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庆民

几年前,我偶然读到英国历史学家保罗·普雷斯顿教授所著《民主在西班牙的胜利》一书。我读后不胜感慨。我既感叹于普雷斯顿教授扎实的史学功底和高超的写作能力,更对西班牙实现和平转型过程赞叹不已。本书读后我至今难忘,就写一篇迟来的评论吧。

本书重点描述了佛朗哥统治末期至1982年第一次政党轮替期间,西班牙由右翼军事独裁转向多元民主政治的过程。

1939年4月,持续了两年零八个月有余的西班牙内战告终,左翼“人民阵线”建立的共和政府被击败,大批左翼人士遭长枪党血腥屠杀,从此开始了佛朗哥军人政权长达36年的独裁统治。佛朗哥独裁统治期间,长枪党为国内唯一合法政党,禁止一切独立政治团体的存在,禁绝了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对异见人士进行血腥的镇压。政府各部门由佛朗哥的亲信把持,腐败和官商勾结无处不在,社会死气沉沉。

但佛朗哥政权也大力发展经济,推动私有化进程,吸引外国投资,并积极发展与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关系。1950-1970年间,西班牙经济迅速发展,被国际社会称为“西班牙奇迹”。经济发展的最大受益者则是忠于佛朗哥的权贵阶级,同时也培养了规模可观的中产阶层。这些中产阶层大多对政治较为冷淡,但其中也有些人在物质丰富后,在内心产生对民主自由的渴求。

1973年,因第四次中东战争,全球性的石油危机爆发,欧美各国均受到冲击,西班牙也不例外。连续二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就此告一段落,而因经济衰退导致的民生困境也日益凸显。这时,对政治冷淡的西班牙中产阶级,有不少人暗中投身到民主革命及准备工作之中。

同时,佛朗哥也年事已高,他开始为寻找接班人、将“蓝色江山(佛朗哥政权以蓝色为代表色)”永远传下去做准备。他选择了原国王阿方索十三世之孙胡安·卡洛斯王子为国家元首的继任者,以海军上将卡雷罗·布兰科为他的实权继承者。

就在这经济衰微、权力轮替的动荡时期,西班牙的革命运动如火如荼。以“埃塔”为代表的左翼极端主义势力,用暴力和暗杀手段对抗佛朗哥独裁政权;而以西班牙工人社会党、西班牙共产党两股力量为主轴的左翼温和势力,则通过民主启蒙与公民运动的方式,进行和平斗争。

佛朗哥政权内部对民主运动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以佛朗哥本人和其指定继承者卡雷罗·布兰科为代表,主张继续专制独裁,镇压民主运动,反对政治多元化和开放党禁报禁,并获得长枪党核心成员和部分死硬顽固派军人的坚定支持;另一种声音以胡安·卡洛斯王子和阿里亚斯·纳瓦罗、阿道夫·苏亚雷斯等人为代表,倾向于通过和平的方式,逐步实现西班牙的民主化,他们得到了执政集团中较为温和的“天主事工会”和大部分技术官僚的支持。

正当执政集团为未来发展路径争执不下时,保守死硬分子卡雷罗·布兰科遭“埃塔”武装人员暗杀,被炸死于赴官邸的路上。这使得顽固派遭受重创,佛朗哥此前安排的接班计划也告吹。此后,主张变革的势力在执政集团内逐渐取得优势。

1975年,佛朗哥终于死去。很快,民主浪潮风起云涌。全国各地都爆发了要求结束长枪党军事独裁、实现民主政治和社会自由的示威游行。左翼进步势力通过大规模的、和平的公民运动方式,表达了西班牙人民的愿望。

但以“埃塔”为代表的极左恐怖主义势力,试图使用暴力手段打击政权。而长枪党和军警中的保守分子,也动用私刑和使用武力,试图破坏正在进行的民主转型。极左和极右势力之间的暴力也日益升温,一时间到处是暗杀和互相报复的血腥。

 这时,可贵的行动出现了。左翼的工人社会党和共产党旗帜鲜明的反对“埃塔”及其他极左恐怖组织的暴力行为,并与后者“切割”;右翼的、原属佛朗哥政权执政集团成员组成的、政治倾向为中间偏右的“中央民主联盟”,也拒绝被极右暴力分子拉下水,普遍支持和平示威者的权利,尊重温和左翼的政治信仰,倾向于推动国家走向民主。

在发生一系列暴力事件后,中左和中右曾经很对立的这两派民众一起走上街头,声言反对暴力、支持民主。他们还共同驱逐了试图挑拨离间、在游行中进行挑衅的极端分子,并公开与属于本阵营的暴力分子“割席”。

在占人口大多数的温和左翼和温和右翼共同努力下,西班牙各地的暴力行为减少,安全形势好转。这为和平与稳定的实现民主转型,创造了重要的先决条件。

1977年举行了民主转型开启后的第一次大选。右翼的“中央民主联盟”以34.61%排名第一,工人社会党以29.27%排名第二,而已恢复合法身份的西班牙共产党得到近10%的选票。这意味着民主进程已进入正轨,不同意识形态的势力可以通过议会这样的平台和平的处理争议,而不在像内战和独裁时代那样,靠暴力压服对方、摧毁对方。

