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中共十八大的组诗之一

哥。真是朵奇葩!



摸着石头过河,上岸又见毛泽东,咋整?
        ——诗意人儿郭力家说


哥真是朵奇葩你到底想干啥?
想干啥就干啥?

吃了一碗康师傅方便面
黄昏时想起一个由头
怎么也想不起油头后面跟着的粉面
这么个国度反正也没啥正经事可干

为了我们钓鱼的小岛
旋即上街游行上街打砸抢
这干起来多爽!顺手牵羊一块劳力士
还可以随便和不认识的女生拉拉手

昨晚做完以后
梦见一个党史上被三七开的死老头
我们曾经那么热爱那么无知那么由于无知而热爱
天一亮就忘了他的残忍和他的传人
就像清晨人们常常会忘记一个恶梦
为此我向毛岸英先生致歉!你英年早逝却也死得英明
也要向湘越大地致歉有人使一个古老的民族变得粗俗
你生他出来的湖南毛妈和他们开会的南湖
那似乎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开始还不错其实似是而非

回头再说,湖,湖有个屁用?
海多好海多大海多美
海的面前,湖就是一可怜兮兮的傻逼
江,也就是一二逼。

后来又想起一个疲于奔命的朋友
但是忘了他背后那些岁月的平庸
他人好,人好,光人好有屁用?
爷爷,老子,儿子,都好了一辈子了
还不是这个鸟样?
摸一摸鸟还在吗软了吧
从东到西由南到北整个国家俗不可耐
几千只耗子叼着猫说我们在这个国家
可干了好多大事!我们干大事的人从不要脸!
要脸也吃不到猫。现在我们耗子吃个猫还不是家常便饭?
瞧瞧这老鼠吃猫的国家和时代。

你摸着石头过了河
他就昧着良心上了岸隔岸观火
总有一天(其实也未必)
隔岸之火冲天隔绝之水滔天

你这几天见到的一切
都是大有来头的意象
都是异象的碎片,碎片,
都是中国人无依无靠的意象,宿命的意象。

反正哥哥你让我越来越确信无疑
你就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奇葩!
对于奇葩我们无可奈何
我弃权,从此人间的一切我也再不算计。
日复一日修路打井给人们做白内障切除手术
早上洗个澡放放屁中午打个盹下午喝喝茶晚上念念经
看看能不能成佛去

2012,9,18


写给十八大的组诗之二

碗底可不能破啊



人民是看不见的,看见的是一个个公民
—-鲁索

一碗米线的背后是什么?

一碗米线的背后是碗底
吃米线的人民也是碗底

碗身已伤痕累累
碗底可不能破啊碗底破了
米线撒了人心碎了覆水难收

一个国家的背后是什么?
是人民是公民是乌合之众

人民是看不见的能看见的是
一个个公民和一群群乌合之众

你可以不关心这个国家
这个国家一定会关心你的

你关心它是你的生命
它关心你是它的宿命

一张荷花的脸背后是什么?
一朵莲。出污泥而不染,伤心时不是要死而是要活。
和一个公民一样。

一张照片的背后是什么?
她的照片和你的组织都是靠不住的

十三亿双眼睛的背后是什么?
起初人们的眼睛都望着他整整十年

看看从他那里能得到点什么。
还有一碗米线吃,碗底暂时也没破。

草于20121009


写给十八大的组诗之三

你有JB,何必装逼?



我们本来也是热血男儿
——毛泽东后来这么说。

你有JB,何必装逼?

何必在两条大河边,抛下生灵鲜血般的花瓣?
室外阳光灿烂,室内兵慌马乱,那又何必在一条大河边脱下裤子?

你有JB,何必在一条大河边装逼?

这广阔天地心升明月,我刚刚转身离开你便开始放屁添风
我抚平创伤托付终生结果全民遇人不淑,
你终于跻身古今中外最惨无人道的领导人之一,可以阅人无数可以杀人如麻了
几千万倍的报了当年做图书管理员时所受的窝囊气。
你有JB,何必在人民眼前装逼?

