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7日《山东商报》刊发了《自救遭干预,泊火“被熄灭”》(新浪转发时将题目改为《河北泊头百年火柴厂破产背后:自救屡遭行政干预》)的报道。读到这样的报道,在让人寒心的同时,不免也还有愤懑。它给人的感觉,真个是“春风不渡玉门关”,仿佛中国的改革开放与河北的泊头火柴厂无关;这个百年老厂的主人也根本不是这个厂的干部职工,而是泊头市、沧州市乃至河北省有权写批示的领导们,是这些行政部门和政府官员在掌握着泊头火柴厂的生杀大权。可以说,正是这些人的嘴、这些人的笔、这些人的思想导致泊头火柴厂走上了不归路。想想,真是情何以堪。

  中国的事情太复杂了,复杂到没有人能说得清。作为一家百年老厂的河北泊头火柴厂就是在这种“说不清”中破产了。但我们从媒体报道的字里行间还是能感觉到,像这样一家先是国有后来通过改制成为股份制的企业,今天之所以会走到破产的地步,当地行政干预(说白点,就是当地乃至沧州和河北省政府一些官员的干预)难脱干系。用报道中的话说就是:“行政手段过多干预、员工冗杂的现实,直接导致了它数次谋求自我救赎变革均失败。”

  报道中说,1988年8月,在承包责任制改革试点中,上任70天成功当选火柴厂一把手的王维龙,按照自己制定的“启动市场、扩大市场、控制市场”的战略,组织了一次规模盛大的展销会,打开了此前并不景气的市场,价格也由每件(1000盒)20元提升至最高70元。

  按说,这是多么可喜的现象哦,政府理当大力支持才是。这种举措不正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倡导的吗?更重要的是,如果允许这种自主经营的承包责任制改革实行下去,谁又能说,泊头火柴厂一定会走到今天这种破产的地步呢?

  然而,当时河北省政府中的某些官员,自己思想不解放,还要利用手中的权力,拖企业改革的后退,以至于这种自主经营权很快受到干预,泊头火柴被河北省视作计划商品实施包销,最终包销价格也被定为大大低于市场价的每件21.4元。

  你说这不是很奇怪吗?资本的天性,就是“逐利”;再说白点,就是在不违反现有的法律前提下尽可能地多赚钱。一家企业,只有多赚钱,才能获得更好地发展,才能为广大职工谋取更大的福利,让职工真正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可像当时河北省政府这么做,请问:这符合改革开放的主导思想吗?这还能叫承包责任制吗?这又怎么能算自主经营?政府部门、政府官员的思想为何非但不能引领时代潮流,反而总是显得如此落伍呢?

  后来,虽然河北省政府也觉得这让企业承包者吃了大亏,报道中说,当时河北省经贸委、省商业厅、省轻工厅还联合下发文件,明确提及“今后如果火柴市场再出现滞销,泊头火柴厂的火柴全部由省政府包销。”可事实是,在三年后全国火柴行业再度陷入低谷,产品再次滞销时,那些言之凿凿的文件,都成了一纸空文,“并未兑现”。也就是说,政府对企业所说的话包括下发的文件都可以不算数!可就是这些说话甚至下发文件都不算数的政府部门却又可以支配企业,干预企业,甚至决定企业的生死。

  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你说要改革开放就改革开放,你说要实行承包责任制就实行承包责任制。可当你领导下的人们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你却翻云覆雨,让下属无所适从。

  9年后的1997年,为了再次救赎自己的厂子,泊头火柴厂又与瑞典火柴集团接洽商谈合资事宜。据当时的厂领导王维龙告诉记者,“外资的条件非常优厚”,然而,让泊头火柴厂无奈的,又是来自行政命令的阻力,当时有河北省领导对此事进行批示:“我们国家的老民族工业不多了,不能再让外国人控股了!”在这种阻力下,合作只能不了了之。

  时至今日,我们可以说了,那个写批示的领导的“愿望”是实现了,这个“老民族工业”确实没有“再让外国人控股”,然而,这个“老民族工业”却也因他的批示彻底完蛋了!现在我很想问一句:这个当年写批示的河北省领导对泊头火柴厂的破产难道就没有一点责任吗?

  这还不算,即使到了今天,泊头火柴厂已经破产,最后一任领导仍然像个“小媳妇”似的,噤若寒蝉。媒体希望能采访一下这最后一任厂领导,了解一点情况,给后人尤其是给一些政府官员一点“启示”,可得到的回答竟是:“宣传部要求不接受采访”。

  看到这样的回答,真个是让人欲哭无泪。不知道这家企业是谁的企业?当地宣传部门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权力管着这家企业?且不说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多年,就是“政企分开”的口号也已喊出有些年头了吧,既如此,一个已经成为股份制或者已经成为破产的企业凭什么还要“听政府”、“听宣传部”的?一个地方宣传部有什么权力还能管着股份制企业领导的发言权?似这样一种国情,企业还有什么活力?又还谈什么主人翁精神?我们是不是只要宣传部精神,只要政府官员精神,而唯独不要真正的企业精神?

  近段时间,“正能量”这个词在媒体上出现的频率很高。可我们从《山东商报》的报道中没有看到泊头市以及沧州市乃至河北省政府行政部门和一些官员在行政干预中给这个百年老厂带去什么“正能量”。相反,我这个读者倒是从报道结尾处看到,在这个百年老厂兴衰史中,直系军阀冯国璋留下过自己的印记:1916年,泊头火柴厂遭遇变故资金无法周转时,冯国璋曾入股4万元现洋,并帮助疏通关系,使企业起死回生。

  读到这样的文字,让我这个读者怎么也想不通:近一百年后,作为人民政府的行政部门,特别是作为人民公仆的一些官员们,为何反而不如近百年前的一个军阀呢!

  谁能解释得通?

2012年9月18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