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鸿路专栏

鸿路:“五湖四海”广播站——文革记忆

通过采访文革红卫兵,作者给出了文革时代的青年学生的真实风貌,以及他们上当受骗的红色革命热情。伴随着革命热情的是无情的派系斗争。这些文革时期发生的真实情况有助于后人了解文革的疯狂和文革的罪孽对普通人的影响。

阅读更多

鸿路:“军管会”之殇

文革时期,辽宁丹东的造反派接管了丹东市公安局。但是由于没有得到当地驻军的支持,造反派的夺权只存在了7天。作者对当时造反派头头的采访给读者提供了文革造反派夺权的观察样本。

阅读更多

鸿路:文革中的李善荣事件

文革初期,工作组取代了中共的党委管理学校,这是用更严酷的阶级斗争代替中共日常的官僚政治的闹剧。李善荣因为阶级出身不好,从用户文化大革命的积极分子对象,因此其个人生活遭遇了人生灾难。

阅读更多

鸿路:育婴堂末日

1906年,丹麦女基督徒郭慕深女士来到了中国小城安东,投身于丹国医院,成立了女子产院,引入了新法接生,收养了很多弃婴。1916年,在民国政府支持下建起了安东基督教育婴堂,至中共接管,抚育了300余名孤儿。

阅读更多

鸿路:从前我不是瘸子

六年前的冬季,我采访了辽东山区的一位老农,他叫沈秀章,年轻时曾以“破坏统购统销”的罪名而身陷囹圄。他是那个“充满了血腥味”年代的幸存者。

阅读更多

鸿路:挂钩台湾梦

李英华,原名李春仕,当过伪满洲国的兵,后来投靠共军,并且利用其家族乡亲关系,捕杀了不少抗共游击队(共产党称为政治土匪),并卧底国军起义。其卧底卖命行为后来反而被共产党被看作历史反革命。

阅读更多

鸿路:凯撒的归凯撒 上帝的也归凯撒

在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家里,对于基督徒而言:到底是跟政府走,还是跟基督走,这是一个荒诞的命题。因为,“他们只要求自由地按照自己内心的信仰生活”。但是,在一个极权国家里,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也要归凯撒。

阅读更多

鸿路:冤案是如此铸成的

一个根本没有作案时间的农民,竟然被警方故意冤枉成杀人犯。酷刑之下,嫌疑人不得不认罪受死。即便真相大白,受害人只是象征性赔偿,而与故意杀人无异的刑讯逼供者却没有追究。这样野蛮的酷刑”破案”机制对法治、人权和公平的侵害跟维护正义的目标背道而驰。

阅读更多

鸿路:最后的双十节

从1932年开始,安东沦为了日本的殖民地——伪满洲国。安东人当了十四年的亡国奴,终于可以挺直了腰杆,扬眉吐气了。这是抗战胜利后杜韶宣经历的双十节,也是他一生的最后一个双十节。不久,杜韶宣便被打成反革命入狱了,当年的升旗、教歌都成了“从事反动宣传”。

阅读更多

鸿路:牧师的绝路

在一个没有“信仰自由”的国家里,独裁者“不仅要当皇帝,还要当上帝”,犹如尼采描述的精神暴君:“精神暴君施行暴力的办法是使人们相信他拥有真理。但是,这种信念所固有的残忍、专横、暴虐和凶恶从来没有如此有力地表现出来。”

阅读更多

鸿路:血染黑土地

在这场“大风暴”中,从县城到乡村,说不清有多少人被抓、被关、被打、被杀,还有死于襁褓中的婴儿。中共不搞“和平土改”,而搞暴力土改,让得到土地的农民“保田参军”,成为共产党源源不断的兵员。

阅读更多

鸿路:斗地主的女生

在那个疯狂的岁月,多少人在红色教育下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不但对无辜者欠下了累累血债,而且自身也成为政治运动的牺牲品。但是中国人真的吸取文革的历史教训了吗?类似文革这样的运动真的永远不会再来吗?

阅读更多

鸿路:活埋 —— 记老兵孙世君

大板桥那个漆黑的恐怖之夜,虽说已经过去22年了,但留下的阴影在不断地扩展、加深,虽然自己没有挖一锹土,却仿佛也被推进了坑里,一直不停地被埋着,潮湿的泥土压迫的令人窒息,一种难以言传的恐惧和焦虑如影随形……

阅读更多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续完)

本篇纪实对于朝鲜女人以及其儿女的姓名一律虚拟。文中引用的涉案人供述及证言,只是采用,并非“采信”,因为,作品不等于法院的判决书,况且,判决亦有错误。此外,作品原稿曾求阅于诗人孟浪先生,作家一平先生对稿子做过编辑(《中国人权双周刊》),借此向二位先生以及所有给予帮助的同仁和朋友致谢。

阅读更多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悲怆的河流 金将军之歌

14年后,2018年秋,我重访下露河,当年接触的朝鲜女人多已不在,有的遣返,有的失踪,仍在此乡的朝鲜女人已经说起中国话了,且已生儿育女,岁月的辛酸在她们的脸上留下了刻痕。几度风雨,物是人非,几多感慨,萦绕于心。我觉得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事情,也许,少一些被遗忘人,这个世界就会多一点爱吧!

阅读更多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神秘的相亲 “打拐”的警察

14年后,2018年秋,我重访下露河,当年接触的朝鲜女人多已不在,有的遣返,有的失踪,仍在此乡的朝鲜女人已经说起中国话了,且已生儿育女,岁月的辛酸在她们的脸上留下了刻痕。几度风雨,物是人非,几多感慨,萦绕于心。我觉得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事情,也许,少一些被遗忘人,这个世界就会多一点爱吧!

阅读更多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新义州的女孩

14年后,2018年秋,我重访下露河,当年接触的朝鲜女人多已不在,有的遣返,有的失踪,仍在此乡的朝鲜女人已经说起中国话了,且已生儿育女,岁月的辛酸在她们的脸上留下了刻痕。几度风雨,物是人非,几多感慨,萦绕于心。我觉得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事情,也许,少一些被遗忘人,这个世界就会多一点爱吧!

阅读更多

鸿路:脱北女故事系列:一江春水向东流——李家的婚变

一个被欺骗、被贩卖到异国他乡,而且,被强迫嫁人的姑娘,她的内心的痛苦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文顺爱拒绝上床,但是,这个男人每天都在她的眼前晃悠,他身上的汗臭,他喝粥的声音,一种躲闪不及的刺激,令人感觉度日如年。渐渐的,她的心情不再那么压抑了,变得轻松了些,脸上有了笑容,这是从串门开始的。

阅读更多
载入中

最新视频

载入中...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