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历史

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

来源:微信号 哲学人 2022-08-17  在对待历史的问题上,德国人的反思是深刻的,但这反思却与民族性无关,而是因为有了公民政治意识。...

Read More

张杰:我與極權主義的不期而遇

2013年秋天,我到美國西北大學法學院做訪問學者,研究的課題是“中國極權主義”。為什麼我會對極權主義感興趣?說清這個問題實際上就回答了“為什麼我會反對中國共產黨而成為一個自由主義者?”的問題。...

Read More

余宗超: 丰山高中,我耕耘过的一块沃土

我这个地道的武汉学生,早在1956年秋就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来到了孝感教书。这一来就是半个世纪,今年都81岁了。其间在丰山高中教书的时间虽然只有四年(1976年秋—1981年秋),但这短暂的岁月就像一道...

Read More

清风明月:《关于个人崇拜》的报告

1953年,斯大林死后,其后继者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3月6日,马林科夫被指定为党的第一书记和部长会议主席; 3月14日,赫鲁晓夫接过马林科夫还没有坐热的党的第一书记的交椅;...

Read More

章济塘:章荣初实业救国

节选自:《变天帐——历史·记忆·叙事》 文章内容曾发表于《档案春秋》、《档案里的金融》、《大众收藏》等期刊 找靠山拜师杜镛 入恒社堪称中坚...

Read More

雷颐:清王朝还能撑多久?

曾国藩虽然是所谓“同治中兴”的头号功臣,但是在剿灭太平军的大功告成之后,他对清王朝的命运仍然是颇为悲观的。据赵烈文《能静居日记》记载,同治六年六月二十日晚上,时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与赵聊天,忧心忡忡地说...

Read More

吉米章:西去的列车

(写於2021年9月19日) 一九六四年九月十五日,上海天目东路的北火车站,一辆西去的列车,提前带走了我们早年生活的全部美好记忆。而我的敍述,则要追索到再前面一点。...

Read More

子野:改革开放之嬗变

文章导读: ●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一场波澜壮阔、激奋人心的思想大解放、民智大启蒙、经济大发展、政治大蜕变、社会大分化和时代大变革。...

Read More

蔡慎坤:25年了,想对香港说一声谢谢!

不仅仅是疫情改变了香港的繁荣景象,香港的重新定位以及完全内地化的治理模式,使得香港离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越来越远,香港人曾经享受过的自由时光一去不再复返,香港人引以为傲的法治精神如今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Read More

何永全:《丹麦人在安东》读后记

中国迈向人类现代文明的历史进程极为艰难,但始终得到全世界许多国家人民的关爱与帮助。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上半叶,自北欧来到安东的一些丹麦基督徒在辽东地区传教,建立医院、孤儿院、中学、小学及园艺职业学校等...

Read More
Loading

最新视频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