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老百姓有老百姓的苦,也有老百姓的平安;习近平有大权在握的快乐,也有他寝食难安的忧虑。习近平依赖官员控制国家,但对他们最不放心。他有三个担心:一担心他们贪腐,富可敌国;二担心他们有异心,犯上作乱;三担心他们不干活,庸政怠政。习近平这些年一直感到家贼难防,成天琢磨如何将他们捆绑起来。

习近平治理官员的药方,就是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中西结合。习近平苦思冥想设计了五道绳索:一是党内申报财产及婚姻情况。要官员讲清楚个人拥有的房产、债券、现金等,包括配偶有没有股票、有多少都要摊在桌面上。有几段婚姻都要说明原因。这样一旦发现不实就抓住了官员的小辫子。二是副部级三人以上聚会就要报告,否则就是搞团团伙伙。目前,这个规定的范围正在扩大,不仅是副部级,有的地方已经蔓延到科级干部。三是中组部选任干部采用毛泽东的黑厚兵法,将有矛盾的干部放在一起,相互防范、争斗和告发,从而都不敢谋反。四是,修订《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制定详细的违纪规定,仅开除党籍就列有45项,如重大原则问题不同中央保持一致;公开发表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做两面人;制造传播政治谣言;信仰宗教等,条例可谓上管灵魂,下管肉体。五是严刑峻法,官员一旦被拿下就绝不宽恕,刑讯逼供和加重处罚,杀鸡儆猴。

习近平在整治官员上深得二位老师真传,一个是朱老师,朱元璋。明太祖朱元璋惩治贪官的手腕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宣布凡贪污60两以上银子的官员将被剥皮揎草,最后连官员“收贿袜子一双、鞋两双”、“书籍四本、衣服一件”、“围脖一个、网巾一个、圆口衣服一件”也都杀掉了。只杀得官员不够用,只好留用一些犯了事的官吏戴枷办公。京城官员们每天上朝前要与妻儿哭别,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一去还能不能再回来。后来,朱元璋决定走群众路线治贪,规定:任何一个百姓可以直接冲进官府,捉拿不满意的官员,当官的若敢阻拦,则“夷诛全族”。于是常见一群群老百姓押解官员前往南京的盛况,浩浩荡荡的人流活像春运。第二个老师是斯老师,斯大林。大清洗时期是苏联历史上最恐怖的一个时代。在那个时代风声鹤唳,官员人人自危,对汽车声、门铃声、电梯声和楼梯声充满了近乎病态的恐惧。许多住在高楼上的官员为免遭被捕后的严刑拷打和侮辱,在秘密警察敲门时,便纵身跳下。在二战时曾任驻美大使、后任外交部副部长的苏联外交家季维诺夫,从1937年起直到1952年病故前,他“经常把左轮手枪放在床边的小桌上,如果深夜听到铃响,他就不再等待以后的事了……” 肖斯塔科维奇是苏联最负盛名的音乐家,晚年他曾对友人伏尔科夫说:“等待枪决是一个折磨了我一辈子的主题。”

习近平收拾官员的五条绳索的确起到了效果。官员们不敢聚会了,不敢发牢骚了,精神高度紧张,天天有官员被抓,天天有官员跳楼自杀。可惜的是一些官员被中组部看中准备提拔,进行任前谈话,谁知这些官员以为要抓他们,心一横死了。现在,老百姓一般都不敢在政府大院附近行走,因为说不定市长、书记大人就会从天而降。目前,中共官员的情绪就像一个巨大的堰塞湖,堵在那里,水越积越多,说不定哪天就会呼啸而下,掀起惊涛骇浪。为什么这么说?理由有这几条:

一是,没有安全感

中纪委对官员的抓捕没有理由,说失踪就失踪了,几乎与苏联斯大林时期的大清洗并无二样。纪委官员被赋予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官员进行监听、监视、恐吓、逮捕、暗杀。官员们会因为种种意想不到的原因,被列入黑名单,灾难随时都有可能降临。每个官员都无法肯定早上走出家门,晚上是否还能平安回来,所有人都活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据中共官媒报道,近年来,主动投案的官员人数呈现大幅增加态势。今年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2019年全国共有10357人主动投案。

部分官员主动投案是因为恐惧,以至于出现心理障碍,往往做出过度反应。中共的潜规则是,官员在位时纵容其腐败,一旦查处就下死手,置于死地而后快。落马官员的命运比普通民众悲惨得多。在习近平以反腐败的高压下,没有一个官员是安全的,他们长期处于恐惧之中。官员有“五怕”:“一怕上班,怕路上被带走;二怕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三怕办公室敲门,怕进来的是纪检监察干部;四怕电话铃响,怕通知‘到纪委来一趟’;五怕回家,怕进小区门迎到纪检监察干部。”

