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安影

武汉疫情记录者张展于2020年12月28日被上海一家法院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检方的起诉书指其“发布虚假信息”、“恶意炒作疫情”。那么她发布了那些虚假信息?如何炒作疫情呢?在社交媒体发布视频是否真实呢?我们先来看一看她拍的是什么。

2020年2月17日张展拍摄的武汉视频

张展所拍视频大致分三种类内容记录,第一种类拍的是在街道、车辆、不停的行走;第二种类拍的是商店、火车站、医院门口、执法人员;第二种类拍的是在自己所住的地方。她的视频经常晃动且未经过剪辑,只是偶尔有拼凑,有时持续几秒钟。那么视频都是普普通通生活的记录,为何会造成如此大的影响以至于中共判她4年徒刑呢,就这三类视频我们来分析是否是虚假信息,是否恶意炒作疫情。

第一类视频行走中拍摄的街道、街道的车辆。从这类视频中我们无法得知地点就是在武汉,没有街道名称,也没有车辆的车牌,拍摄时间也不确定是上传时间,部分视频中没有其他人物出现,只有她自己在说话。那么她在说什么?她说在武汉的街道上看不到任何文明的影子,这个城市的发展到底靠什么呢,她觉得是靠血和肉,是来自每个家庭的血和肉,靠价格剥削才能堆积起一座城市, 每个角落都有平均分散在十三亿人民里面,有的人从出生就是受害者,比如农民,付出最多回报最少,还要承担高房价,没有组织来保障他们的待遇,没有任何人关注,没有任何人替他们发声。但是,在视频中我没有看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完全不知道她的言语的根据在哪里,街道上没有人哪里来的文明或者不文明的影子,这个城市的发展靠对人民血和肉的剥削也没有看到是如何体现的,有的人从出生就是受害者又是怎么受害的呢,农民工付出多少回报是多少并没有数据统计,怎么才算被迫害呢。所以,她说的这些话都是她自己个人的主观意思,是在传播自己心中想当然的不满情绪,因此这类视频应当是虚假传播。

第二类视频是关门的商店、人烟稀少的火车站、政府和警局前维权的人、执法人员。视频中她说,商店全关门了,有外资企业从中国撤离,这个国家没人可能是都跑出去了,留下来必然有苦难。说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安排,让我们在苦难中寻找可以生存的道路,到了今天我们已经无路可走,这个国家依靠别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一切回到原点,只有从新审视自己,从新认识自己的错误,才是这个国家新的开始。我觉得这些言语找不到任何根据,城市中人烟稀少,商店关门,在病毒蔓延时大家为了保命在家里避免被传染或传染给他人,那么她来到武汉不正是因为疫情吗,整个城市都被隔离了,商店关门,道路交通封锁,是很正常,每个人都可以想到的一件事情。她说这个国家的人都跑出去了,应该是指跑到国外去了,难道国外都可以偷渡过去,不用办理任何手续了吗。所以她说的话显得很荒谬,可信性不高。还有部分视频是在医院、政府、公安局门口所拍摄维权的人,因为自己的亲人在疫情中去世,在讨要说法,她说在维权过程中遭追打致拉伤等,她认为这样的事情不能被接受,要号召所有市民维护维权者权力,她觉得小区封闭是限制人身自由是非法拘禁,人们都应该有知情权。我们可以理解自己亲人在疫情中去世去政府门口维权人们的心里,是失去亲人的悲痛,是要找地方去哭诉去讨说法,那么亲人感染肺炎难道是政府、是公安、是医院让他们感染的吗,执法人员是在帮助已被感染的人进行隔离不要再去传染给健康的人,封锁小区是防止病毒传播是在保护人民安全,难道不限制人身自由任由病毒传播才是对的吗,在道德和法律面前该如何选择,大家的看法是不同的,法律也是人定的,在行使权力的时候哪个优先呢。有的人连疫情中死去的亲人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一方面是防止病毒传播,另一方面是防止引起恐慌,造成活着的人心情沉痛,对于维权的人们政府选择沉默。所以张展言论均属于个人观点,荒谬且虚假。

第三类视频是在自己的住所拍自己说话。一部分是关于言论自由权利的声张,她说道,如果中国公民都没有言论自由的权利的话,那么每个人都是流量,最高法给予公民说话的权利,那为什么公安部以政治安全的名义来进行这一系列的操作,来打压公民基本权利呢,这是违背宪法的,宪法规定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当然包括言论自由,也包括监督国家机关的权力,更加包括修订宪法、制定宪法的权力,以及立法所规定的一切国家制度等一切权力都属于人民。另一部分是拍摄武汉疫情期间的街道和自己的对社会现象的阐述,她说道,封城后的大街和火车站等地人流稀少,是城市发展在倒退,经济水平在倒退,人们思想在倒退;小区街道封闭,对大家管控是一种人格的侵犯,大家对疫情掌握不清楚,而强制去做限制人身自由的事情,是一种囚禁;政府不派发口罩防护服等物资是政府不关心民众;政府发放救济粮泡面等而不发肉类食物是政府不人道等等。我们可以看到她的言语带有非常极端的个人主义立场,无论拍摄什么视频都认为是政府错误,语言中带有强烈的对政府对社会不满的情绪。她的视频并不像陈秋实和方斌等人是实地拍摄的现象,如医院、火葬场、殡仪馆等场景的现实记录,而张展的视频没有出现任何有关疫情现场的记录,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传递,都是纯属自己的个人观点,有些视频毫无价值,毫无可观看性,没有充分的论据,因此这类视频也是虚假传播信息。

她自称可能是她内心有一种反叛或叛逆,她觉得这个是事实,为什么不能拍,为什么不能拍事实,越是反对拍就越是提醒她,要先去把武汉的事实让网上的人知道,去给外界的人了解武汉发生了什么事。更能够说明她是个做事情非常极端的人,具有一定的反叛心里。她个人的所作所为,所拍摄的视频构成了被指控为传播虚假信息、恶意炒作疫情的寻衅滋事罪名。

她曾因在中国大陆声援香港“反修例”示威而遭到拘捕,她曾在2019年4月份时被中国党局关过40天,10月份又被关了62天。她说道,每次进去就会给她做精神病鉴定,也关过紧闭室7天也绝过食,她表示不能理解,觉得自己精神没有问题,然而这一次被法院判四年有期徒刑。中共也给过她一次鉴定的机会,如果鉴定结果表明她真的有精神病,那么就是可以免受牢狱之罪的,精神病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可以挽救她的。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