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 :多年来追赶中国增长浪潮的全球企业和行业正在为经济放缓带来的影响做好准备。

原文作者:Daisuke Wakabayashi, Patricia Cohen

纽约时报 2022 年 7 月 28 日

原文标题  :They Flocked to China for Boom Times. Now They’re Thinking Twice.

译者:白丁

【译者按:面对低迷的经济,已经在中国投入巨额成本的跨国企业的去留比起中国本土企业的关停更能作为预示中国经济前景的风向标。我们一起来听一听这些跨国品牌的声音。】

拥有 123 年历史的澳大利亚豪华床垫制造商 A.H. Beard 于 2010 年左右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当时,来自低成本、外国制造的床垫在澳洲国内市场对这家家族企业形成迫在眉睫的竞争。中国拥有 14 亿消费者和不断壮大的喜欢高端品牌的中产阶级,这似乎是一个扩张的好去处。

选择得到回报。

A.H. Beard 于 2013 年在中国开设了第一家商店。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之前,它在中国的销售额每年增长超过 30%。A.H. Beard目前在中国有 50 家门店,并计划再开 50 家。但是如同现在大多数在中国经营的外国公司一样,A.H. Beard 已经开始更加仔细地思考自己的战略。

北京严格的 Covid-19 政策对企业带来了沉重打击。该公司对中国的出口不再呈上升趋势。

本月,中国官员宣布,当下的经济增速处于疫情爆发以来的最低水平。失业率居高不下,房地产市场处于危机之中,紧张的消费者——生活在不断受到封锁和大规模检测的威胁下——不肯消费。

现在,曾经韧性十足的中国经济现在看起来摇摇欲坠,涌入中国分享繁荣的众多公司正面临一个值得深思的现实:曾经被视为可靠的经济机会变成了躺平式增长。 A.H. Beard 首席执行官托尼·皮尔森 (Tony Pearson) 说:“我当然不认为中国会恢复到我们之前看到的增长率。”


(图1. A.H. Beard 仓库中的成卷织物。 A.H. Beard 成立于 1899 年,是一家专门生产高端床垫的家族企业,其中许多产品出口到中国。 在中国公布的 GDP 数据低于正常水平后,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国际公司正准备迎接更艰难的时期。 A.H. Beard Pty Ltd,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帕德斯托。 2022 年 7 月 21 日星期四。纽约时报的 Matthew Abbott 提供) 


(图2. A.H. Beard 于 2013 年在上海开设了旗舰店。纽约时报马修·阿博特提供) 


(图3. 床垫材料和组件的成本,例如乳胶和天然纤维,已显著增加。纽约时报马修·阿博特提供) 

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公司还在坚持,但都持有几年前不曾有过的谨慎态度。

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美中贸易战已导致对某些行业征收惩罚性关税。 Covid-19 扰乱了商品流通,几乎所有商品的价格都在上涨,发货延迟几个月。中国对大流行所采取的隔离和封锁措施将顾客留在家中或拒于店门之外。

大约 10 年前,A.H. Beard 与当地合作伙伴在上海开设了旗舰店。和任何高端品牌一样,它推出的产品价格令人难以置信。中国成为其售价 75,000 美元的顶级床垫的最畅销市场。

从那时起,集装箱的运输成本上涨了六倍。床垫材料和组件(例如乳胶和天然纤维)的成本显著增加。其他令人担忧的迹象已经出现,包括房地产市场低迷。(新家通常意味着新床垫。)

皮尔森先生说,他希望今年晚些时候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能够明确“中国的发展轨迹”,让消费者更有信心。 “经济仍有增长潜力,”他说。 “但总有一定程度的风险。”

在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世界其他地区都在紧缩,中国突起成为一个异类,国际企业纷纷涌入。

欧洲奢侈品牌在中国最大的城市开设了耀眼的商店,与此同时美国的食品和消费品公司则在争夺超市货架空间。德国汽车制造商开设了经销店,韩国和日本的芯片公司向中国电子制造商示好。蓬勃发展的建筑市场刺激了对澳大利亚和巴西铁矿石的需求。

中国消费者打开钱包来回报这些投资。但是当下的大流行病已经动摇了许多购物者的信心,他们正在未雨绸缪。

34 岁的方薇(音译)说,自从 2020 年离职以来,她已经缩减了支出。过去,她在频繁的购物之旅中将大部分薪水花在了 Michael Kors、Coach 和 Valentino 等品牌上。

尽管她再次找到工作,在北京从事广告工作,但她现在将四分之一的工资用于食品、交通和其他生活费用。她把剩下的交给母亲,母亲将钱存入银行。

“因为担心下岗,我每个月都会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妈妈,”方女士说。 “从享受生活变成了糊口,真是令人沮丧。”

