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为我在国内《网易》网站开了个“博客”,想在上边随便写点东西。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写的,该说的话都说了,面对着这么一个高度丧失文明、人性匮乏和法治观念淡薄的官僚主义们统治的政权,面对这么一个无能为力而整体麻木不仁的社会群体,我感觉所有的话都是多余的。但是,为了证实生命的存在并打发时间,还是要说点什么。

没想到的是我在发表日记时,竟然有几篇不成功。从表面上看是发表出去了,但打开日记却看不到。我想,这里面肯定是有敏感字样触犯网络管制的神经了。后来,为了使日记成功发表,我不得不修改里面的字,结果,发表果然成功。

其中二篇日记是经过修改得以发表的。

第一篇的日记如下:

“刚才在<雅虎>网页看到有关对温家宝总理讲话的评论,在对温家宝总理的评论中,众说纷纭,我也想借此说几句。

我在登陆后是这样写的:‘论功德不如恩来,论能力不如紫阳,论魄力不如熔基,以上诸公皆对中国历史上的许多根本问题无能为力,何况温公仅仅只是一个会引经据典的文人,实在不敢看好。’

可是,在我点击‘提交’网络提示‘有敏感禁止词’,并使我发送失败。

我想来想去,根据我的政治经验,我判断‘紫阳’是敏感禁字,于是,我把紫阳该为‘X阳”’,然后再发送,果然发出,我的评论也就成了‘论功德不如恩来,论能力不如紫阳,论魄力不如熔基。以上诸公在执政时皆对当时的根本问题无法解决,何况温公仅仅是一个只会引经据典的的文人,指望他来解决当今社会千疮百孔的问题,实在不敢看好。’

这像话吗?我们口口声声说公民有言论自由,对世界说网络自由,可在刚刚发生的事情中连一个完整的中国人人名字(赵紫阳,而且曾经是国家领导人)都禁止出现,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我想问问刚刚还在侃侃而谈的温家宝总理!”

不论怎么样,我还是把“紫阳”改为“XX”后,这第一篇日记得以发表成功并被保存。

第二篇日记是我经过多次修改才得以发表并被保存在日记里的。

这篇日记是从过去的文集中摘录下来的,内容是《随感二首》。

“一、为鲍彤先生题照—-

元旦前夕,收到了鲍彤先生(1)寄来的贺年卡。同往年一样,鲍先生的特殊贺卡都是用他本人或者和他夫人的合照制成,就是很简单地在照片上题上“拜年”二字后寄送给朋友们。今年,鲍彤先生又给我寄来了一张照片以示贺年。这张照片显示:鲍先生站在蔚篮色的海岸边,头戴草帽,双手倒背,身躯挺拔,面部严峻,两眼深情地望着远方。看到此照片,不仅有感而发:
茫茫沧海屹鲍翁,
形似松柏气如虹。
他年回首望此树,
笑煞人间小毛虫。

二、读高耀洁女士文有感——

从邮件中收阅了远离祖国的高耀洁(1)女士的文章,文中谈到她是如何迫不得已离开中国的细节。读后,为这为良心老人的行为倍受感动,感慨如下:

高寿离国迫无奈,
耀星须脱地阴霾。
洁质岂容混浊污,
天感地动青史载。

注一、鲍彤先生——原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赵紫阳先生的政治秘书,中央委员,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

注二、高耀杰女士——河南省郑州市医科大学教授,现已80多岁,多年来亲自深入上蔡等艾滋病地区调查研究,并亲自收留艾滋病孤儿多名”。

可这篇日记同样第一次没有成功保存。我以为再次改动题目便可,便在第二次发表时把题目写为《希望有人性的人学会尊重别人》,可是仍然失败。我联想到前篇日记因为有“紫阳”二字没有发表成功,便把“赵紫阳总书记”改为“XXX总书记”,然后点击发表,仍然是没有被保存。这时,我感到有些奇怪,难道文中的“鲍彤”二字也是在被禁之例?于是,便第三次把文章中的“鲍彤先生”修改为“鲍X先生”,然后把题目又改写为《如果我把这篇文章改写如下》再次发表。结果发表并成功保存。

总算没有白折腾,日记终于得以发表并被保存下来。但我又从反复修改以上二篇日记中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悲哀,同时也感到自己的“卑鄙”。

悲哀,是因为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却不能够在自己的国内传媒上自由表达自己的语言及其思想感情。

“卑鄙”,是因为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却不能够自由地按照个人的思想感情表达对自己的同胞朋友所需要表达的尊重,而且要为他们改名换姓,甚至不得不用“XXX”来替代才能以求得发表。

尽管是悲哀和“卑鄙”,但利用“卑鄙”的方法却使得日记发表和被保存了。至于文中的“X”字不是那么雅观,有失中华文明,甚至是对自己爱戴的朋友人格的侮辱,但却得到了“通行”。

这是否就真正的意味着“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这句名言正在自己和管理自己生存的空间里得到畅通无阻?!

其实,生活在今天的中国人,要想不屈尊辱格,委曲求全,是很难堂堂正正做人并活得下去的。我们可以随便问问:有几个当官的是民主选举的?他们不都是通过最卑鄙的手段(请客送礼、阿谀奉承、拉靠关系)爬到官位上去的吗?有几个中国公民敢于行使自己的权利去监督政府和参政议政呢?有几个下岗工人敢于问问自己的单位是如何亏损并破产的吗?有几个农民是通过法律选举出自己的村干部的?有几个上访者在首都的各大衙门口得到了领导人的接见和批示?我想,对这些问题完全可以不加思索就能够回答出。尽管如此,我们中国人不都还是这样不得不放弃应有的权利活着吗?甚至不是有的人通过卑鄙活得更加潇洒吗?

高尚者都到哪里去了?那就让我们看看那生死不明的高智晟,那在狱中顽强挣扎的郭飞雄、郭泉、胡佳、陈光诚、吕耿松、杨天水等人的现状也就知道了,知道了他们,也就懂得了争取自由所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样子,明白了说真话和实话是多么的危险。既然如此,又有几个傻瓜放着好日子不好过去为之坐牢呢?谁又不愿意去享受中国特色的和谐社会所带来的“幸福”生活呢?至于高尚与卑鄙,能不能活出作为人的应有尊严和价值,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在今年结束的“两会”上,温家宝总理答应“让人民活得有尊严”。别说请温总理来彻底解决当今社会的各种矛盾使人民活得有尊严了,现实生活中连一个完整的名字(而且这名字是过去的温总理所敬重的国家最高领导人)都不能够出现在自己国家的传媒上,公民想发表一篇完整的文章都被限制,且不说有悖于文明,这又如何让自己的人民活得有尊严呢——我们还是不能不问?!

2010年3月29日星期一
于徐州家中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