二是,离心离德

习近平一直希望官员忠诚,但他没想过,成天拿枪对着官员的脑袋,官员如何对你忠诚。集体懒政怠政不作为已经成为官场的“新常态”。习近平对待官员冷酷无情、你死我活,一人落马,全家遭殃,让官员感到心寒,离心离德。中国纪监委日前发布通告,前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厅长林东涉嫌违纪违法,正接受审查和监察调查。环球时报报道,林东是清朝时期禁烟功臣林则徐的后裔,他的父亲更是中共建政初期的海军少将林尊。林东现年60岁,曾任海南省三亚市委常委、副市长,2017年起担任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兼党组书记,今年3月办理退休。与林东同时被查的还有海南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刘保峰。各位请想,林则徐的后人都贪腐了,中国官员还如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三是,大案频发

由于当官成本和风险太高,所以,官员一旦坐上高位就要大贪。在恶劣的政治生态下,官员们为生存就会订生死同盟,官官相护、官官相保。一旦东窗事发就会集体鱼死网破。历史经验说明严刑峻法不可能消除腐败,相反会制造更多腐败。今年8月11日,赖小民贪腐案件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赖小民被控索取、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17.88亿元。中国官媒体称他的腐败有“3个100”的特点,那就是100多套房、100多个关系人和100多个情妇。办案人员在赖小民的几处房产里,搜出共计2.7亿元人民币的现金,总重超过3公吨,打破了中国官员被搜出现金最多的纪录。

在赖小民之前,中国官员受贿“吉尼斯”纪录由前山西省吕梁市副市长张中生保持,他受贿折合人民币10.4亿元。

四是,官场内斗

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自杀前在他的绝笔文字中,痛陈校长王清远六宗罪:1、不讲政治、破坏规矩。2、拉帮结派,排除异己。3、管理混乱,隐患丛生。4、营私舞弊,独断专行。5、中饱私囊,无视群众利益。6、短期行为,贻误事业发展。毛洪涛在朋友圈写道:过去八个月乃至一年多,确实是人生最艰难的时段,精神上崩溃、身体已失调,每天面对越来越理不清楚的乱麻。虽然独善其身,两袖清风,但身陷污泥浊水,拼尽力气难以改造环境,日渐一日觉得无力无助。还是缺乏艰苦复杂环境的历练,一身书生气,满腔正义情,到了这样的年龄和级别,还天真地简单相信人性的真善美,一年多的成都大学工作,已是头破血流。我最终给大家留下的是遗憾和坏榜样……确实不得已,真正没有路,人生,我来过了,有悔与恨,今天,做个了断,不再牵挂。因工作失败而结束自己,都觉得可笑,但生活、职场,就是如此残酷,接受了、放下了。看完毛书记的留言,我不禁感慨中国官场的权斗已经残酷到了什么地步。在中国,大学早已不是净土,也是官场江湖。有官场的地方就必有权斗。

11月27日,成都市联合调查组公布了毛洪涛事件的调查结论,认定毛书记对王校长的指控不实。毛之所以走上自绝于人民的道路,是因为他身心疲惫状态,其社会角色、自我预期与心理感受落差较大,缺乏专业医疗帮助和有效疏解,在较长时间内其焦虑情绪日益加重,在认知上逐渐形成一种思维定势,并采取极端行为。简单说,就是毛书记存在严重精神障碍。古代社会有以死相谏,常常会发现重大的冤屈,但今天毛书记这河算是白跳了。

四是,破釜沉舟

官员表面的唯唯诺诺,不代表潜在反抗不存在,这是习近平无法消除的隐忧。对官员的非法虐待,对其亲属的大量株连,也为习近平制造了一个如影随形永远的潜在反对群体,其能量之大,其对习近平的痛恨程度之深,将会是习近平越来越难以回避的梦魇。环顾天下,已无一人可以挑战习近平的最高权力,但却也没有一个阶层具有支持习近平的动力。保留证据和机密文件为自己留条生路已成为中共官场的潜规则,这样人人都成了潜伏在中共的卧底。

我认为,无论习近平的权力表面上看去如何稳固,都无法克服其本质上的脆弱性。溃败和自救中的社会难以掌控、官场廉价吹捧背后是强烈的不满、二者的结合,将使习近平的处境变得更为艰险。习近平生逢红朝末世,虽想力挽狂澜,但志大才疏,囿守一党之私,没有勇气开创新局。他对官员残酷打击,四面出击,八面树敌,几乎得罪了所有的官员,官员人心思变。习近平不想做亡党之君,但他的折腾,明显逆历史潮流而动,把上台时的一盘好棋下成了死局。

而中共的官员不会忠诚于习近平,他们只会让习近平的错误越来越多,造成的国家灾难越来越大,直至习近平积劳成疾和共产党分崩离析。习近平身边的堰塞湖何时崩溃?前不久,我的一个朋友就这个问题问一位中共高级官员。他沉默不语,朋友再问:五年?他仍然不语。朋友再问:是否我太乐观了?高级官员肯定地说:应该不会这么久。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