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记录

张杰:我與極權主義的不期而遇

2013年秋天,我到美國西北大學法學院做訪問學者,研究的課題是“中國極權主義”。為什麼我會對極權主義感興趣?說清這個問題實際上就回答了“為什麼我會反對中國共產黨而成為一個自由主義者?”的問題。...

Read More

余宗超: 丰山高中,我耕耘过的一块沃土

我这个地道的武汉学生,早在1956年秋就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来到了孝感教书。这一来就是半个世纪,今年都81岁了。其间在丰山高中教书的时间虽然只有四年(1976年秋—1981年秋),但这短暂的岁月就像一道...

Read More

清风明月:《关于个人崇拜》的报告

1953年,斯大林死后,其后继者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3月6日,马林科夫被指定为党的第一书记和部长会议主席; 3月14日,赫鲁晓夫接过马林科夫还没有坐热的党的第一书记的交椅;...

Read More

章济塘:章荣初实业救国

节选自:《变天帐——历史·记忆·叙事》 文章内容曾发表于《档案春秋》、《档案里的金融》、《大众收藏》等期刊 找靠山拜师杜镛 入恒社堪称中坚...

Read More

胖鱼:消失在大雨中的380个名字

那场大雨过去整整一年。 这一年过得很快,因为那些匆忙不及告别的日子;这一年又过得很慢,因为总有人困在时间长河里辗转难熬。 太阳离开地平线,有人已经离开,从此告别人间。...

Read More

吉米章:西去的列车

(写於2021年9月19日) 一九六四年九月十五日,上海天目东路的北火车站,一辆西去的列车,提前带走了我们早年生活的全部美好记忆。而我的敍述,则要追索到再前面一点。...

Read More

鸿路:寻找志愿军

1951年,战乱中的朝鲜姑娘背着弟弟,身后是美军的M—26坦克(网络图片)。 一 夏天的夜晚,山沟里是寂静而凉爽的。然而,如果有人闹腾起来,那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Read More

江棋生: 送思之远行

行者思之,且行且远;终不能追,只可送矣。  一 我初闻思之大名,是 1991 年他为六四政治犯王军涛辩护之时。自那之后,思之又为政治犯鲍彤、高瑜辩护。1995...

Read More

章诒和:张思之–成也不须矜,败也不须争

大律师张思之是个漂亮的人。官司打得漂亮,尽管老输,屡战屡败;人的样子漂亮,尽管八十有七,夏天小尖领紧身T恤衫,冬季白色羽绒短夹克;文章写得漂亮,单看他写的辩词,你就知道了:是者是之,非者非之,冤枉者为...

Read More

何永全:《丹麦人在安东》读后记

中国迈向人类现代文明的历史进程极为艰难,但始终得到全世界许多国家人民的关爱与帮助。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上半叶,自北欧来到安东的一些丹麦基督徒在辽东地区传教,建立医院、孤儿院、中学、小学及园艺职业学校等...

Read More

旧闻:关于冰点事件的联合声明

编者按:6月24日,大陆著名良心律师张思之先生与世长辞。他的一生为国家的民主进步、为中国的法治和人权做出了不朽的贡献。这里刊出的2006年几位国内资深政法界人士对《冰点》停刊事件发出的抗议声明,就是张...

Read More
Loading

最新视频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