变得更加节俭的中国消费者令外国企业担忧,其中许多企业提供的产品不是低成本档次,而是优质档次。韩国人参产品生产商 Ginseng by Pharm 的首席执行官安俊民表示,他也注意到中国人的“钱包变薄了”。

安先生说,该公司的主要产品一瓶 2 盎司的人参饮料售价 18 美元,在大流行之前达到了顶峰。该公司在 2019 年向中国和香港发送了 600,000 瓶。


(图4. 阿迪达斯在中国有 12,000 家门店,高于 2015 年的 9,000 家,但该公司表示,预计今年中国的收入将“大幅下降”。纽约时报 Giulia Marchi提供)

2020 年的销售额暴跌,因为在 Covid 封锁期间很难将产品运到中国。业务已基本恢复,尽管仍较峰值下降 10% 至 20%。

尽管安先生表示他对经济放缓感到担忧,但他仍然乐观地认为,中国的保健品市场以及对人参(一种据说对健康有益的芳香根)的认可将继续有利于销售。不过,为了对冲他的赌注,他正在寻求监管部门批准在欧洲销售。

这与过去狂放无忌的乐观主义相去甚远。

2016 年,当中国成为阿迪达斯增长最快、利润最高的市场时,阿迪达斯首席执行官卡斯珀·罗斯特德 (Kasper Rorsted) 宣称中国是“公司的明星”。阿迪达斯大举投资以扩大其立足点。它从 2015 年在中国的 9,000 家门店增加到目前的 12,000 家,尽管只有 500 家由阿迪达斯经营。随后,音乐停止了。

最初曾预计今年在中国的销售将加速。之后,随着新冠疫情的封锁范围继续扩大,阿迪达斯在 5 月份下调了预期。该公司表示,现在预计在中国的营收将“大幅下降”,而且不太可能突然反弹。

目前,阿迪达斯仍未被吓退。罗斯特德先生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不打算削减成本或撤出该国。相反,它将“尽我们所能来加倍努力促进增长”。

许多外国公司都押注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是这一增长的可靠来源。咨询公司贝恩公司表示,预计到 2025 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部分原因是高级合伙人费德里卡·莱瓦托 (Federica Levato) 表示,这仍然是中产阶级崛起的“大浪潮”。


(图5. 总部位于密歇根州的家居和家具用木材制造商 Kamps Hardwoods 表示,中国曾经在初期提供了扩张的机会。纽约时报 Sarah Rice提供)


(图6. Kamps 总经理 Rob Kukowski 表示,中国是美国木材的大买家,以至于当它停止消费时,整个行业都会感到疼痛。纽约时报 Sarah Rice提供)


(图7. 截至 2016 年,中国占 Kamps 销售额的 80%。纽约时报 Sarah Rice提供)

但是对于一些曾经严重依赖中国市场的外国公司来说,这些预测似乎不那么诱人。

坎普斯(Kamps Hardwoods)是一家总部位于密歇根州、生产供住宅和家具使用的窑处理木材制造商,它最初抓住了在中国扩张的机会。在 2015 年的一次中国贸易展上,该公司的总经理罗布·库科夫斯基 (Rob Kukowski) 表示,一位中国买家提出的巨额报价令他震惊,他要购买足够装满 99 个集装箱的存货。价值 200 万美元的木材订单占了 Kamps 四个月的业务价值。

当时中国买家对木材非常渴求,以至于他们会参观公司的展位并拒绝离开,直到库科夫斯基先生当场接受了一笔价值百万美元的交易。到 2016 年,中国占公司销售额的 80%。

坎普斯很快意识到,从中国的大订单中获利很难,因为许多买家对质量不感兴趣,只想要尽可能便宜的价格。该公司开始集中精力在美国和其他海外市场寻找愿意为更好的产品支付更高价钱的客户。

这是一个偶然的时机。当中国在 2018 年作为贸易战的一部分提高对美国木材的关税时,坎普斯更有能力度过经济低迷时期。如今,中国仅占坎普斯销售额的 10%,但仍对公司产生很大的间接影响。库科夫斯基先生说,中国是美国木材的大买家,以至于当它停止购买时,价格战就会在全行业发生。

“由于他们的购买力如此强大,我们的大部分产品都进入了该市场,”库科夫斯基先生说。 “如果他们的经济放缓,我们的行业将遇到重大问题。”

Jin Yu Young 对本文报道有贡献。 Claire Fu 对调查有贡献。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416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