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六四,对于我来说,直到今天仍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六四事件从国内的角度讲,使中国的民主倒退了若干年,但从国际上来讲,也产生了很大的积极影响。对于前苏联的解体和东欧的民主变革都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它使世界人民看到了共产专制的凶残,共产专制曾不休地说:是人民的政权,国家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在党政机关的大门,也立着为人民服务的牌子,但随着六四事件的枪声划破夜空,这一切谎言都不攻自破。后来,凶残的统治者却又说:军队未开一枪,广场未死一人。但百万北京市民都听到了划破夜空的枪声,目睹了躯体被坦克碾过后变得如煤泥一般……

  回到正题,如何解决六四问题,首先要看清共产党的本质和目前的现状,你看不透它的本质,就不会有正确的分析和判断。还记得,六四前我在广场西侧演讲,当时有人问我:共产党会不会开枪镇压?我当时毫不犹豫地说:肯定会开枪镇压。众人问我为什么?我当即回答:从目前状况看,如果共产党不镇压,这场民主运动最终会推翻它们。但如果镇压,对于共党来说也有两种可能,一是成功,民主运动被镇压,二是失败,共党垮台。所以共党肯定会镇压的。当时也有人问?说电视上不是说不会镇压,不会秋后算账吗?我马上分析说:从共产党统治几十年的经验看,尽是谎言,千万不能信,如:毛泽东在打江山时曾说,将来革命胜利了,把政权交给人民,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的人民共和国,结果呢?建立了专制。再有,毛泽东革命时把富人的土地抢来分给农民。但共产党取得政权后,马上把农民的土地收归国有。当时有些人认同了我的看法,但对于北京市民来讲,当时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相信不会镇压。事后我通过调查也是如此。所以要想分析六四这个问题,就必须看清楚共产党的本质和当前国内外的形式。任何乐观和悲观的看法都是不对的。现在网上有些说法,温家宝几提平反六四,还有李瑞环等的传说都不可靠。这可能是善良的人们的美好愿望。再有,一个人说得再好也没有用,关键是做,言行要一致。以我的观察和分析,电视上的画面多是在做秀,某某某的小嘴很会说,听了能让人落泪。但有什么用,说一套,做一套。以前,许多人对胡温抱有期待和幻想。事实上,胡温当政十年,民主状况在恶化。大家想一想,胡温如果像电视里面宣传那样亲民,今天中国的民主状况应该比美国还要好。可事实呢?国家越来越富,百姓的生活状况越来越差。腐败盛行、社会没落、道德败坏。百姓上不起幼儿园、看不起病、买不起房、上不起学、娶不起老婆、养不了父母。我说的是实实在在的现状。现在在大陆,如果你是一个正直人,生存会很难。腐败的环境会让你感到没有公平正义。当前共党与人民为敌,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平反六四,就像卡扎菲快灭亡时搞修宪,巴沙尔快垮台时搞选举一样。独裁者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它们与人民为敌的本质不会变,决不会缴枪投降。但社会的变革是任何人也阻止不了的,二十一世纪敲响了独裁者的丧钟。

  解决六四问题最现实的做法是,在国际上,民主国家要有担当。在世界上倡导人权和民主理念。要像制裁卡扎菲和巴沙尔一样,制裁这些独裁国家。海外的正义组织也要时刻关注,大陆的人权状况。我们大陆有担当的,每一个人,都要从我做起,互相关心,传播民主理念。争取和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每当有人受到迫害时,我们就要伸出援手。如果今天有人受到迫害,你无动于衷,那么明天受到迫害的可能就是你。只要我们每个人从点滴做起,专制者就会吓得发抖。君不见,面对日益觉醒的民众,专制者总叫喊着维稳吗?但这一切都没有用,不顺应历史的潮流,却要开倒车,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已不可能。

  最后在这里,我衷心的问候当年参加六四的现居海内外的朋友们,以及所有受到冲击的人们。愿争取民主的每一个人都得到幸福,愿民主的春风吹遍中国和其他专制国家的大地。

2012年8月4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