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鸿路专栏

鸿路:腿断之谜——文革记忆

(一) 文革期间,《新丹东日报》(丹东红色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即八三一派)是本地比较出名的小报,主编张忠敏,是一所技校铸工班的学生,一个文质彬彬,笑容可掬的青年。 张忠敏先生在查阅当年主编的小报《新丹东日报》, 2020年12月访谈所摄。...

阅读更多

鸿路:笔杆子的反思——文革记忆

当年的红卫兵小将,如今已经垂垂老矣。这些“文革老人”晚年的思想和精神是何等状态,我没有本事研究这个沉重而复杂的课题。但是,我可以将采访文革亲历者的故事分享与读者。 (一)...

阅读更多

鸿路:大宋小宋和老宋——文革记忆

1966年,中共东北局第一书记,沈阳军区第一政委宋任穷在挨斗(网络)。 (一) 1966年9月9日,中共丹东市委“文化革命领导小组”在青年广场召开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大会,即“炮轰市委...

阅读更多

鸿路:“五湖四海”广播站——文革记忆

通过采访文革红卫兵,作者给出了文革时代的青年学生的真实风貌,以及他们上当受骗的红色革命热情。伴随着革命热情的是无情的派系斗争。这些文革时期发生的真实情况有助于后人了解文革的疯狂和文革的罪孽对普通人的影响。

阅读更多

鸿路:“军管会”之殇

文革时期,辽宁丹东的造反派接管了丹东市公安局。但是由于没有得到当地驻军的支持,造反派的夺权只存在了7天。作者对当时造反派头头的采访给读者提供了文革造反派夺权的观察样本。

阅读更多

鸿路:文革中的李善荣事件

文革初期,工作组取代了中共的党委管理学校,这是用更严酷的阶级斗争代替中共日常的官僚政治的闹剧。李善荣因为阶级出身不好,从用户文化大革命的积极分子对象,因此其个人生活遭遇了人生灾难。

阅读更多

鸿路:育婴堂末日

1906年,丹麦女基督徒郭慕深女士来到了中国小城安东,投身于丹国医院,成立了女子产院,引入了新法接生,收养了很多弃婴。1916年,在民国政府支持下建起了安东基督教育婴堂,至中共接管,抚育了300余名孤儿。

阅读更多

鸿路:从前我不是瘸子

六年前的冬季,我采访了辽东山区的一位老农,他叫沈秀章,年轻时曾以“破坏统购统销”的罪名而身陷囹圄。他是那个“充满了血腥味”年代的幸存者。

阅读更多

鸿路:挂钩台湾梦

李英华,原名李春仕,当过伪满洲国的兵,后来投靠共军,并且利用其家族乡亲关系,捕杀了不少抗共游击队(共产党称为政治土匪),并卧底国军起义。其卧底卖命行为后来反而被共产党被看作历史反革命。

阅读更多

鸿路:凯撒的归凯撒 上帝的也归凯撒

在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家里,对于基督徒而言:到底是跟政府走,还是跟基督走,这是一个荒诞的命题。因为,“他们只要求自由地按照自己内心的信仰生活”。但是,在一个极权国家里,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也要归凯撒。

阅读更多

鸿路:冤案是如此铸成的

一个根本没有作案时间的农民,竟然被警方故意冤枉成杀人犯。酷刑之下,嫌疑人不得不认罪受死。即便真相大白,受害人只是象征性赔偿,而与故意杀人无异的刑讯逼供者却没有追究。这样野蛮的酷刑”破案”机制对法治、人权和公平的侵害跟维护正义的目标背道而驰。

阅读更多

鸿路:最后的双十节

从1932年开始,安东沦为了日本的殖民地——伪满洲国。安东人当了十四年的亡国奴,终于可以挺直了腰杆,扬眉吐气了。这是抗战胜利后杜韶宣经历的双十节,也是他一生的最后一个双十节。不久,杜韶宣便被打成反革命入狱了,当年的升旗、教歌都成了“从事反动宣传”。

阅读更多
载入中

最新视频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