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西藏的自救运动,从策略上的考虑,我想条列几个个人的看法。

一、自救运动应该永远把“人民自决权”当作自己的旗帜,因为,它

  ◆不仅是个藏人摆脱外来政权恶政统治的最有力根据,
  ◆也是藏人自己争得未来图博特精致民主的利器。


二、把高度自治当作优先的选项,是个好的选择,因为,

  ◆这样一种“合法”的诉求,理应可以得到本土藏人的“公开”接受,从而让西藏的自救运动得以在本土更好地诞生、茁长、壮大;
  ◆其次,可以吸引当前有良心的中国汉人克服其无处不在的大中国沙文主义,从而赞助乃至参与藏人的自救运动,至少也可以让他们袖手旁观而不去助纣为虐;
  ◆同时,让国际人民和政府更加可以名正言顺地赞助西藏自救运动。


三、但是,这个诉求要有力量,必需让藏人自己,让中国汉人及其政府乃至国际人民和各国政府知道:追求“高度自治”的目标 ,仅仅是当前的最优选项,

  ◆如果中国汉人长期无法驯服其政府,或者中共政权长期不让这个选项成为一个现实的选项,那么藏人就毫无选择地被逼而采取追求西藏独立复国的诉求。
  ◆如果有人认为这样的选择并非最好,那么,有这种想法的藏人,就得用行动让中共政权快快接受“高度自治”。
  ◆有这种想法的中国汉人,就得用行动向自己的政府施压,让它快快接受“高度自治救”。


四、在藏人把西藏自救运动当作最优选项的时期,藏人里面铁定会有一些激进势力,主流势力当然可以宣扬“高度自治”的主张,但是,它得包容追求图博特独立复国的势力,必要时,给与暗中支持,因为,

  ◆配合得好,这一股“异议”势力的发威,有时可以起到合法斗争所起不到的重大作用;而且,
  ◆它至少是个逼迫中共政权接受“高度自治”和促使中国汉人快快地终结中共专政的一股巨大压力。

  当然,如果“独立复国”运动,有迹象会扰乱或打击“高度自治”运动时,后者通过私底下的沟通给予说服,不但是好的,而且是必要的。

  这种说服的可行性,当然是后者长期的包容前者、和在这个长期包容底下所有无私沟通所形塑出来的。


五、从主要追求“高度自治”到主要追求“独立复国”,是一个重要的运动转型,也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微妙的转型,在什么样的时刻,才应该进行这个转型?,现在就是这个时刻吗?──这是所有西藏自救运动者所必需深思、商榷才作出的决定。

  由于我对西藏自救运动的认知远远不够,对此,我不敢置一言。


六、即使西藏自救运动的主流进行了上述运动的转型,改采相对激进的“独立复国”运动,这个运动对于“高度自治”的主张者,也必需采取包容的做法,只要他们坚持西藏人民之自决权,他们就是走在了正确的道路,就都是运动势力的一部分。


七、这时,在国际宣传,西藏自救运动,仍然必须高举“人民自决权”,因为,“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乃是两个国际人权公约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第一条第一款的规定,是既有国际法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签署国的国内法所不可违背的原则。任何国家政府都可以理直气壮地为了维护它而发言,而行动。


八、只有当西藏自救运动逼近成功的尾声响起后,多数国家的赞助,才有可能从支持“高度自治”一改而支持起“独立复国”运动。


九、西藏自救的缘起在于藏人被中国汉人政权恶政统治;不管西藏最后是“高度自治”还是“独立复国”,图博特境内必然有着人口众多的非藏人,尤其是汉人,藏人自救运动是否现在就得思考、商榷、并且拟定一个令人放心的进步的“民族政策”,至少,它的第一份草案?


  预祝西藏自救早日成功!
  只要是藏人自愿的选择,高度自治也行,独立复国也好!

  藏人,加油!

首发于《民主论坛.电子日刊》

◇ ◆ ◇ ◆ ◇ ◆ ◇ ◆ ◇ ◆ ◇ ◆ ◇ ◆ ◇ ◆ ◇ ◆ ◇

洪哲胜与藏人的讨论



藏人
  洪博士,

  下文是从西藏境内部分学者发回来的看法,请参考!同时,希望支持藏人的所有汉人应该重视,也可以放开胸襟提出意见。

东赛敬启


洪哲胜
  谢谢东赛转来此篇质疑的文章。

  底下,我一一给予回应。
  我希望大家能够心平气和而且理性优先地议论这个重大的议题。

洪哲胜 上


西藏境内学者
  有几点疑问:

  第一,为什么高度自治比独立复国「合法」?

  藏族现在主张独立也一样合法。没有什么先后的问题。更何况,我们认为主张独立更能够说服大汉主义的汉人。


洪哲胜
  “高度自治”绝对没有比“独立复国”更加合法。两者都会有藏人主张,而且同样合法。一般而言,改进现状总比全盘推翻现状,可以付出较小的社会代价(当然还有不少其它我这里没有提到的原因),因而值得藏人优先考虑。达赖喇嘛把追求“高度自治”的中间路线当作一个可能走得通的道路去推动,无疑是一个睿智的选择。当然,面对野心勃勃的中共政权,这个选项未必可以走通,因此,我主张两条道路必须并行,而优先把主力用于追求“高度自治”的道路。而且,这个主流不得把追求“独立复国”的运动支流当作是捣蛋者或是破坏者或是敌人,而给予打击,甚至企图加以杀灭。因为,这个激进路线的进展,会有可能给中共政权施压,让它不再拒绝“高度自治”的要 求。而且也可以在“高度自治”无望时,迅速地其二取代之,而无需从○开始。主流是不是需要转为“独立复国”?什么时候应该转型?是不是现在?藏人自救运动需要深思斟酌给出自己的论证和结论。


