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问题早已成了一个隐喻,解决“六四”问题归根结底是要如何解决政治如何市场化的问题。

  权力总是权利的压迫者,在任何一个极权专制的国家都是如此。在极权主义的政治共同体中,社会都会被必然地割裂为两大阶层,特权阶层和无权阶层。正如在计划的集体经济年代中国老百姓被宿命般地分成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两大群体一样。经济的非市场化势必会导致致命的大萧条,前苏联乌克兰的大饥荒、新中国“三年自然灾害”的大饥荒、北朝鲜九十年代的大饥荒,不一而足。然而,政治空间上的非市场化带来的危害比经济的非市场化更加严重。经济上没有竞争,经济会逐步走向衰落;政治上没有竞争,国家则会从专制的堤岸走向专制的深渊。一个是局部的溃败,一个则是全面的腐化!

  “六四”并非一个孤立的政治事件,因此要想解决“六四”的历史问题也需要整体的考量。镇压或者流放异议者,一向是专制政体惯用的伎俩,苏俄有西伯利亚,中国有苏北利亚。“党天下”是一切问题的根源,解决了这个问题,不仅“六四”问题,中共夺取政权后一系列的历史事件都可以得到不一样的评价。“党天下”的历史处境,使一切不符合党意志的声音都受到禁言的压制;稍一反抗,则势必受到暴力的压制。对历史的选择记忆和屏蔽再加上对舆论宣传的强硬管控,使得普通人对历史真相缺乏了解的通道。没有真相便不会有反抗,这样“党天下”便可以继续维持她的苟延残喘。民主运动即政治的市场化是唯一解决“党天下”的药物,尽管政府一再推迟服用。政治的市场化,就是在政治空间上引入竞争者,有了竞争者便就有了一个有效的监督者,这样专制之污便会得到清理。展开来讲可以由以下几点着手改革:

  军队应逐步由“党卫军”走向国家化,只有这样暴力才不会为专制所利用。“六四”的悲剧不能不说皆直接由此产生。军队俗称“人民解放军”是为保卫人民而设,如果成了镇压人民的暴力群体,成了一党自己的军队,这样的军队会腐化到何种程度可想而知!

  新闻出版应取消审核制度,本来可以担任“第四权力”的媒体如果被政府管控,非但监督之效全无,反而会堕落为政府的喉舌。新闻出版的审核制度,是对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人为侵犯。这种制度的设立,除了为了专制别无他用。

  开启公众教育上的去“意识形态”化,当下的中国,从小学到博士都要学习所谓的政治必修课,这种洗脑运动严重残害了国人的创新能力。要知道,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帜来宣扬专制的合法性也是对青年马克思的侮辱!教育乃百年大计,是培养具有独立思考自由精神的公民的,而不应成为某个党派的私家教育基地!

  宗教信仰自由是宪法铭文规定,但在中共的眼中,一切宗教信仰都是潜在的敌人,都需要管制甚至打压。全部宗教都要纳入党的管理之手,这种越权行为眼中影响国民的信仰。近年来道德的滑坡有目共睹,因此取消对宗教信仰的干涉势在必行。
  除了这些急需解决的问题,司法独立也是刻不容缓。自己买菜,自己做饭,自己吃饭,这种畸形的三位一体的司法现状导致了一个个的冤假错案。

  “六四”事件关乎专制政府的方方面面,因此要想很好地解决“六四”问题也应从这些方方面面入手。但首先要做的就是不断呐喊政治体制改革,经济已经逐步走向市场化,让思想言论也走向市场化,让政治格局也走向市场化,只有如此,国家才能安宁,“六四”问题才能得到恰当的解决。

2012年7月23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