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文学

【議想天開】王代時 王天安|終有那麼一天

一個令人扼腕的現實,如今也是美國跨黨派的普遍認知,那就是後天安門時代的美國對華政策失敗了。原本指望這一政策能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中國的政治本性,結果這一預期卻落空了。

問題是,如果你當初有心問問像我父親這樣的人,他們原本可以提醒你:有些事情是必然會發生的。基於他們與中共政權打交道的慘痛的切身經歷,他們原本可以告訴你,六四事件並非反常的偶然現象,也不是什么暫時的挫折,而是中共政權真實本性的一次暴露,周而復始,遲早還會回到若無其事的均值常態。

【議想天開】周舵|1989年四-五月那些事(五)

这十年当中崭露头角的杰出人物,社会精英,就这么逃的逃,抓的抓,沉默的沉默,消极的消极了。“世混浊而不清,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佞人高张,贤士无名。”可悲呀,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

【議想天開】周舵|1989年四-五月那些事(四)

我主张写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索性表态站在学生一边,不再居间调停。我认为我们的全部斡旋活动已经完全失败,统战部显然也已经被收回了授权,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了。现在,我们面前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旁观,要么介入。要介入,当然只能是站在学生一边,反对党内强硬派。看来,局势只能是按照学生和党内强硬派的激烈对抗局面发展下去,直到发生流血冲突为止。袖手旁观不是我们知识分子应取的态度。到了从中间人、斡旋者的立场转向反对派、抗议者立场的时候了。

【議想天開】周舵|1989年四-五月那些事(三)

从光远老师家里出来,已经十点多钟。我和刘世定到了天安门广场,就开始往里边挤。我拿出名片,让那些纠察队员传进去,让他们去找王丹说话。等了足有十八个钟头,才让我进去。刘世定却被拦在了外边。好不容易找到王丹,我质问他为什么不守诺言?为什么没撤?他答:同学们都不同意撤。他告诉我下午来了十几个知识界名流,严家其、包遵信、戴晴、苏晓康……,劝了半天也没能劝动。他表示无可奈何。我在学生堆里怔怔地蹲了好一阵,心里把这帮不领也不袖的学生“领袖”臭骂了八十遍,怏怏而返。

【議想天開】周舵|1989年四-五月那些事(二)

一路上,群众反响最强烈的口号,是那句“不要逼我造谣 ”。每当喊出这句口号,立刻赢得一片如潮如雷的掌声和欢呼。这就是所谓“不得人心的社会动乱”的真相,凡亲身经历过这个场面的人决不会搞错。游行队伍缓缓绕行广场一周,在人大会堂东边的马路上静坐了大约二十分钟,然后沿前门大街到新华社门前。大家齐声喊: “新华社,出来!新华社,出来!” 新华社大楼的窗口里,有不少人鼓掌,但没有人出来。一路上,群众反响最强烈的口号,是那句“不要逼我造谣 ”。每当喊出这句口号,立刻赢得一片如潮如雷的掌声和欢呼。这就是所谓 “不得人心的社会动乱”的真相,凡亲身经历过这个场面的人决不会搞错。我一直打着那幅“不要逼我造谣”的横标。一到家,我就把它牢牢钉在了客厅的墙上,窗外的过路人老远就能看见。

【議想天開】周舵|1989年四-五月那些事(一)

一方面,我在政治立场上和感情上绝对是站在学生一边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从一开始就有挥之不去的不详预感,担心这次学潮又会好心办坏事,事与愿违,把赵紫阳的改革派政府搞垮。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深度卷入1989年学潮的根本原因。

四月24号,深夜三点多钟,我正睡得迷迷糊糊,忽听得电话铃声响个不停。我跌跌撞撞跑出客厅抓起听筒--原来是刘晓波从美国纽约打来的。你一听说话结结巴巴的,就准知道是他。我就只有这么一个结巴朋友。

【議想天開】田沈生|漫步夏威夷

风光无比秀丽的夏威夷,曾经孕育过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大总统,又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了一位集千秋功罪于一身的风云人物。无论现在与将来,夏威夷注定与中华民族结下更加深厚的不解之缘。

Loading

最新视频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