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12月8日,德州以选举过程违宪为由,要求联邦最高法院裁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乔治亚、密西根、宾夕法尼亚与威斯康辛4大摇摆州胜选无效。川普和22州群起相挺,有126名共和党国会议员连署响应。但该案件法理依据明显不足,共和党田纳西州联邦参议员亚历山大说:“德州是个大州,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它有权可以诉讼其他四州应该怎么举办他们州里的选举。因此我无法理解这起诉讼的基础到底在哪里。”我个人判断最高法院支持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12月11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驳回了德克萨斯州针对四个关键州2020年大选结果的诉讼,认为德克萨斯州缺乏能够起诉的宪法地位。“在其它州进行选举的问题上,德克萨斯州没有证明其司法上认可的利益。所有其他未决动议均视为没有意义而不予考虑。”

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对此持不同意见,他说:“在我看来,我们无权否决其提交诉状,因为该案属于我们管辖范围内。……因此,我会批准提交该诉状的动议,但不批准其它救济,而且我对任何其他问题均不发表意见。”克拉伦斯·托马斯法官与阿利托一起提出了异议。

也就是阿利托和托马斯法官认为最高法院应该受理该案件,但反对该案件的诉讼主张,可以说九位大法官一致性反对得克萨斯州的诉讼主张。

至此,我们可以说今年的美国大选几乎尘埃落定了。

12月14日,选举人团的成员投票选出总统。2021年1月6日,国会在华盛顿时间下午1点开会,统计选举人票并宣布获胜者。2021年1月20日,获胜者和他的竞选搭档在美国国会大厦宣誓就任总统和副总统。

美国总统大选不仅撕裂了美国,也撕裂了海内外中国人。一些中国人支持川普是因为他对中共的强硬态度,认为只有川普才能结束中共暴政。另一些人则支持拜登,他们认为川普严重破坏了美国民主,使美国作为世界民主灯塔蒙尘。

第一,美国民主是衰败还是强大?

有意思的是,挺川派和反川派都对美国民主制度进行了批判和赞扬。挺川派认为,川普当局深刻改变了美国和世界,它是世界新秩序的创建者。特别是川普政府认清了中共本质,遏制中国的强势崛起,使中国民主化希望再现。川普不仅没有破坏美国民主制度,相反坚固了它。当拜登的选举人票超过270张时,他们认为民主党大量舞弊,是美国民主的悲哀。反川派认为,川普执政的四年严重破坏了美国民主制度,如言论自由、种族歧视、行政权恣意妄为等。但当川普大选落败时,他们又称赞美国民主的强大。

需要指出的是,法轮功媒体和部分自媒体出人意料地坚定认为美国大选存在严重舞弊现象,并发布了大量未经核实的所谓证据。我多年来,一直批判中共对法轮功的政治迫害,并多年无偿接受法轮功媒体的采访。但我对法轮功媒体在今天美国大选中的所作所为感到震惊和遗憾。污名美国民主岂不是正中中共下怀,亲者痛仇者快吗?失去美国政府和人民支持,法轮功岂不是自毁前程吗?

美国民主衰败了吗?叶胜舟先生的文章《美国大选“最大的输家是美国”吗?》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认为,美国民主制度经历两百年风雨,根基牢固。何以见得,各位请听我道来。

一是军人中立。美国军人效忠宪法,但不干预政治,不效忠任何个人和政党。尽管国防部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以及军方高级将领,是川普总统提名、晋升,但此次军方高层早就表态,不会干预大选,如有纠纷依法由国会和法院解决。这个表态尽显法治、文明和进步。

5月25日,弗洛伊德遇难事件点燃全美反对种族歧视、反对警察暴力的抗议活动,川普6月1日威胁,必要时启用1807年通过的《叛乱法》,不经国会批准调动联邦现役军队镇压。国防部长埃斯珀6月3日竟然公开表态,反对总统动用此法,反对动用现役军队平息国内抗议,“国民警卫队最适合为民事部门提供国内支持”。

8月13日,五角大楼发言人霍夫曼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大选结束后如果境内发生大规模的骚乱,美军将不会干预,“我们有宪法,这部所有军人都宣誓要遵守的宪法并没有要求美国军方在政治争端中扮演仲裁的角色。”

8月29日,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莱在书面证词中答复国会,实质也是承诺:“如果在选举的某些方面发生争议,根据法律,美国法院和美国国会应该解决任何争议,而不是美国军方”;“美国军队在这个过程中不会扮演任何角色,……我们不会背弃美国宪法”。

二是言论自由。11月6日,川普在白宫发表谈话,指控选举舞弊。ABC、CBS、NBC等三大电视网以非事实、须查证等原因,中断直播;CNN、FOX虽未中断直播,但事后都严正声明,强调舞弊指控需要提供证据。这彰显了媒体专业、独立的操守,较好地发挥“第四权”的监督和制衡。

