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省选正在如火如荼进行,政党轮替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原来,政权是可以颠覆的,这让我们从大陆来的移民觉得有点不舒服。不过,大温地区“一党独大”也是有市场的,从去年的市选就看得很分明。目前的基本格局是,省府属于政党轮替,市府属于一党独大。

  去年的大温市选体现了“稳定压倒一切”的主旋律,人心思定、人心求宁,从而催生出各市议会“一党独大”泛滥的格局。除温哥华市议会继续“独大”之外,最让人不解的是,本拿比公民协会的二度“全垒打”和素里优先团队的“大满贯”,未来这几年这两个市的议会开会之后,若要接着开党部会议,基本都不用换人。如此政治生态着实令习惯被一个党领导着的大陆移民连呼看不懂。人们忽然发现,原来“一党独大”非但不臭名昭著,反而还这么“亚克西”(新疆语言中“好”的意思)啊。

  其实,一党独大和一党独裁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政治概念,首先,一党独大只是一种特殊的政治生态,是民主体制下的产物,是某一政党透过民主选举制度胜出并实现相对长期执政的情形。而一党独裁则是威权体制下的寄生物,是在漠视民意的状况下,执政党的强权统治。其次,一党独大曾经是许多民主国家的常态,诸如日本、韩国、印度、意大利等,但这是个动态的过程,受民意的最后支配。第三,虽然一党独大与一党独裁看上去长得比较像,但两者截然不同。一般而言,一党独大较具竞争性,如大温各个市都有许多政党和独立参选人参与角逐,只是最后选民还是青睐原来的政党和政治人物。

  大温的这种“一党独大”政治生态确实给人以很多想象空间,看来只要民众愿意,一个政党若要实现长期“统治”即便到了21 世纪还是有空间的,问题是你采取什么方法。如果你把“一党独大”的过程干民主了、干文明了,老百姓怎么能不接受呢?所谓人心思变是相对的,绝大多数百姓对政治不感兴趣,除非政治老来欺负他们。我觉得“一党独大”的温哥华经验,对中国大陆天天念叨着“维持稳定”的父母官们是有启迪作用的,他们似乎可以来踩踩点、取取经,甚至中央党校也可以派研究人员来“蹲点”搞搞调研,省得天天算计着哪天老百姓又谋划“改朝换代”了。

  权为民所授,这是政权合法性的基石,人民监督政权就是三、四年把选举玩一把,若执政者漠视这个游戏规则或者把这种游戏规则变成一种自欺欺人的闹剧,那么就容易带来巨大的宪政和执政危机。

  在大陆,我们曾经迷信个人精神的崇高,迷信政党的永远“为人民服务”,其实,任何政党都是自私的,因为政党是由自私的个人组成的。掌权者会不断试探权力的最后底线,并加以恶性扩张,直到遇到无法克服的抵抗。因此,从“一党独裁”和平迈向“一党独大”已经成为今天民主政治转型的大潮,中国国民党近十几年所走的路证明,这是个可能实现的正确选择。

  六十多年前政权的部分合法性或许可以从暴力推翻旧政权中寻找,但今天绝对不能简单地从经济的崛起中拥有,这是一种政治常识。希望省府的政党轮替能够迷恋专制的“当权派“一点启示,更希望大温“一党独大”的现象,能够给那些对“一党制”抱有深深情怀的当政者们一点启迪:不是人民怕“一党”,恰恰可能是“一党”怕人民。

2013年4月26日
转载自《世界华人周刊》7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