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五日

今天胡燕叫我轮休,所以到附近的游泳池畅游了一个多小时,浑身觉得放松了许多。

打开电脑传来武汉网友的呼叫,他告诉我武汉的暴力拆迁不断,政府放任不管,老百姓只有自已想办法抵抗暴力拆迁。他传过来一个链接,打开一看:嘿,好厉害,为了抵制强拆,竞自制了烟花土炮和强拆保安对着干。看来拆迁成了一场名符其实的战争了,强大的是开发商,弱小的只有老百姓,老百姓只有以命相拼了!

楚天都市网上出现一个猛贴,太猛了,转过来

前几年很火的重庆最牛钉子户算毛啊。哥前天在东西湖找同学时,遇到了真正的猛人,

  哥花了一下午,专门找到了这位叫杨有德的农民。

  事情大致是这样的,老场在东西湖区金银湖附近有几间私房和一片菜地,几个月前有家开发商在当地搞开发,在补偿没谈拢的情况下,就请了一大批保安动手扒他家的房子。老杨双拳难众手,吃了几回闷亏。每次报警,警察只是制止双方使用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眼看房子一点点被拆光,老杨一怒之下,用大号烟花盒和手推车做了个“炮车”

  详情请看:http://bbs.cnhan.com/thread-920713-1-1.html

  
  炮车一鸣惊人,两个月前头一次使用时,炸得拆迁的保安鸡飞狗跳。可是炮车是一次性连发,打了一炮就没了,老杨放炮后还是被保安围上来扁了一顿,幸亏民警赶来将拆迁的人拉开。老杨又想了个办法,在自家房顶上搭了个木屋当炮楼。

  
  老杨学精了,用铁套筒和烟花做成单发的火箭筒,炮台里备有许多弹药

  
  老杨家里养了狗,拆迁的人一来就叫,老杨一看到人进入射程就放炮

  
  老杨的自制火炮是盒装烟花弹做的,虽然炸不死人,但哪个被射中了绝对掉得大。老杨用这个成功打退了好几波拆迁保安

  

打开邮箱,湖北穗丰开发商拆迁的另一个地区的居民发来求助信,要我帮助他。看到这封信,我真是欲哭无泪啊。被拆迁的老百姓整天生活在恐俱之中,何时是个头啊!中央政府的紧急通知难道对这些开发商就是一纸空文吗?由他们践踏吗?希望中央政府督促湖北认真执行中央的指示,还老百姓一个安全的拆迁环境吧。

———- Forwarded message ———-

From:

Date: 2010/6/2

Subject: Re: 求助

To:[email protected]

我这几天每天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看有没有你的回信,真的好谢谢你能够回复我!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觉得老百姓太可怜太无助了!我自己这边的照片已经被删掉了,我找下街坊其他的人看他们那还有留存的照片没有,找到我第一时间发给你!我们一起努力!

有件事想请问下你,市长热线是和他们一伙的吗?5月30日我和朋友两个号码打过市长热线,因为当时我们这边邻居家里还有我家被抢了,老人小孩被打了,然后今天一个8580开头的号码都是早上9点多打过来,自称是派出所户籍,说的外地话,问我两是不是打过市长热线报警了的?现在想问下我具体情况。我当时很警觉,感觉那个人说话不像是派出所的,我怕是拆迁的想查是谁在告,就回复他打错了,之后他问什么我都说不知道。后来我打114查那个号码的登记情况,114说那个号是在武汉市台北路附近,按常理航空路应该属于万松园派出所,所以让人很不安!

现在我们那附近的小孩都没有回家,我也住在亲戚家,只有父母坚守在那边,附近的所有父母们现在都不让我们在那附近出现,怕被认出来跟踪我们,危害我们生命安全!我每天都给父母打很多电话,提心吊胆,担心他们的安全,这种日子真的是煎熬!

这个公司的背景有很大吗?是限于武汉还是到达了中央呢?

希望能跟你保持联系!最后祝你和你的家人平安健康,一切都好!

在海外的朋友,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受到不平等的待遇,请及时联系我们,欢迎你们加入。请把你的案子发到我们的公共邮箱(如下),谢谢您对“麻雀行动”的支持和关注。

[email protected]

陈绪兴联系电话 347-654-9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