十七世纪郯城,
“王氏的尸体整夜躺在雪堆里,当她被人发现时
看起来像活人一样:
因为酷寒,她已死去的脸颊上保留着一份看起来鲜活的颜色”

多少人死于屠杀和饥饿,像牲口一样。
郯城依然在下着雪,下着血,从古到今。

历史一直在重复,恶在重复。
善一般都靠边站。

二十一世纪临沂,距离郯城几十里,
一个盲人,在好客的山东没有容身之地,他要一路穿越到彼岸。

还是那句话,你有JB,何必装逼?
你有那么多人有那么多JB,何必都装逼?
摸摸,那玩意儿还在吗?

借口多如牛毛原因只有一个:被割掉后再没长出来。
所以你们不得不时时事事处处装逼。

草于2012,10,22.


写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四

你的腿不粗,让我躺着看会书


他感觉不到快乐,因为他的祖国没有快乐。
          ——亚当密茨凯维奇


我哪有快乐
和你的鸟国家一样。

多少个金子般的下午被我玷污。
打我!

人民
被当成饺子、精子,被吃掉,或射在地上。
这是一个跳蚤市场的入口
有些东西我会深情地看一眼
你的手不错,让我摸一摸,
你的腿不粗,让我躺着看会书,

你的国家古老但习惯胡搞
你家就不可能审时度势永远被诗人们说三道四
前赴后继从黄昏到拂晓一波又一波波浪滔天

你家的宪章,像一筐鲜枣渐渐干枯像隔夜茶被倒在一个肮脏的夜壶
像几根可怜的腊肠挂在安徽*五不搞*吴家大伯的墙上
继续苟延残喘吧,妓女们可以继续把你们几家肉的欢乐
变成人民币现金。

我的山山水水呢?只能生生死死。
你的国家哪有快乐?和我这鸟人一样。

草于2012,10,23

写给十八大的组诗之五

从18到20,童话预言之一。



我心急如焚啊
你们再不开会我就心急如粪

我矢一般射进厕所就是为了放出这股恶气
你家的恶犬蹲在旁边吃屎狗眼看人低

这股气或者这个屁已经几千年了
十八大前夕它再也憋不住了

十八大还没开
我就盼着十九大了

二十大的时候估计你们得重回宁波附近的绍兴
在南湖那条船上开。

从18到20这是我的童话
也是人民的桃花。

草于2012,10,27.


写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六

2012年年末,炉火纯青,还是灵魂出窍?


2012年年末,纸包不住火了
    ——体制内一好人说。


2012年年末,纸包不住火了
炉火纯青还是灵魂出窍?
灵魂开始出窍共产主义的幽灵不再守舍。
体制内的一个好人也说:JB不是随便掏的枪也不是随便开的。
但你们的公务员对待女人就像公狗,平时随随便便掏JB
面对人民的时候就会随随便便开枪。

我主动出击,和这些卑劣打了声招呼
这么多年了它们从未能靠近我一步。

十八大,人民敢问习和李,中国路在何方?
因为理论准备不足,假如不在你们二人的天蹄下
那是在赵本山他们家东北二人转轻盈猥亵的脚步中
还是在某集团军军长的枪杆子里?
还是在俗称的人民的手中?

这一阵,浙江的宗庆后觉得可以发誓要成为杭州的李嘉诚
其实他忘了小丑一样伟大的马云和阿里巴巴也在杭州,和他同城。
听说在比较迷信风水的一些南方省市,很多人准备改姓复姓习李
他们无意冒犯新的主子,其实也就是为了讨个吉利而已。

其实在中国,在哪里,都没有幸福可言。
没有幸福,只有自由和平静。
追求幸福在这里、在哪里,都是缘木求鱼
时间会向每个人证明这一切和一切
时间也会向每一个人做出交代,时间的颗粒是世间之王。
习李终究不过是、任何人也不过是时间的孙子。

不过,会还是快点开吧看看你们的十八大还能玩出些什么花样?

