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黑狱,追求新生

— 从复兴中华文化开始

作者:余东海

这个社会和国家都坏透了烂透了,越来越不适合正人正常人生活、居住和工作了,到了必须重建的时候了。

在这个国家,无论有产无产有权无权,都无人权无尊严,亦无安全可言。无人权则奴隶化,无尊严则奴才化,无安全,基本生活和生命财产都没有保障。这样的国家就是一座大监狱,其透明不如监狱;这样的社会就是一片大丛林,其黑暗甚于丛林!中国人再也不能这样活,再也不要这样活。

有人认为这个社会还不坏,那是精神麻木、奴性已深的表现;如果认为这个国家蛮好,如鱼得水,乐在其中,更是良知泯灭、善根断绝的征象。那说明眼已全盲,心已全瞎,对政治腐恶之严重、社会罪恶之深重、民众苦难之沉重已经漠然无感,行尸走肉、两脚动物而已。

至于赞美这个国家者,那不是人,更不是什么爱国者。赞美这样的国家,就是赞美极权主义和特权阶级,无异于赞美丛林、监狱和地狱。孔子说;“诬文武者,罪及四世。”东海曰,赞马邦者,当下地狱!孟子说,逢君之恶其罪大;东海曰,逢党之恶其罪更大!

重建社会重建国家需要先重建道德,重建道德需要从复兴文化开始。复兴中华文化又离不开批判蚂主义,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兴不起孔孟就批不倒蚂,批不倒蚂就兴不起孔孟,兴不起孔孟就建不成中华。

陈志武《金融的逻辑》有这样一句话:“文化价值的目的第一是最大化人活下去的概率,第二是最大化个人的自由。”没错,让生存权和自由权的最大化,是文化价值的政治目的,但文化价值还有更高的目的,那就是道德目的,让个人道德和政治道德最大化。

五中全会公报表示:“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建成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这恰恰承认了以下两点:其一、2015年12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公布的《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中“2020年基本建成法治政府”的承诺落空了;其二、从现在起到2035年,“基本上”无法治。

马帮近年不断强调意识形态安全与政治安全。其实当前中国缺乏的,不是意识形态安全与政治安全,而是正确、正义的意识形态与政治。现存意识形态与政治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安定、不安全因素,就是人民和国家最根本的风险。

马家意识形态不改,即使过了2035年,到了3035年,也不可能实现法治。马学马制之下,有宪法无宪政、有法律无法治是无可奈何的事实和无可救药的必然。

马学毁人不倦毁害了几代中国人、尤其是精英群体的道德良知。郑也夫教授有句名言:“拉磨一年,终生无缘千里马。凡是在中国接受过初等教育和大学教育的学生,将来都不可能成为原创性的科学家。”比这更严重的是,被马学洗过脑的学生,都难以再树立正确的五观,建立健美的人格,都很容易物化异化邪恶化,

大多数人只有洗心换骨,才能重新做人。

有一句名言常被用于贪官:嘴上全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使用者大多把“主义”视为正面的东西,与“生意”对立的东西。殊不知,“嘴上全是主义”与“心里全是生意”是因果关系,马言马语是典型的邪言恶语盗言娼语,唯权唯利是马家唯物哲学的逻辑必然。“嘴上全是主义”者必非善类,必然贪权无厌贪利无度。

马邦知识界有一个颇为普遍而比较可笑的现象,生活在敏感瓷、防火墙、言论罪组成的环境中,骂起美西来却大无畏,斥自由人为夷狄,斥自由人权宪政法治为夷狄之道。真不知道它们哪里来的胆量、勇气和自信。这些知识分子就是被马学马制异化邪恶化的典型。

宣传马学马制,纯属垃圾包装,而且是毒垃圾包装,不仅是对财产和资源的巨大浪费,而且对人类生命造成巨大危害,害国害民,害人害己,莫此为甚。古今中西所有知识群体中遭遇最惨、劫难最深者,非马家知识分子莫属,前三十年几乎被群体灭绝的毛鉴,近在眼前也。不仅吾国,包括老大哥在内所有马邦的知识群体,命运普遍悲惨。这是知识群体信邪助恶的报应。

当务之急是兴儒辟马。辟马,包括文化批判和政治驱除。不仅儒家反马,自由主义、佛道两家和所有宗教本质上都与马家格格不入,都可能反马。但反马反得最到位中肯者,非儒家莫属,其次才是自由主义。

在思想政治上,儒家和自由派本来应该互为同盟。自由派反孔反儒,堪称百年来最大的文化悲剧,无异于正义力量的自我戕害,并无意中充当了马家的文化帮凶。儒家反对自由,同样亲痛仇快。

西方人本主义五常道固然远逊于中道文化和王道政治,但不失为人间正道。民主制与宪政法治之设置和自由人权平等之价值相互配套,保民的功能颇为强大,可以为国民的人权和人格尊严提供相当有效的保障,同时,也有相当的制恶罚罪和自我修复能力。民主制与党主制是正邪之别。后者不如夷狄,纯属邪道魔道!

马家政权可分为三期。毛时期马学加法家,即马克思加秦始皇,是大恶加大恶;邓时代马学加西学,即马克思加华盛顿,是大恶加小善;習时期马学加儒学,即马克思加孔夫子,是大恶加大善。但是,只要马克思在上,华盛顿和孔夫子都只能是摆设,都不可能真的加上去。

好在马学根基已绝,虽然依然在宪,苟延残喘而已。唯有儒家才能代表中国的希望和人类的未来。虽然还很微弱,曙光已经初现。

今年东海曾多次断言,最近几年乃至一二年内,当有大变。大变的方式有二,一是马帮自变,变脑变体,纵然不能彻底去马,也将一定程度地去极权化,儒家文化地位有所提升,言论自由度大幅度提高,官德和民生大幅度改良。如若不然,那就是第二种方式的大变,马帮被变,被巨变时代彻底抛入历史的垃圾堆!

没有马帮,中国才能成为真正的中国,中国人民才能真正的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在享有四大自由的同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堂堂正正地发财致富、成名成家和为官为政,堂堂正正地做人做事建功立业。

马帮三界精英中,很多人原是人才,若非被马制所误,本来也可以光明正大快快乐乐地成功的。成功本来是美好的事,不需要造孽,不需要造假造谣、撒谎撒奸、捣乱捣鬼,不需要把自己变成鬼。

论种类,中华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论文化,儒家文化是最优秀的文化。只要没有马帮这个特权阶级,没有唯物论、党主制、公有制、超高税负四座大山空前沉重的压迫,中国人民完全可以在真诚学习、友爱美国和西方文明的同时,创造出新一轮中华文明空前的辉煌。

追求新生,就要打破马式的国家黑狱,更要打破自铸的内在黑狱。在极权社会生活久了,很容易导致思想迟钝、心灵麻木,对自由和责任产生恐惧,对极权主义产生奴性。这些就是内在的黑狱。只有焕发打破它们,才能产生推翻四座大山、打破国家黑狱的大无畏精神,追求国家的新生和自己的新生!

2020年11月

余东海 于南宁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