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到目前为止,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加拿大等国家都已经向拜登发电表示祝贺。四年前美国总统选举,川普取得胜利,习近平在选举日第二天,为川普送上祝贺。可这次大选,拜登在发表胜选演说后,习近平仍然保持沉默。比较习近平对待川普、拜登的态度可谓冰火两重天。

与习近平的沉默相反,中国官媒却很热闹,在大肆渲染美国“选举乱象”,例如:川普不服输,要向最高法院诉讼;检票机把川普的票变成了拜登的票;两万多死人选举人;检票时把共和党的监票人赶得远远的;邮局局长让手下篡改日期;几十万选票失踪;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宣布媒体、拜登公布胜选不合法,并且认为存在作弊行为等等。中共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污名化美国大选和民主制度,借机宣扬“中国开个会就能获得举国一致”的体制优越。

异议人士王爱忠指出:中国官方媒体对美国民主制度进行妖魔化处理,诋毁式的报道,认为美国民主制度是虚伪的,有钱人的游戏,尽管它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党派倾向。民主国家中的任何动荡都会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宣传素材,以凸显中国一党专制的优越性。为何习近平对拜登的胜选保持沉默?如何看待美国的“民主乱像”?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习近平沉默的原因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1月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我们注意到拜登先生已经宣布成功当选,我们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汪文斌还表示,“我们将按照国际惯例办理。”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传媒学院教授展江认为,中国的领导层是相当了解美国的政治运作的。目前川普尚未发表败选声明,并且明确表示要提起法律诉讼,大选结果尚不能说已经铁板钉钉,所以暂缓较为妥当。我的看法是,一是习近平没有对拜登胜选表示祝贺,他可能还在观察,避免过早表态,出现川普翻盘的难堪。二是目前中美关系剑拔弩张,习近平曾在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大会上怒怼美国,现在对拜登祝贺太积极,有损其强硬形象。三是拜登在第二次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会上骂习近平是“恶棍”伤害了习的自尊心,对拜登冷漠也是一种变相报复。

第二,中国一党专制优于美国民主吗?

“中国开个会就能获得举国一致”的体制优于美国民主体制吗?《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指出,“我认为人类文明的最大进步就是发明了或者说学会了用和平方式竞争最高权力。回顾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回顾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就是为了争夺最高权力。你杀我,我杀你,浮尸百万流血千里,骨肉相残,动不动灭门灭族。特别是毛时代、文革,仅仅是我们伟大领袖自己疑心生暗鬼,觉得别人要篡党夺权,就搞一个全国性的大折腾,造成十年浩劫。后来改革开放,虽然别的方面有很多进步,但是在镇压人民方面并无改变。这30年,看起来政治还比较稳定。但这种稳定毫无疑问是建立在持续的高压和不间断的政治迫害之上的。所以回过头来看,如果我们把能不能用和平的方式来竞争最高权力看成政治文明最基本的一个标准,看成人类进化的一个重要标准,那很可惜,现在的中国还在这个标准之下。因此在美国出现的种种问题和中国的问题,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不可同日而语。换句话说,民主之下,不管有多少缺点、多少缺陷、多少问题,但是就凭它用所谓 ‘数人头’代替了‘砍人头’这一点,它就胜过专制一百倍、一万倍。这一点我认为是毫无疑问的。”

第三,如何看待美国民主的“喧闹”?

美国大选,吸引了全球的眼光,不管是海内外,都有很多中国人关心这场选举。尤其是现在选情进入胶着状态,各种传言到处散播,大选结果迟迟得不到确定,相关的法律诉讼风起云涌。种种迹象,在一些中国的网友眼里看来,似乎觉得美国的民主制度出了问题,因此对美国的民主制度产生了怀疑。

