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六四血案至今已近二十三年,虽各方多有力争,时至今日,却仍未能向公众澄清真相,并给予殉道者以公正的评价。

  临近执政党换届,尤其是因王立军事件发酵后被放大的执政高层的派系矛盾,更由于温家宝反复诉说的政改,使许多善良的人们以为,也许六四平时的时机到了。甚至有传言说,党内改革派正提议要为六四平反。

  我不知道这个传闻源自何方,但我却不信其有。我更不相信,一党制的前提下,会有六四平反的可能。这绝不是我的臆断,而是反观历史所得出的必然推断。

  从中共建政至今,数次政治运动不仅劳民伤财,更是制造了无数的冤假错案,其中,尤以十文革达至顶峰。可至今,仅以邓小平当家、盖棺定论的《关于建国以来历史问题的决议》,武断地终结所有关于这段历史的真相的追究和提示。为什么?
  其一,决议的推出者,自己或家人虽曾受过或多或小的冲击,但他们也都曾利用政治运动对不同派系的人或反对者进行过无情的打压和迫害,因此,他们同样恐惧真相的披露。其二,也最根本的原因,便是集团利益使然。因为,真相的揭露将带出发生如此多悲剧的原因,而这原因便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一党制之祸。而一旦动摇了一党制的基础,这些在这一体制上的高级干部们将无处安身,他们的子女及亲属也将无法永续地享有特权生活。

  张志新只是为了当时政治需要所挑选出的一个个案,而与此类似,甚至比她的遭遇更惨烈的何止林昭、遇罗克等公众所知晓数人?但这些曾经鲜红的血迹早已在人为涂抹中不为公众所知。

  尽管文革当事人多已逝去,但中共高层在宣传方面,对有关文革的文章和文艺作品仍有诸多限制,毛的罪行仍得不到彻底的清查,甚至连三年人为饥饿的真正死亡人数仍讳莫如深。文革尚且如此,六四的既得利益者尚在,其真相又怎会公之于众?
  细想一下,参与六四决策的人中,除邓等老者已先后离世,但李鹏等而今尚在,其子女中亦有从政者,他们会允许六四翻案吗?因六四而步入高层的江执政团队也仍然活着,他们代言人也还是当今政坛中举足轻重的人员,他们会支持六四平反吗?即将卸任的胡是邓钦定的江的继任者,他会为了平反六四而让邓成为众矢之的吗?即将卸任的温虽曾站在赵紫阳的身后,如果不与赵划清界限(无论是自愿,还是迫于形势),他又怎么可能成为今天的总理?澄清六四,于他形象无损吗?

  与文革一样,六四真相的大白于天下,将直接动摇一党制的基础。而作为“多年媳妇熬成婆”的习会在这个时候支持六四平反吗?就任后对为六四平反?

  我不相信。借用北岛《回答》中的诗句,“我不相信天是蓝的,我不相信梦假的,我不相信雷的回声,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现行的体制已很难出现自我修复的能量,正如胡平先生在《关于中共权力交接的几个问题》中所说的,“我们切勿对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估计过高。时至今日,中共统治集团已经沿着整体性腐败的道路走得太远了,病入膏肓,积重难返”。

  尽管我坚信,六四终将会有平反昭雪的一天。但是,只要一党制还会继续凭借“维稳”所营造出的高压态势继续存在下去,六四真相就绝不会得到澄清,六四的死难者及家属也绝不会得公正的对待,甚至类似六四的血案还有可能重演。

2012年5月21日

总浏览量 19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516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