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11月3日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日子。这一天,美国举行大选,川普、拜登的角逐将分出胜负,谁是王者将水落石出。这一天,在中国同样不平静,上海证券交易所叫停、香港交易所暂缓了蚂蚁集团的上市计划,给中国金融市场投下一枚不详的震撼弹。

马云自2019年从阿里巴巴退休后,又把蚂蚁科技搞得风生水起。但是,就在蚂蚁科技即将在上海和香港同时上市前夕,11月2日马云以“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的身份,遭中国证监会等4机关同时约谈。知情人士透露,蚂蚁集团的领导团队被告知,蚂蚁集团将面临更严格的审视,需遵守与银行类似的资本和杠杆监管规定。蚂蚁科技集团回应,蚂蚁集团会深入落实约谈意见,遵循“稳妥创新、拥抱监管、服务实体、开放共赢”16字指导方针。

蚂蚁科技集团过去叫做“蚂蚁金服”,在马云等人被约谈后,中国网民以“马已今服”的谐音,调侃蚂蚁在官方强势出手之下也不得不服。

7月20日,蚂蚁集团雄心勃勃宣布,启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和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10月21日,证监会同意蚂蚁集团科创板IPO注册。蚂蚁集团于10月27日至30日招股,将在11月6日A股和H股同步挂牌。10月29日,蚂蚁集团启动申购。它将在IPO中至少募资345亿美元,筹资规模将跃居全球 IPO 第一名。目前蚂蚁集团在中国、香港等地已引爆散户疯抢,单单 A 股认购金额就已高达 19.1兆人民币,相当于全球第六大经济体,也就是 2019 年的英国 GDP 总值。

蚂蚁集团是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简称,起步于2004年成立的支付宝。2013年3月支付宝的母公司宣布将以其为主体筹建小微金融服务集团,小微金融成为蚂蚁金服的前身。2020年7月蚂蚁金服正式更名为蚂蚁集团。蚂蚁集团由阿里巴巴集团持有,它旗下拥有支付宝、余额宝、招财宝、蚂蚁聚宝、网商银行、蚂蚁花呗、芝麻信用等子业务板块。支付宝已拥有超过10亿年度活跃用户,中国内地总支付交易额已达118万亿人民币。

数据显示,蚂蚁集团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181.91亿元,同比增长42.56%,主要来自数字金融科技平台收入的增长;实现毛利润695.49亿元,同比增长74.28%;整体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48.13%增长至58.84%。报道称,两个承销商瑞信及摩根士丹利给予蚂蚁的估值分别为3800亿至4610亿美元(约2.96万亿人民币至3.6万亿港元),以及3330亿至4570亿美元(约2.6万亿人民币至3.56万亿港元)。下面,我就蚂蚁集团上市受阻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马云任性捅了马蜂窝

10月24日,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王岐山发表视频致词。他对中国金融业提出“三要”要求,也就是要坚持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要坚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要坚持金融创新与加强监管并重。王岐山表示,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方面,王岐山表示,金融业遵从的安全性、流动性、效益性三原则中,安全性永远排在第一位。在市场化、法治化的基础上,有序处置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王岐山发表致词后,马云上台发表演讲炮轰中国金融监管系统。他说,当前中国金融面临的“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而是仍缺乏健康金融系统的风险”。马云还说:我觉得有一个现象,全球很多监管部门监管到后来,变成了自己没有风险,自己部门没有风险,但是整个经济有风险,整个经济不发展的风险。未来的比赛是创新的比赛,不仅仅是监管技能的比赛。执政能力的提升,是指在监管有序下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而不是监管了没发展。马云这一席演说,事后舆论解读为怒怼王岐山。

马云发言立即掀起了舆论浪潮。但不到一周,中国人民银行旗下的官媒《金融时报》,从10月31日到11月2日连续3天刊文,驳斥马云的观点。文章直接点名阿里、腾讯、百度、京东等科技公司成长迅速,不断向金融领域渗透发展,已经造成垄断和不公平竞争,产生各项风险,包括市场垄断、监管套利、系统性风险等一系列问题。监管单位科技比不上这些科技公司,“难以识别高科技的‘黑箱’”、“大到不能倒”,所以要紧缩尺度、加强监理。文章还点名蚂蚁小贷“花呗”的用户量超过1亿,其中约50%分布在三线以下城市。

