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王朝覆灭了,这是继本阿里与穆巴拉克垮台,又一引北京惊心、伤心与忧心的民主冲击波。在中国大陆,却引起民众欢心与开心。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除中国外,都向利比亚庆祝解放盛会发去贺电,唯北京保持沉默,国外记者好奇地追问于记者招待会时,姜瑜女士以中方一贯对利比亚保持客观立场来支吾。他们那力挺卡扎菲立场,举世皆知。直到今天,代表北京喉舌的媒体,还在宣传解放了的利比亚局势,如何乱象,而且如唱挽歌般宣扬当年卡扎菲的英雄业绩。可是在民间,从电话到短讯,从茶馆到餐厅,传播着热议着这一世界喜讯,特别是网上更是铺天盖地的对专制倒台,洋溢着欢声、笑声与扬眉吐气声,还有对专制的嘲笑声。请看他们在网上的议论:

大多数独裁者都是血腥的! 当然:希望一切都能和平进行,这一点其实很重要,如果卡扎菲不那么血腥,他的人民也不会那么血腥地对待这位自称“父亲”的独裁者。他叫人家别开枪,他就该不先对民众开枪。

齐奥塞斯库夫妇被乱枪打死!!!2006年12月30日,萨达姆被送上了绞刑架!!!2011年10月20日,卡扎菲中枪不治身亡!!!这是受专制人民高兴的日子,也是专制者胆寒的日子!!!

自己看图–叙利亚反俄、反华抗议,抗议俄中在联合国安理会对制裁叙利亚暴力维稳决议案投否决票,充当独裁总统阿萨德的帮凶。图为阿盟在开罗召开会议时,叙利亚抗议者焚烧俄罗斯和中国国旗。

推翻暴政和建立政权是两回事,请你搞清楚了,只有独裁者才将打江山和坐江山当成一回事,认为是我抢来的就是我的。艾森豪威尔说过,如果民众只要吃饱穿暖就行,那还不如呆在监狱里。

查维斯与金正日在散步,老查沉思后回头竖起两根手指,金正日兴奋地问:又胜利了吗?老查说:傻鳖!只剩咱俩了。

这些民众在网上的笑谈,与官方媒体那些混话、屁话一对比,精辟的民意民声,才是真实的民众心声。可在电视包括有北京背景的香港凤凰卫视及纸媒,仍在用卡扎菲昔日风光的画面,编制什么《阿菲正传》或往日辉煌,津津乐道老卡27岁的政变,如何支持反以色列的恐怖活动及支持世界一切恐怖组织,就不说老卡政变建立的新王朝比旧王朝恐怖血惶残酷百倍。也不说他这野心家想作阿拉伯世界的领袖,像当年毛泽东的野心一样,做不成共产阵营的领袖,就发明一个第三世界,且拿人民血汗钱去收买这些亚非拉穷国,要做第三世界领袖一样。中共对卡扎菲暴政的此情绵绵,不也反映出对自己中国式卡扎菲那毛泽东的暴政亡灵,也此情绻绻吗?

而且,又把美英法等国对卡扎菲制裁,是卡扎菲像天安门那么屠杀手无寸铁民众一样,使北京的心病又触到而不满,把北约伸张正义的制裁,说成美国对萨达姆攻击一样,又是为了伊拉克石油的利益。可是,后来伊拉克石油开发,美国人不插手,被中国投标中了头彩,获得很价廉的开采权,就不啃声了。现在故伎重演,能消解与模糊为世界除大恶大害的历史意义吗。

然后电视上又出现“利比亚悬念”来给这民主未来制造恐怖乱像烟幕。似乎只有专制压得人窒息与畏葸,才是稳定而非乱像。很明显是对茉莉花革命开始的中东之变,泼些冷水去浇中国人正热烈的欢呼,在全球化与互联网时代,还可能如毛泽东时代关着国门洗脑与整肃民众吗?

有人说专制者卡扎菲,27岁政变时,未必就坏得这么绝,狂得这么疯!如果他死在30岁,也许是个正面的英雄,都是权力对人的腐蚀。这点值得正在向中南海权力高峰挣扎着上爬的觊觎者们引以为鉴,也许他政变时还有理想,这理想被权力腐蚀尽净了。你们争中南海权力己是利益集团的分赃了,说不定还不如27岁卡扎菲上校的理想哩!抱着比卡扎菲卑污目的争中南海权力,这权力恶化腐化你们的灵魂会出现的恶魔,未必会比卡扎菲下场好吗?你们的电视与纸媒上,还在吹嘘展示卡扎菲统治了42年的荣耀画面,似乎对他还在挽叹。却不看他最大的业绩是42年搜刮利比亚民脂民膏达两千亿美元,这种变公产为私产的纪录,历史有吗?同卡扎菲下场颇相同的老专制墨索里尼、希特勒,没搜刮如此之多吧?那么把中南海红色贵族裔系血腥搜刮暴发的变公产为私产的数字,你们是大巫,卡扎菲又是小巫了。你们同情卡扎菲,只是掩护自已而己。你们与卡扎菲是世界专制这藤上的两个瓜,怎不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呢。历史用卡扎菲专制之覆灭,在向你们这东方专制再敲响警钟,是像卡扎菲那么疯狂到底呢,还是像蒋经国那么把方向盘转向世界普世价值的轨道,在世界民主潮流中,使国民党在民主中浴火重生。又是提在你们面前的选择与决策了。把你们忙于下一届权力分赃白热化的头脑掉头看看世界,靠暴力与欺骗再难维稳你们在动摇的帝业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