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喝醉了,不是我一个人醉了,与我一起庆祝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许多朋友都醉了。喝醉酒的人喜欢打电话,尤其是在欢庆的热烈气氛中,不停的举杯,不停的打电话接电话,大家都是一个话题,那就是欢呼刘晓波获奖。

昨日下午我一直守候在电脑旁,忐忑等着北京时间下午5时。打开诺贝尔网站,看着倒计时,盼望着一个伟大时刻的到来。终于,我看到了,也听到了,刘晓波的名字,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此时网上一片沸腾,邮箱里、skype上、推特上到处是刘晓波的名字,到处都是庆祝的文字和声音。电话铃声响了,短信铃声响了,人们都在传递着一个消息,都在说着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诺贝尔和平奖发布了!刘晓波获奖了!

深圳一位刘姓律师朋友给我打来电话,要我证实消息是不是真的。我连说“是啊,千真万确!”他说要见我,要与我一起喝酒庆祝。他正在开车,急速朝我的住处赶来。后来得知他,一路开车,一路热泪盈眶,由于车速太快,还差点追尾。

居住在深圳的一位田姓台湾朋友,他正在香港办事,我打过去电话,告诉他刘晓波获奖的消息。他非常激动,告诉我马上从香港赶回深圳,要与我一同喝酒庆祝。

野渡,参加东京国际笔会会议,昨天到了香港,下午要赶回广州,路过深圳时正好得知刘晓波获奖。他给我电话,要见一面庆祝一番。

还有一些不大过问政治的商人,他们也来找我了,说要喝酒,说要一起庆祝。

去年刘晓波生日时我曾经撰文《刘晓波的旗帜!》,文中写道:“刘晓波坐牢了,他是牺牲者,是为中国,是为民族,是为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他值得,中国的民主事业需要有牺牲,中国民主的道路需要铺路石。虽然很悲壮,因为悲,才有壮,悲壮让我们刻骨铭心,悲壮让我们的腰杆挺直,悲壮让我们坚定信心!”

如今,刘晓波获奖了,实至名归!刘晓波的旗帜的确已经得到确认。刘晓波的旗帜,也就是《零八宪章》的旗帜。在刘晓波旗帜下,越来越多的仁人志士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奋斗。这面旗帜飘扬在我们心中!那句话很好: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2010年10月9日

(新世纪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