西藏境内学者
  第二,高度自治不一定导向独立复国。这两者没有必然的关系。

  国际支持,不是先支持高度自治,以后才能支持独立复国。假如对此点不清楚,或者需要实例,我们可以举数个国际的例子说明。


洪哲胜
  我并不认为、也从未从未说过“高度自治一定导向独立复国”,或者,“这两者有必然的关系。”但是,我得指出,不管是追求“高度自治”还是追求“独立复国”,藏人要获得出头天,铁定自己有力才行。也就是说,藏人如果自身无力,不但中共政权会把藏人看衰而继续拒绝“高度自治”,也不会心甘情愿的接受藏人的遂行“独立公投”,国际社会即使会开口支持藏人的自救运动,它们也未必会认真使力,替藏人出头争取藏人的“独立公投”。

  因此,藏人自救运动,从策略上来说,不管是要追求“高度自治”还是要追求“独立复国”,它的一个避免不了的任务就是:一定要发展自己的自救力量。而在中共的强压之下,要让本土的藏人反抗力量成长、茁壮,铁定有赖于合法斗争,铁定需要依凭“高度自治”这一翼的出面。因为,大众的普遍卷入运动,合法斗争乃是必要的一面。

  所谓国际先支持激进的“独立复国”斗争,大抵只有两种情况:(1)它为了自国的利益认为让西藏独立对它有利,因此,尽管藏人自救运动还看不到成功的机会,它就大力介入藏人的自救运动,接受这样的外力支援或利用,藏人必须考虑未来必然成为某个外国和中国之间相互斗争时的一粒“棋子”是好事、还是坏事。(2)它看到藏人自救运动会成功的苗头,才愿意出手大力协助藏人的出头天,让藏人通过“独立公投”或者其它途径取得“独立复国”的成果。这话或许不中听,但是,事实如此。结论是,优先采行或支援“高度自治”的合法斗争道路,即使是最激进的“独立复国”运动也是需要考虑的。


西藏境内学者
  第三,为何西藏境内留下众多汉人?

  除了中共占领之前的汉人,汉人殖民者就可以回中国了。如同日本殖民者统治东亚大部分(包括中国),战败后,住在这些殖民地的日本人就都回日本了。


洪哲胜
  我想,当藏人有可能进行“独立复国”时,西藏境内的住民,谁才有权参与公民投票,是个重要但却深具争议性的课题。我想,除了藏人及其配偶和后代,以及在中共占领西藏之前就已经迁入的汉人应该拥有投票权。除了那些能够证明是被中共政策所策动而移入西藏者,而且其居住期间不足30年者,独立复国之后一律给与机会选择回归中国或者留在西藏充当有绿卡的外国人。……等等,等等。


西藏境内学者
  第四,假如藏族将民主自由当成理想,就没有所谓「说服」本土藏人的问题。本土藏人是西藏(藏区)的主人,他们的意愿是优先的。

洪哲胜
  在追求藏人自救的过程当中,在本土进行《你要“高度自治”还是要“独立复国”》的调查或“公投”都是办不到的。当前,所有的藏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观察和判断,这很好。但是,要根据自己个人的观察把自己的结论说成藏人全体的决定,则是一种冒险行为,也是一种僭权行为。我观察达赖喇嘛的长期言论,知道他从未否认藏人当中有人主张“独立复国”,很好。在中共政权不尊重藏人的此刻,藏人的活动家尤其需要尊重自己所属的人民,不要贸然让自己代表藏人,把自己的主张当作藏人全体的主张,并进而根据这种不实的“事实”去论政去、鼓吹行动。


西藏境内学者
  总之,不要因为达赖喇嘛的身份特殊,所以试图去说服大部分藏族接受他的想法。然而,藏族应该有知情权,我们认为首先必须让藏族清楚地知道中间道路的利弊,也知道独立复国的利弊,再做出选择。

洪哲胜
  从我的论证当中,我从未说过,因为达赖喇嘛这么说,因此藏人就得这么做。我认为,把“高度自治”放在优先地位色,是经过论证而获得的结论。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藏人应该把达赖喇嘛当作藏人自己培养出来的一位智者,采用一定信赖的心去深思、论断他的道路的优异性和可行性。你不宜把他看成“百无一错”的神、圣,但是你也不要把他当作一个平常的藏人,他是一位“千虑容有一失错”的智者;认为他说的一定不错,这是迷信,但是把他当作凡夫,那时浪费。这应适当地对待智者,也是公民能力的一部分。


西藏境内学者
  我们认为许多事情可以讲策略,然而独立复国与中间道路不在这里面考量,因为,这两者讲的是终极的目的。不是策略。

洪哲胜
  你说“独立复国与中间道路不在这里面考量,因为,这两者讲的是终极的目的。不是策略。”这句话要能适用,需要一个基本前提,而这个前提却并不存在。因为,运动的两翼,其进帐是会有相关的。基于推动“高度自治”而鼓动起来的公民意识和公民能力,完全可以为“独立复国运动服务”;而“独立复国”运动所行塑的压力,也可以帮助“高度自治”运动的达成,因为这样的高雅优势会逼使中共政权接受“高度自治”。两者不是断然互相独立的,在藏人自救运动当中,这种互相影响、互相依赖的作用尤其重要。在藏人自救运动当中,这样地讲策略当然是合适而且必要的。

作者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