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胥志义专栏

胥志义:“中国奇迹”是不是由中国模范式带来的?

看过何新先生的一本书,书的题目和内容都忘了,其中有一个观点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那就是生产关系会妨碍生产力发展却不会促进生产力发展。这个观点的新颖独特之处在于,与传统的生产关系会反作用于生产力的观点不符。生产关系者,模式也。按照何新先生的观点,坏的模式会妨碍生产力的发展,好的模式最好也就是不会妨碍生产力发展,却不会促进生产力发展。这个观点与当下的主流观点不符。主流观点认为,“中国奇迹”是由中国模式带来的,姑不论中国目前取得的发展是不是“奇迹”,即便中国经济在...

阅读更多

胥志义:解析“陈伯达现象”

叶永烈先生介绍陈伯达,说他前半生理论上有所建树,也有某些独立的观点和思想,而后半生则和权力缠夹不清。他后半生的工作,用陈伯达自已的话,就是把主席的一句话变成一篇社论,独立的思想荡然无存。更有甚者,为了...

阅读更多

胥志义:重新认识“爱国”与“卖国”

爱国不是爱朝廷,爱政府,这个已有很多人写文章,说的道理也很深刻。但仍未摆脱“国”的束缚。因为国本身无所谓爱与不爱,国所包含的实质内容,比如利益、文化、制度等等,才是我们爱的本质内容。但利益、文化、制度与国是不同的概念。

阅读更多

胥志义:如何反思文革?

人是最高正义。世上所有理想,所有目标的价值,都比不上人的价值。大凡需通过毁灭人性来达到的目标,不管说得多么漂亮,都违背了人的发展,即人的权利和自由的发展,才是最高发展这一终极目标。怎么样对文革进行反思?恐怕这才是对文革最深刻的反思。

阅读更多

胥志义:中国的“强拆”将载入世界史册

强拆是中国的一大奇观,也是正在进行的罪恶。上街买个菜,回来房子就没了,这是什么世道?晚上睡觉,被暴徒绑架出屋外,房子则被推土机推了,多少人呼天喊地,血泪涟涟?在和平年代,最残暴的统治者也不会这么疯狂。

阅读更多

胥志义:两岸统一的前提是台湾人的认可

通过社会体内民众的决定,来确立一个社会体归这个国家还是那个国家,或为独立国家,它彻底颠覆了把土地当作是那个国家的领土,进而当作是那个国家的利益的陈陋观念。只有台湾人认可中国,台湾才是中国的。

阅读更多

胥志义:创新与“官本位”

为什么在发达国家,创新已成为正常的社会生态,而我们却需要来大力提倡?正如那个著名的李约瑟问题一样,为什么现代科学在西方诞生,而没有在中国出现?两个问题有相通之处,但创新更带有根本性。

阅读更多

胥志义:如何避免“核按纽”的危险?

纵观近几十年来美国参与的战争,军事技术突飞猛进,杀人反而更少,因为他们重视生命。然而,如果发射原子弹的“核按钮”掌握在一个权力不受监督约束,而又无人性的人手中,他的一念之间、一怒之下,按下这个按钮时,带来的便是万劫不复的人类灾难。

阅读更多

胥志义:生存权的第一要义是自由

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经济获得快速发展,约有几亿人口脱离贫困。脱贫如何发生的?主要是政府放松了对自由择业自由迁徙的管制。北京上海等大中城市和经济发达地区的流动人口约有2.4亿多,加上他们的家属,是中国贫困人口脱贫的主体。

阅读更多

胥志义:人权进步才是社会进步的根本体现

二战后,日、台、南韩都是由低经济发展水平起步,并取得高速发展,被称为“东亚模式”。由于重视人权他们只用二三十年时间便达到或接近发达国家人文水平。中国同样是“东亚模式”,但由于低人权,三四十年后并没有进入先进发达国家行列。

阅读更多

胥志义:中国的改革怎么改,已不是中国的内政

经济全球化包含两个阶段,即商品流动与生产要素流动阶段。一旦国家之间放弃对生产要素跨国界流动的管制,以顺应这种冲动,生产要素在国家之间自由流动便由可能变成现实。作者将其称作以生产要素自由流动为特征的全球化高级阶段。

阅读更多
载入中

最新视频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