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治国”曾是江泽民主政时期中共当局的一个执政口号,然而,在隔三差五的“严打”行动中,依法治国已经彻底化为了泡影,因为当时制造了太多太多的冤案。湖北京山的佘祥林案曾轰动一时,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妻子“死而复生”,他也许至今还要置身班房直至坐穿牢底。

有人说过,历史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佘祥林案尚令很多人记忆犹新,如今,中原大省河南也爆出了相似的案例。10多年前,河南省柘城县村民赵振晌和邻居赵作海打架后失踪。一年多后,村民发现一具无头尸体,以为死者就是赵振晌,并报了警,警方将赵作海作为重大嫌疑人带走。2002年,赵作海被审判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非常具有戏剧性的情况终于发生了,在今年4月30日,“死者”赵振晌突然回到村里。在铁证面前,赵作海终于沉冤得雪,他因此被称之为河南的佘祥林。

据悉,该案在先前的审理过程当中,因证据不足而数次被检察机关退回。赵作海曾九次认罪,也曾数次喊冤,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没有哪个人会甘心情愿地蒙受不白之冤,在涉嫌故意杀人这种事关自己身家性命的大是大非问题上更是如此。赵作海被警方作为杀害赵振晌的犯罪嫌疑人带走问话是合情合理的,因为两人在此前曾打架。可想而知的是,赵作海在被审讯的时候,开始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就是杀人凶手的。不过,中国的警察办案往往都是先认定你就是凶犯,然后再想方设法地构筑证据链,以证明你有罪。

赵振晌既然能“死而复生”,说明当时警方所发现的无头尸体根本就不是赵振晌的,警方生硬地将死者认定为赵振晌,这就有失科学和有违法律精神。在当时的科技条件下,应该很容易做出死者并非赵振晌的结论。很显然,警方刻意忽略了这一个重要环节,将死者认定为赵振晌后,就锁定赵作海为最大的杀人嫌犯,并对他进行了有罪推定。非常巧合的是,在那一年前,赵振晌已经离奇失踪,于是,赵作海杀害赵振晌似乎就成为了铁板钉钉的事。

记得在江泽民主政时期,每一次严打行动中,各地公安机关都被上级分配有破案目标,甚至对要判多少个人死刑都有具体的要求。在当时,记得笔者在2005年一年当中就曾在学校看过两次宣判大会,其中就看到多人被判死刑。为了实现破案目标,很多地方的公安机关宣称:“命案必破”。这种口号让一般的老百姓听起来确实是精神振奋,因为倘若真的能做到“命案必破”,对于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不过,事实上却无法兑现,即使是福尔摩斯那样的侦探高手,也不敢拿这种口号自吹自擂。

“命案必破”只能是一种口号,无法实至名归,倘若哪个地方的公安机关称自己做到了这一点,那只能说明他们制造了很多冤案。笔者有亲戚在公安机关做刑侦工作,我曾向他打听是否每宗命案都能破获,他说不可能,实际上有很多命案都没有结果。中国国内媒体向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如果一宗大案告破,大小媒体都会欢呼雀跃,吹捧公安机关的高超破案能力,但要是一宗大案十年未破,媒体就都会若无其事。

赵作海无罪释放的消息不管是在互联网上还是在民间社会都是沸沸扬扬,针对此事,河南省高级法院于5月9日上午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通报了赵作海一案的再审情况,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系一起错案。此前,河南省法院作出了再审判决,撤销了省法院复核裁定和商丘中院判决,宣告赵作海无罪,并派人赶赴监狱释放赵作海。河南省法院纪检组、监察室同时启动责任追究机制。5月13日,河南省高院再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给予赵作海国家赔偿及生活困难补助共计65万元。

蒙冤受屈,无罪释放之后理当获得国家赔偿,虽然这种结果让人感到欣慰,但对于一个以构建“和谐社会”为目标,宣称“依法治国”的国家来说,毕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非常令人愤怒的是,在得知赵作海获得巨额赔偿之后,各大媒体均在显要位置报道了这一消息,标题上的“65万”尤为扎眼。遭遇冤狱长达11年之久才获得65万元赔偿,老百姓的人身自由实在是太廉价了,现在拿65万到很多城市连二手房都买不到。稍微有点能力的人11年时间也不止赚这么多钱。很多中国媒体缺少基本的职业道德,总能将丧事变为喜事,不幸变为大幸。假如让这些媒体人去承受11年的牢狱之苦,再给他们这个赔偿金额,他们愿意干吗?

江泽民时代,社会道德水平每况愈下,官员不择手段地追求政绩,而警察也在不择手段地去追求办案业绩。当时的每一次严打行动过后,都会有不计其数的人被投入冤狱,由于中国的司法不独立,只要是公安机关想给你定罪,你几乎就没有无罪释放的可能。每一桩冤案的背后都有酷刑逼供的影子,很多蒙冤者就是因为受不了警察的严刑拷打才屈打成招,由死不认罪到“供认不讳”。据赵作海在无罪释放后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透露,他在被带走后,遭受警察拳打脚踢等酷刑折磨长达一个多月,最后感觉生不如死才不得不违心招供。

从佘祥林到聂树斌再到赵作海,被媒体曝光的冤假错案可以说是层出不穷,实际上,可以肯定的是,在数以千计的中国各地大小监狱中,还被关押着千千万万个赵作海。相对于我们而言,赵作海的人生是极为不幸的,但是,相对于已经被处决的聂树斌而言,他又是幸运的,因为他尚能活着出来。回首往昔,不知道有多少无辜者已经被执行死刑,即使被他们“杀害”的人也能像赵振晌这样“死而复生”,也无法挽回他们失去的宝贵生命。

公安机关在每年的国际禁毒日来临时总爱在大街小巷悬挂“珍爱生命,远离毒品”的标语,当酷刑逼供不断制造出惊天冤案的时候,我们的“人民警察”更应该在自己的心里挂上一幅“珍爱生命,远离酷刑”的标语。赵作海案再现了中国的法制之耻,赵作海无罪下狱的同时,不知道有多少贪官污吏正逍遥法外,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不应该是对老百姓严刑峻法,而对官员网开一面。

有多少生命可以重来?赵作海蒙冤不会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我们需要在真相大白的今天不折不扣地问责当年制造冤案的官员和警察,但要杜绝类似的悲剧发生,我们更应该努力促使这个不断制造冤案的体制脱胎换骨。

2010年5月13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