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文学

【議想天開】王小帥《沃土》|又一部事先張揚的禁片

《沃土》是在没有获批「龙标」的情况下,前往参加今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

这不仅意味着,《沃土》可能永远无法以正规的渠道在中国上映,更意味着,王小帅会遭到严厉的惩罚,最严重的后果是他再也无法以导演的身份在国内拍摄电影。

【議想天開】翟明磊|普京的黑海宮殿

「天呐,他們在監獄裡謀殺了俄羅斯英雄!」昨天, 普京最尖銳的批評者、47歲的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在被普京囚禁的獄中猝死。消息傳來時,翟明磊把他斷斷續續寫了兩年多的《烏克蘭組詩》再次傳給我:「納瓦爾尼最英勇的舉動是揭開了普京黑海宮殿的真相,太讓人心痛了。我這首烏克蘭組詩第二十七首就是根據納瓦爾尼的錄像資料寫的。」
《議想天開》欄目此前曾經選登過翟明磊的《烏克蘭組詩》,它堅定地伴隨著烏克蘭反侵略的戰爭時間線延展,因此至今沒有終結。翟明磊在給這組詩的題記中說:「從夢到第一句,第二句開始。便停不下自己的筆,寫作為使吾心安寧。夢見戰爭,烏克蘭組詩便成了使命,忽忽寫到第四十四首了!這些怎麼會是讓人喜歡的詩呢!這樣說太殘酷,每天有鮮活生命被慘殺,你可以視而不見生活在風花雪月中,這是完全正當的保護,你可以沉默,保全靈魂的完整,只是我做不到!」

【議想天開】Dr. 牛娃|鄉願,德之賊也

2023年堪稱「匡靈秀年」,她接連強勢推出《巴別塔》(Babel)和《黃面孔》(Yellow Face)兩部新著,前者裹挾歐美文壇各類獎項,拿獎拿到手軟,後者暢銷熱賣之餘,贏得評論家熱議,堪稱現象級。從休斯頓的喬治·布什機場書店,到紐約Penn Station高懸的廣告牌,處處可見匡靈秀的個人影像和小說招貼。而身為名人之父,Dr.牛娃的特別之處,就在於在育兒方面,他自認為「我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單舉一個例子,就足以說明Dr.牛娃潛移默化的家傳。去年五月,他對小義透露,女兒接下來要寫的小說,將是「八九六四」移民後的天安門一代所經歷的時代變遷與歲月洗禮,這將是現年27歲的匡靈秀的第七部小說,取材自父親Dr.牛娃的個人經歷。

【議想天開】翟明磊|致施明德

圖為施明德送贈翟明磊的《遺囑》一書,上寫:「給明磊君 遺囑往往是歷史的聲音,敘說著那個時代的苦楚與夢想。 施明德 2010.12.23.」
2024年1月15日,施明德逝世當天,上海作家翟明磊披露十四年前相見的往事,回溯歷史的聲音,追憶施明德的行動所承載的苦楚與夢想,揮筆寫下這首詩。嘆英雄去也,美麗島長存。

【議想天開】黎衡|最低限度的真理

《物篇》是一本沒有出版社、沒有ISBN字樣的私印出版物。它將在地下流行,在邊緣潛行,在有水井的地方出現,直到被消失。它的著作者、武漢詩人李建春這樣陸陸續續告訴我說:「這幾天一個朋友的公眾號想發《物篇》中的詩,無論選哪一首都發不出。試了很多文本了,我感覺已經超出了[關鍵詞]的程序。」「若社死,也無所謂,正好沉靜下來也長詩。」「我是樣樣都走到邊界了,很警覺,也了解自己能承擔多少。」「我是天生堅韌的自由主義者。當然,也只寫詩了。」關於這本書的份量,和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這本書是見證之書。我此前此後的寫作都不算。我付出了健康受損的代價。原來,所謂的見證,就是犧牲。」

【議想天開】田瀋生|旅日記:在沖繩祈念和平

沒有人會想到在 77年以前,這裏曾經是屍橫遍野,草木皆枯,殘垣斷壁,寸土滴血的戰場,也不會有人想到今天的和平與安寧,自由與富足的生活,是一場流血戰爭的結果。歷史讓我們牢記:“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是要付出代價的。)

【議想天開】昝愛宗|2024新年願望:生不再難,活不再歎

从2019年底到2023年底,彭立发,四通桥,亮马桥,乌鲁木齐中路,南京传媒学院,“白纸革命”,四年时间,仿佛就是漫长的一年,仿佛还在昨天,令人不堪回首。2024年,希望生不再难,活不再叹,希望年轻人在想什么,能够大声说出来,努力去付诸实施;中年人在想什么,能够确实行动起来,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老年人在想些什么,希望早日实现,不再虚度光阴,虚度一生。

【議想天開】邊玲玲|平安夜的沈思

在平安夜里静静沉思,审视人类历史,思想史,宗教史,社会发展史……,也同时是在审视自己。经历了那样的年代:一个欧洲中世纪政教合一,在东方大国的现代翻版。一个领袖,一个思想,一个教派,绝对真理,对不同的声音,比钉十字架,比宗教裁判所,火刑柱,还要冷酷无情。割张志新喉管的事件,就发生在我的故乡沈阳。

【議想天開】安然|默對著靜如冰原的城市

安然,本名伊斯瑪義勒,1979年出生,祖父賜名崔浩新,濟南西關人氏,回族穆斯林,早期從事小說、散文、詩歌等文體的「純文學」寫作,曾參加全國回族作家筆會、邊緣民族現代詩大展。由於深感文化啟蒙的重要性,後來轉向社會觀察和文化評論的撰寫,關注的範疇和興趣點不離伊斯蘭世界和中華文化圈。安然的個人博客提供的是不同於主流民族話語的替代性信息,力圖讓弱勢族群的聲音更多地在公共領域表達出來。

Loading

最新视频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