受过好的教育的人通过公平政党的渠道进入政府工作,然后为人民、为国家继续做公义的事。在这个国家能够渐渐走向民主的时候,人民和政府都按着法律行事,食物的安全、房屋的质量、医疗保险都能得到保障,人民的思想也会越来越国际化,不再被限制在单一的社会境况里面。之后社会就能开始高度运转,不管是经济还是教育。那时也许会有新的有能力的年轻人们形成更好的组织,中国或许能够采取多党制,人民可以拥有选举权,能够真正实现选举大家最信任、对国家最有利的总统。那时候的中国,在面对六四这个大屠杀,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不知所措,人民可以通过分析、思考这个运动,良心犯能够得到释放,被逼迫的人民也该得到自由,在外漂泊的海外人士也终于能够回到自己的祖国,每一个人为这件事付出惨痛代价的人都应该被纪录下来。就像陈卫说的:“至少最后我们是对得起自己良心的,至少能让后人知道,我们这一代人,是值得尊敬的。人民一定会对他们肃然起敬,因为中国民主社会,是他们开的端,他们用自己所遭受的伤换来了未来中国的民主与自由。

  我今天所设想的,也许会在很久很久以后才能得到实现,但这是我的希望,就如同当年在天安们广场呐喊、拼搏的学生们一样,我们都没有看到未来,但是我们依然憧憬着未来。我觉得有一天,人民一定会醒过来的,现在我们的不懈的努力定不是白做的。这个过程就像在爬坡跑步,虽然缓慢吃力,但每一小步都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星星之火要燎原。一定有那么一天,中国人民的脸上不再挂着愁容,政府官员不再大腹便便,新闻联播不再只报喜不报忧,学生不再为了学习而学习,贫穷的人能得到帮助,富二代官二代也不会滥用权柄走不公平的渠道,异议人士不再受到压迫,藏人也不会再伤心欲绝而频频自焚。我想等那个民主社会真的到来之后,等那个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的国度实现之后,上帝的恩赐必要给予这里。这才是真正的,六四运动的意义所在。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将生命放在这里,追随着那一天的到来,伤口被抚平的那一天的到来。

编者注:作者是系狱民运人士刘贤斌的女儿

《公民议政》首发
2012年8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