在民主转型中,已是国王的胡安·卡洛斯一世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以国王的身份和个人魅力,力主实行民主制度,说服了试图维护专制存续的许多保守派骨干分子,还促成了左右两翼中温和派的沟通对话。他倾心民主的态度,也让许多对政治冷淡的民众,变得积极欢迎民主的到来、捍卫民主的成果。

胡安·卡洛斯的贡献不止于此。1981年和1982年,西班牙发生了两次试图颠覆民主政权的军事政变。在一次政变中,军人已攻入议会,劫持了内阁成员。但两次政变均因支持者有限、被支持政府的军队镇压告终。而说服大多数军方要员支持民主政权的,正是胡安·卡洛斯。他利用国王这个国家元首、最高统帅的特殊身份,以及在前述民主转型中积累的巨大感召力,以及对和平与民主的真诚渴望,打动了各方人士,促使原本观望的军方高层采取行动平息政变。

1982年大选,工人社会党获得议会相对多数,取代右翼成为执政党,也实现了民主化开启后的第一次政党轮替。此后,再无军事政变发生,极左和极右势力也随之衰落,暴力事件仅有零星发生并趋近于无。至此,西班牙的民主转型不可逆的完成了。

回望那段历史,给中国、世界启发颇多,其中的各种经验和教训,都值得我们去了解、参考。

第一,大众参与革命的重要性。在西班牙走向民主化过程中,大批普通市民勇于走上街头,甚至更深层次参与革命运动(如创办地下刊物传播自由民主思想),对于民主的胜利起到了重要的、基础性的作用。正是在佛朗哥死后广大民众此起彼伏的抗争,尤其中产阶级普遍表露出的求变心态,让执政者看到民主化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让革命者得到支持和受到鼓舞,最终促成了民主革命的来临和胜利。民主,离不开广大人民自己的奋斗与创造。

第二,关键人物顺应了历史潮流,站在了正义的一边。如胡安·卡洛斯、阿里亚斯·纳瓦罗、阿道夫·苏亚雷斯等人,本属于旧政权的权贵,是佛朗哥一手扶植和提拔的,却没有遵从佛朗哥继续搞独裁的遗愿,而是选择顺应大势、尊重民意,推动国家走向民主化。这些身居高位者主动推动民主而非死命捍卫独裁,让国家快速而和平的实现了民主转型,可谓功德圆满。

第三,仁人志士勇于投身革命、身体力行、坚守理想。在推动民主化过程中,工人社会党和西班牙共产党的成员功劳甚大。在佛朗哥还活着的时候,他们虽遭残酷镇压,但仍然从事革命活动,在国内外深耕细织,致力于将西班牙带向民主。在独裁统治末期和民主转型初期,他们冒着被捕、被暗杀的危险,坚韧不拔,英勇的与保守顽固势力斗争,并可贵的采取了非暴力的抗争方式。而民主转型后,没有像某些国家名义上的左翼政党那样,变成新的、更可怖的独裁者,而是承认政治多元化与和平的议会斗争路线,保障了民主政治的长存。

第四,主流政治力量与极端分子和暴力行为“割席”,坚持和平与对话。在西班牙转型过渡期,政治暴力一度猖獗,极左和极右武装组织都在破坏着和平谈判与多方对话,分别试图将主流左翼和主流右翼“拉下水”,建立左翼或右翼的“专政”,并清洗政敌。而主流的左翼与右翼都不为他们所动,相反明确与极端分子“割席”并谴责各自阵营中的暴力行为,面对对方阵营极端分子的挑衅保持了克制。双方都坚持与对方主流力量对话与协商,没有让国家再次陷入内战的深渊,也避免了发生大规模和成功的军事政变,建立了多元化的文人政府,将西班牙拉回了和平转型的轨道。

第五,历史也需要一些偶然和血气。虽然针对平民和双方低级成员的暴力是不利于和平民主转型的,但对于卡雷罗·布兰科等独裁政权高层的刺杀,却清除了民主转型路上巨大的障碍、极大加速了民主转型的进程。有人认为,如果卡雷罗·布兰科这样既有威望和能力,又坚持专制体制的死硬分子成功接替佛朗哥,那么西班牙实现民主可能要推迟十年甚至更久。对阻碍革命的高层死硬分子,有时肉体消灭是最后的但也是最快的解决方式。如辛亥革命中彭家珍刺杀良弼,就加速了清廷的覆灭。此外,佛朗哥的逝世也成为民主转型的契机,这从他去世前后西班牙的政治形势演变就可以看出。他一日活着,西班牙就一日没有民主。

普雷斯顿教授这部《民主的胜利》,所述内容、所表达的思想当然不止于此。我在此只是摘取一些印象较深、最值得探究的内容,加以简略分析,供读者参考。其中关于西班牙民主转型过程的诸多背景和经验,都值得国人比照和效仿。历史的、他处的,值得我们学习的有很多很多。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