草于2012,10,30


写给十八大的组诗之七

你老人家入土为安吧
我很想让你再活一遍让你再活一遍才能让你再死一次。
让他死在中南海的游泳池畔让女护士张玉凤谈笑风生的看着你软塌塌的鸡巴毛。

而让刘少奇在河南开封继续活着养养牡丹和菊花或在海南岛的椰子树下散散步
善终正寝而不是被你活活迫害至死。可怜王光美这样的大美女啊
你没玩过你垂涎欲滴你就把人家老公往死里整啊。
中华民族上下几千年的舍利子被你散落在阴沟和你臭名昭著的那个大浴缸

毛!泽!东!你!必须!为中华民族买单!

你必须为文化大革命买单!你害死了多少人啊你这湖南伢子啊
王石必须为田朴珺的红烧肉买单毛泽东必须为中国买单!你不是也最爱吃红烧肉吗你不是吃完红烧肉就开始害人吗

你们在从延安到西柏坡的路上下马歇脚饮水吃了井底之蛙
然后集体中毒新生的共和国刚刚开始就歇斯底里
你们说爱那么容易就像你们后来说操一样想操谁就操谁想让谁死谁就必须死
专制的种子像个幽灵形影相随像朵小红花戴在你们每个人的心上
像一把韭菜被你们包进中国这个大饺子里还能一茬一茬继续生长
像阴毛一样粘在你们每个人的生殖器上毛泽东你这个中华民族的嫖客和强奸犯
你的爪牙们你们的全家福还在十八大上满地找牙人民的灵魂像肉体一样被你们蹂躏却只能冷眼旁观

你老人家你还是入土为安吧别再横尸在广场上。老毛啊,老鸡巴毛,
早知道你没钱买单就不要这么作恶多端。你要是再不买单,我就去北京把你们家孔东梅的脖子扭断。

草于2012,11,11


写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八

二位哥啊,二位爷阿,二位大爷啊!



二位哥啊,二位爷阿,二位大爷啊!
我替人民求个情,红口白牙,你昨天在全世界面前说:
–打铁还得自身硬–千万别勉强,咱们能上能下
能好好打铁的人,我周围就有很多,
他们多少年如一日,默默的打呵打铁!就是缺个好爹和一个机会而已。

郎心已似铁,娘子已梳妆,只等一良人,
你往那儿一站,字正腔圆,说了几句人话,人民就激动得泪流满面。
这样的老百姓,全世界也就剩下最后这么一堆了,
拜托你们,别再让他们伤心,失望,和死亡。
你在延安上山下乡,应该深知百姓的疾苦
他出身草根,在最高学府苦读,学而优则仕,自由宪政熏染过他年轻的灵魂
你家老爷子,19岁就领导起义,21岁就建立了陕甘宁边区政府
有事没事的时候多想想你爹。13亿人民,也是你们的爹和娘。
我们也回应一句人民的话:你们要是偷奸耍猾,13亿人饶不了你们。
建设美丽中国,建成小康社会,习和李,你们任重而道远,人民已渐渐觉醒,再不会甘心被愚弄。

草于20121116


献给十八大的组诗之九

我是我妈的宝贝,也是国家的废物。



我风烛残年的老母亲八十多岁了冬天又来了
风吹着你的小屋雪下在你的门前

一条狗一只猫这两样动物和一个小火炉陪着你
漫漫长夜80岁的老母亲这样的冬夜你会想些什么你能想些什么

我苦命的老爹偶尔会在你的梦中出现你最小的儿子远在三千里之外
你生我这样的儿子有什么用他活在这个国家但他不热爱共产党

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不孝之子他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你的炕烧得热乎乎的能给你带来一些人世间的温暖屋里有耗子的时候你的那只猫会喵喵叫几声

我是不孝之子啊!母如不系之舟国就必有不祥之兆这窝囊的国和可怜的娘
我出生在农村却不去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农民造成了今天这所有的无奈和彷徨

我的老娘在你眼里你的儿子考上了大学住在大城市好像是个人物
其实你的儿子善良懦弱一无所成一无所有完全是这个时代的一个废物

他感谢共产党还让他做一个废物而不是把他扔到河里他也甘心做一个废物。
反正每个母亲眼里的宝贝,差不多都是这个国家心里的废物。

老娘啊,你不知道他们的十八大吧?你知道有个胡锦涛,但他前几天到点下去了。呵呵!