民运人士王丹先生说,首先,我觉得必须承认,这次美国大选的确出了很多问题,包括不同阵营支持者相互之间的攻击等。这些问题有损民主制度的声誉。但是,我还是要搬出最传统的辩护理由来,那就是:尽管民主制度在实行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你还是无法找到更好的制度。选举在美国也许是是否完善的问题,在中国则是没有选举的问题。其次,这次美国大选,应当说是美国政治发展史上相当罕见的一次,这里有川普总统个人风格的因素,也有美国社会内部结构性问题,以及全球化和移民大量增加带来的族群认同等问题。我们如果做一个统计,美国大部分的选举是健康而顺利的。看一个制度实行的好坏,不应以个例来判断。第三,我们在评价美国的民主制度的时候,要对这个制度有一定了解,而不能仅仅看表象。举例而言,美国选举的一个特点,就是选举人团制度。哪怕候选人在全国总票数居多,如果在选举人团的票数上输掉,就失去了总统大位。有很多中国的朋友对这样的制度安排不理解,认为人民选举,不就是一人一票吗?这样看待美国民主制度就未免太肤浅了。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美国在全国普选的基础上,确定以州为单位的选举人团的制度,简单说,是为了保护小州的权益不被大州的利益所掩盖,要保证每个州都能得到联邦的重视。由于各州有相当的独立性,如果不在国会和总统的选择上让中小州有足够的发言权,就无法保证各州的平等。当初美国能够组成一个国家,就是保证不分大小,各州都能得到公平对待的。因此,这样的特殊安排,在美国的国情下,是有其合理性的。这是中央集权制度下的中国的民众,难以理解的。美国200多年宪政制度经历了无数风雨,但美国今天仍是全球的领头羊,这说明美国的民主制度是有相当的韧性和合理性的,我们没有理由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失去信心。 

第四,美国的“民主乱像”能够挽救中共的危局吗?

尽管中国当局企图利用渲染美国的民主乱像来洗脑中国人,但它能够化解目前中共面临的危局吗?有学者深刻指出:政治上,中共制造个人崇拜和任人唯亲的卑劣行径,引发朝野上下越来越大的反感和鄙视;以人划线、袒护红二代的选择性反腐,将法律当成政治工具和权斗工具的以黑治国,导致反腐运动的道德破产和寒门官员的离心离德;重用形形色色的权力狂和酷吏侫幸,重新激活文革式的权力斗争和假大空,使习近平及其跟班们日益孤立。在经济上,中共党国权贵资本主义已经到了天怒人怨、回天乏力的地步,疯狂的掠夺造成了两极分化、资源枯竭、环境破坏、国内外市场萎缩和无法扭转的经济下行;饮鸩止渴式的疯狂印钞输血,制造的是无法解套的房地产泡沫、债务危机和金融危机;依靠特权将国有企业做大做强,不惜代价助长国进民退,以及妄图利用私有企业给国有企业供血并提供活力,以致于民营企业惶惶不可终日,纷纷撤资逃离。外交上,习近平红二代狂妄地实施战狼外交,挑战基于自由民主价值的国际秩序,变本加厉地与国际流氓政权狼狈为奸,全面恶化中国与自由世界的关系,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反弹和反制;特别是习近平实行个人独裁、执行背离普世价值的政治路线,使国际社会期待中国从经济转型走向政治转型的愿望彻底落空;世界民主联盟开始重新集结起来,联手围堵中共,宪政民主与共产极权之间的对决已经展开。

可以说,毛泽东时代结束后,邓小平开启了改革开放新时代,用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和生产方式挽救了中共的覆灭。但邓小平的时代又是一个矛盾的时代,经济上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但政治上却仍然保持独裁专制。到习近平接班时,邓小平的道路已难以继续,中国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要么宪政改革,要么退回到极权主义。习近平显然选择了后一条道路。但这一条制度是违背中国人民意愿的。社会制度的变轨决定了中国的乱局。

今天(11月9日)是世界自由日,是美国纪念柏林墙倒塌的联邦纪念日。这一天纪念的是共产主义在东欧和中欧的终结,今年是柏林墙倒塌31周年。里根总统曾在柏林墙附近的勃兰登堡门对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这样说:“戈尔巴乔夫先生,打开这扇门。……戈尔巴乔夫先生,拆掉这堵墙!”今天我们也要对习近平说:中共执政的70年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国人苦难的血泪史,共产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当今世界宪政民主潮流无法阻挡,14亿中国人被排斥民主大门之外,是人类的耻辱。习近平先生,请你和你代表的共产党体面地退出历史舞台!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