香港时事评论员桑普说:马云胆敢在王岐山面前说这样的话?虽然一年多以来外界说王岐山失势了,但这样喊话的方式,等于对着中共集团打了一巴掌,等于说我蚂蚁集团的科管能力,甚至比你中共的监管能力还要来的强,可想而知这个巴掌不是扇向任何一个特定的政治人物,而是对中国共产党的监管能力予以公开的谴责,甚至是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认同桑普的观点,马云可能是退休的缘故放松了“政治敏感性”,在如此重要场合发表与王岐山针锋相对的观点,有点误将中国当美国的感觉。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主要原因。

第二,中共高层对金融系统性风险的警惕

彭博新闻社形容蚂蚁上市叫停是中国政府“踩了刹车”。11月2日,中国银保监会、中国央行就《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提出对自然人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30万元,不得超过其最近三年年均收入的三分之一等规定。限制放贷公司必须持有最少50亿人民币(7.48亿美元)注册资本,才能在网上进行贷款业务。目前蚂蚁旗下开展“花呗”和“借呗”业务的两家子公司没有达到这一要求。办法施行后,蚂蚁集团在监管压力下要么补充资本,要么收缩信贷规模,以保证监管合规。

11月1日,由中国副总理刘鹤领导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提示金融科技业快速发展所带来的风险,被外界视为北京对蚂蚁集团等企业的警告。11月2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强调,要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前瞻性应对银行不良资产反弹以及有序推进高风险金融机构风险化解等。同日,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郭武平撰文指,蚂蚁集团旗下贷款公司如“花呗”和“借呗”需要受到最严格的监管。他认为,这些金融科技公司有着银行的功能,因此应该向其实施相类似的风险管理。

我认为,中国政府叫停蚂蚁集团上市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对金融业系统性风险的担忧。目前中国经济严重下行,通货膨胀,房地产金融风险和银行坏账率不断上升,金融的系统性风险正在积聚。特别是近年来,P2P网上金融不断暴雷,企业负责人跑路是社会稳定的重大隐患。叫停蚂蚁集团上市的目的之一是加强风险控制。马云的任性演讲对上市叫停起到了催化作用。

第三,对民营企业的政治控制

台湾智库咨询员张国城分析:中国经济政治朝向“国进民退”,马云的好日子到头了。马云个人集团的影响力太大了,引发中共的隐忧。习近平讲话很多人不想听,马云讲话到处流传,马云被认为经营之神,被很多人当偶像,反观把习近平当偶像的少,中共觉得尾大不掉,不要太嚣张,你的一切是党给你的,不要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9月16日,中国民营经济统战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政协主席汪洋在会上说,民营经济人士要认识到,个人的成功既源于自身努力,更得益于伟大的时代、伟大的事业、伟大的党,应增进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认同、思想认同、情感认同。民营经济人士“始终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其实就是在警告马云等民营企业家。

学者冯智说:中共利用统战这种形式将民营经济控制起来,完成他们的内循环经济,以避免民营经济人士成为游离分子,形成党派外的力量,习要想重新回到计划经济时代,就必须解决民营经济问题,现在已经开始解决了。

在民营企业家出现恐慌时,习近平会对民营企业家派发定心丸,但他从来不会停止壮大和优先发展国有企业的政策。习近平对待民营企业的心态与对待维吾尔人、蒙古人一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唯一的办法就是逐步同化、消灭。习近平的“国进民退”战略就是新公私合营。

有学者指出,新公私合营的动机,绝非官方宣布的“改善企业治理结构与管理水平”。而是希望通过民企入股国企,降低企业债务率,将国企做大做强。政府双管齐下地用政策逼迫使民企与国企混改。习近平除了经济考量外,更重要的是政治考量。他要通过混改牢牢控制民营企业,切断颜色革命的经济命脉。

中国政府叫停蚂蚁集团上市的一个最重要的目的在于政治控制,它需要从政权安全上衡量风险,以避免蚂蚁集团成为一个尾大不掉的对抗力量。所以,我认为马云的任性演讲、中国政府对金融风险的担忧,以及对政治安全的防范三种因素共同促成了对蚂蚁集团上市的叫停。

在中国,每一场盛宴的背后,都有着资本与权力格局的流变。从灯火初上到杯盘狼藉,从觥筹交错到茫然四顾,从繁华到离散,从飞扬到落幕,映射出一个时代的背影。在刚经历一场大疫,全球经济萎靡不振的时候,这个中国的狂欢派对,尤为扎眼。“蚂蚁”,是一个很特别的意象。一个分工明确、数量庞大的蚁群,可以短时间建构一个庞大精密的地下工程。或许正是这个卑微但却又庞大的群体使中共高层恐惧不安。马云作为一个商人是成功的,但他没有真正看懂中国,也没有看懂自己,其经济和政治智慧距离李嘉诚还很远。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