草于201211,19


献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十

我们野百合现在没有春天



在我看来,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彷佛如同一场梦,梦总会有醒来的那一天。


我为党来唱支歌—-

我们如此短暂的相逢
你像一阵春风轻轻柔柔
  吹入我心中。

而今何处是你往日的笑容,
  记忆中那样熟悉的笑容。
—-想想延安时期你们苦中作乐的笑容

你可知道我
  爱你,想你,念你,怨你
  爱情变成了,基情永不变—-
中国人民曾经那么爱你们
  难道你不曾回头想想
  昨日的誓言—-
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到:全心全意为自己服务,不惜牺牲老百姓的一切,为实现一己私利钻营一生。
对人民是多么无情的讽刺,中华民族的乾坤被你们360度颠倒。


  就算你留恋
  开放在水中娇艳的水仙—-
  你们的干部包了多少二奶,白菜都让猪拱了,好逼都让你们日完了

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
野百合也需要春天,

我们野百合们现在没有春天,
我们野百合现在没有出头之日,

感谢中华民国的罗大佑,
几十年前就替我们野百合做了预言。

草于20121120


献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十一

习李和洗礼


打铁还得自身硬
   ——习近平


在全世界面前说

习李,洗礼,洗脸,
这三个词,难道
只是一个巧合?
而不意味着什么?

洗脸,我的人民每天早晨都洗脸
你们共产党员每天晚上洗脸吗洗干净了吗
还是只洗屁股和手脏兮兮的
人民币上粘着多少细菌和病毒,还有多少血

习李,你们恰遇历史的节点
而不是让你们掐死历史的机遇
这是你们的使命,也是你们的宿命。

给共产党补上一次洗礼,干脆利索点
你们累了,我找人帮你们给人民继续打铁

这是你们两家几代人修来的福分
也是和13亿人民的缘份。

草于2012,11,21


献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十二

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那里有自由,那里就是祖国,一定是吗?
说得有多么动听,背井离乡时,你的心就会有多么痒多么痛

有家不能回的痛苦—-你去问问刘宾雁,方励之,和北岛
他们会告诉你身处异邦,寄人篱下的无比心酸
我们要在自己的土地上,用自己家的土豆炖白菜,再加牛肉
我们要翠花上酸菜,我们不要再心酸

在人家的土地上,在人家的国度里,在人家的自由里,在人家的故事里,
我们流着自己的泪,我们流着自己的鼻涕,我们流着自己的血,

与其在人家的自由女神前迷茫和彷徨,为什么不创作我们自己的民主女神,
中国人的聪明和智慧,几千年被用在勾心斗角和偷鸡摸狗上

君子务本,假如你们是君子,而不仅仅是君主
民主制宪了司法独立了中国人民就舒服多了

十八大上,你们的报告说: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你们这是要自断后路吗?
改旗易帜的不一定是邪路,说不定是仙路一条。习和李,人民睁大眼睛瞪着你们也等着你们呢。

草于201211,21


献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十三

婴儿的手



我的人民生下来个个都是人。
但他们的命运依然如故。

先是祈求上苍
接着开始口干舌燥继而眼泪流干

眼泪尽继之以血
有一天血也尽了

一个又一个的寒冬酷暑
一个接一个的天灾人祸

2012这灾难的代名词
这个酷夏在人们那里开始口口相传。

这边厢越来越老越像一个婴儿
越像一个婴儿的手

要把一切都抓在自己手中
才有安全感。
即使衣食父母
昼夜守护在它的身边。

即使吮吸着母亲的乳汁
甚至咬掉了母亲的乳头。

似乎越来越接近那个大玩笑
我很快消失在地平线的那头
仿佛一杯茶水冒出的热气
那只婴儿的手想抓也抓不住

那是
从古到今天地之间的那股气。

草于2010,改于2012,11,21


献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十四

我不得不得意这无厘头的现世



随着生命科学的突破
随着基因技术的成熟
我一定能活过共产党。
万事万物皆有生命周期
当共产党奄奄一息的时候
我才考虑加入它
成为最后交党费的那个党员。
那特殊的党费就是我自己
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共产党
最后把遗体也捐献给党
那才叫功德圆满。