美国法院捍卫言论和新闻自由也毫不含糊,不看总统脸色。2018年11月7日,CNN驻白宫首席记者阿科斯塔在新闻发布会上惹怒川普,当天被吊销白宫通行证,变相驱逐出白宫,所有驻白宫记者、媒体包括FOX都支持阿科斯塔。11月13日,CNN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11月16日,凯利法官在听取双方律师意见后裁定,白宫违反宪法程序正义原则。白宫败诉后被迫向阿科斯塔发还通行证。

三是司法独立。最高法院著名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后,川普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默契联手,强势迅速提名、任命新的保守派大法官巴雷特,导致最高法院大法官里保守派与自由派6:3,占据绝对优势。

美国大选的形势清晰表明,最高法院及其所有大法官至今谨守宪法,遵循三权分立原则,对总统大选并未主动干预。

川普竞选团队上诉最高法院,要求下令宾州停止计票,并宣布3日晚5时后收到的选票无效。11月6日,最高法院保守派阿利托大法官驳回停止计票的请求,只是要求各县将晚到的选票单独存放并单独统计。

川普及其竞选团队自11月7日起,又在多个摇摆州提出系列诉讼,但被佐治亚、密歇根、内华达等州法院驳回。

昨天,最高法院拒绝受理得克萨斯州要求裁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乔治亚、密西根、宾夕法尼亚与威斯康辛4大摇摆州胜选无效的诉讼。

此次大选美国司法部和FBI也低调。11月9日,在会晤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协调立场之后数小时,司法部长巴尔发出备忘录,授权联邦检察官调查“大量涉及投票和投票制表的违规现象”;同时敦促检察官,“不要为一些荒谬、牵强的索求浪费时间”。巴尔12月1日表示,司法部与国土安全局调查了这一指称,“截至目前,我们没有找到任何支撑的证据。”

美国“民主灯塔”并未熄灭,制度优势依然牢固,军人中立、言论自由、司法独立依然是立国的三大中流砥柱。

如何看待美国大选的是与非呢?宪政学者张雪忠认为,有些朋友认为,如果川普连任,美国的宪政民主政体就会被毁掉。但既然川普当了四年总统,美国的宪制还没有被毁掉,让他再做四年,应该也不大可能被毁掉。有些朋友认为,如果这次民主党选赢,美国的精神就会被毁掉。但既然以前民主党选赢了那么多次,美国精神仍没有被毁掉,这一次应该也不会被毁掉。更重要的是,两党候选人一直都各有近半数的选民支持,假如近半数的美国人铁心要毁掉美国,那又有谁能拦得住呢?虽然在此次大选中,两党的对抗较为激烈,但这仍只是美国四年一次的选举而已。选举结果再不如意,美国人四年后就有纠错的机会,不同党派及背后的支持者,将彼此当作敌人,而不只是竞争对手看待,或认为对方一定是要毁掉国家的人,这种政治心态,对原本就应该有竞争的民主体制来说,才是重大可怕的威胁,因为这意味着要否定对方参与政治竞争的资格。

在现代宪法框架下,任何执政者都只是受选民委托进行公共治理,没有人可以说自己是国家的救星,或是人民意志的体现者。除了人民直接出场的变革和制宪时刻,只有人民已制定的宪法,才是人民意志的体现者。政党和政客都是宪法规范(和保护)的对象。声称只有自己才能代表人民的意志,才能挽救国家,别人都是别有用心,都意图葬送国家,这种说法其实是对民主原则的否定。

独立学者扬子立在文章《美利坚不相信阴谋论》中指出:对于中国民主事业来说,川普既不是救世主,也不是勾结独裁者的帮凶。美国的民意和价值观决定了无论哪个党派的总统都不可能对中共践踏本国公民的人权坐视不管,但是也都不会以损害美国利益为代价追求中国民主。在不同历史阶段,也许两党的对华政策有好坏之分,比如在国共内战中美国的民主党政府抛弃民国政府导致共产党专制政权坐大,事后看显然是错误的。但是总体上,美国从没有放弃支持中国的民主化。

美国作为世界民主的灯塔,是个成熟的民主宪政国家,无论大选时选民如何撕裂对立,但大选过后,失败的一方也会向当选总统表示祝贺。竞争激烈时看似阴云密布,但不久就会雨过天晴。

作为追求中国的民主人权的华人,大家对川普寄予厚望可以理解。确实,民主党不如共和党注重意识形态的较量,但是在目前的国际形势下,无论谁当总统都不可能再支持中共的这种对内践踏人权对外战狼外交的路线。

从对川普满怀希望,到眼睁睁看着川普落败,很多华人心里产生巨大的失落感,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那些赞扬川普伟大的华人应该懂得,是伟大的美国成就了川普,而不是川普塑造了美国的伟大。美国的伟大是那些深谋远虑的建国者们奠定的,而后来的总统们如果出色就可以使美国的光环更加耀眼,即便平庸也无损美国的民主灯塔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