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把秦始皇,东条英机,本拉登押上来。

大人,冤枉啊!

阎王:有何冤,速报来!

秦始皇:我是坑儒。可我只坑了400儒生。有魔头坑了40万儒生,还拉着400万儒生陪斩。结果这陪斩的400万儒生,至今还跪在刑场上。

东条英机:我是战犯。可我只杀人几十万。有魔头在和平年代杀戮同胞八千万,比二次世界大战的伤亡人数还多。

本拉登:我是恐怖分子。造孽一方遗臭万年。有魔头在地球村搞恐怖的托拉斯企业,产供销一条龙垄断了整个世界。

阎王:牛头马面,快把魔头擒拿归案!

秦始皇:我修了万里长城,抵御外寇杜绝战乱。魔头也修了金盾长城,奴役人民镇压人民。最气人的是,当年的孟姜女哭夫唤夫,今天的孟姜女却为金盾长城添砖加瓦。比一比,看一看,我羞愧难当!

东条英机:日寇强奸中国妇女,那是肉体上的奸淫。魔头奸淫少女后,还把少女的父亲送进大牢。最气人的是,当年的强奸躲躲闪闪,今天的强奸不但有公检法的铁券金书,更有专家的推理论证。比一比,看一看,我羞愧难当!

本拉登:911后,敢作敢当的我,‘乐观’地承认‘圣战’。魔头在制造了西藏屠杀新疆屠杀蒙古屠杀和天安门屠杀后,却把罪行推到达赖喇嘛身上,推到假想敌身上,推到‘境外势力’身上。比一比,看一看,我羞愧难当。

阎王:黑白无常,快把这魔头缉拿归案!

秦始皇:我焚书,因焚书而昭告天下。魔头不但焚书,还篡改内容偷梁换柱,屏蔽文章封杀账号,跨省追捕大牢侍候。一甲子焚书,几代人荼毒。同是焚书,绝不能同曰而语。

东条英机:日寇用活人做细菌试验,7341罪不容赦。魔头搞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活摘,牟取暴利灭绝族群。曝光世界后不但不血盆洗手,还钳制舆论追杀曝光者。同是犯罪,不可同曰而语。

本拉登:我的恐怖基地遭到摧毁,组织头目逐一被灭。魔头输出孔子学院,建立华人社团,荼毒地球;魔头的神七神八神上天,航空母舰下水,称霸世界。同是恐怖,不可同曰而语。

阎王大吼:牛头马面,把魔头押上来!

牛头马面:大人,我们对付不了五不像——魔头有马克思的基因,列宁的胚胎,毛淫贼的骨骼,邓屠夫的肌肉,江蛤蟆的五脏。它嗜血如命,杀人如麻,吮鲜血,尝脑髓,蒸人心,烤人肝,无所不用不及。

阎王大吼:黑白无常,把魔头押上来!

黑白无常:大人,我们对付不了五不像——这妖孽有魔爪,有魔法。魔爪一摁,取你性命,魔法一施,取你灵魂。妖孽不撒钱,小鬼大鬼排队去推磨;妖孽一撒钱,参观者取经者朝拜者比蝼蚁还多。

阎王大怒:魔头有何特技?

一群阉人妖姬,整天丝竹弦乐,吹拉弹唱‘好日子好幸福’;一群悍夫莽汉,整天磨刀霍霍,待命枕戈‘境外反华势力’。一软一硬,一文一武,一松一紧,一谎言,一暴力,张弛之间尽见魔功。

阎王大怒:难道就无人治得了魔头?

大人!只要趴着的13亿人民站起来,缚住魔头的爪子,摁住五不像的七寸,才能取它恶命——自《南方周末》事件后,一部分人民已经站起来了。

哈哈!哈哈!早应该这样了!阎王抚掌大笑。

2013年1月15日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