一个人要是不能悟到
只有物质绝不能给我们带来幸福
他不能算是真正认识了人生
就像一个人如果不能体会到
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
他就不能算是一个人,一个中国人。
而不是一个中国人,也就不是人。
我和人之初性本善朴实的中国人不一样
我先做事然后才考虑是否要做人。

我是谁我又算老几?
我是中国屠宰行业的老二
老大据说已退出江湖多年
胡言乱语说来说去
我不得不得意这无厘头的现世
世界上也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就像没有人会长生不老。

草于2010改于2012,11,21


献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十五

重温他老人家对后人的10点警告



他老人家走了也就十多年
他的忠告是我们的一笔财富
可是已被我们束之高阁
你们这些人民的公仆早已经忘记
当代中国最有价值的忠告是
邓小平同志《对后人的10点警告》
在快临近历史节点的时候
让我们重温他老人家的忠告:

一国民收入分配要使所有的人都得益。
二如果搞两极分化,中国就会发生闹革命的问题。
三如果改革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
四20世纪末,就应突出解决两极分化的问题。
五城市搞得再漂亮,没有农村这一稳定的基础是不行的。
六思想文化教育卫生部门,都要以社会效益为一切活动的唯一准则。
七如果教育问题解决不好,就会误大事,应要负历史责任。
八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
九所有的改革最终能不能成功,还是决定于政治体制的改革。
十政治体制改革会触及许多人的利益,会遇到很多障碍,主要是涉及广大干部,不仅是我们这一批老人。

我们怎么办?
照他老人家说的办
习李,马上办!

2010记于上海2012,11,21改于XX


献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十六

来人一共说了三句话



1968年4月30日下午2时左右
上海茂名南路159弄11号二楼
林昭的妹妹彭令范
听到楼下有人喊妈妈“许宪民”的名字
她急忙开门
面对她的惊惧神态
来人一共说了三句话:

“我们是上海公安局的
林昭已在4月29日枪决
家属要交五分钱的子弹费”。

习李,你们知道林昭吗?
那个罪恶的年代还有千千万万个林昭

(林昭女生于苏州1957年被打成右派,因拒不认罪1968年被处死。
1932年12月16日—1968年4月29日
林昭的墓碑现在苏州木渎镇灵岩山安息公墓。)

(记于2010,改于2012,11,21


献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十七

五一劳动节,劳动者凭劳动还能养活自己吗?



五一劳动节的前几天
老孔在博客里问:
农民起义先占领哪儿?
谁说农民要起义了?
农民啥时候要起义?
谁说的谁去坐牢
不过等你出来的时候
通过政治改革党的面貌已焕然一新
农民起义已无必要
中国人的那点大事或许再次不了了之。
不过历史也证明改朝换代
未必就一定是人民的福音。

不管谁在台上你得让人民说话
某国的建国者两百年前就说:
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一啄一饮
莫非也是
前生注定?
如果她不美,诗写得又能好到哪里去?
中国又能美到哪里去?

五一劳动节
劳动者现在最大的问题是
劳动者凭自己的劳动还能养活自己吗?
你左右看看,不劳而获的人遍地都是。

我变得越来越苛求
苛求一棵树苛求一滴水
苛求邻居的一个眼神
苛求一粒沙子。我也很宽容
宽容有时候野蛮而令人窒息的生存
宽容他们没有按照人民的的要求
而是服务他们自己的每一天!

不是更加宝贵而是非常宝贵的东西都哪里去了?
不是天堂也非地狱
这贫瘠的土地宿命的母亲
我们不过是整天像中国人呆在中国那样。

草于2010改于2012,11,21


献给十八大的组诗之十八

总有一天会下雨的



西南又大旱
人民已口干舌燥

一四川老乡说
总有一天会下雨的

他抬头看了看天
其实他心知肚明

只有变天
天才会下雨。


才会从天上落在他家
那一亩三分地上。

十八大是开完了
但天没下雨

天象异常,近年中国西南频繁大旱。写于2011,改于2012,11,21


《自由写作》网刊推荐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wk/201212/Article_2012120522200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