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首发

【译丛】博明谈特朗普2.0

“领导人说的话很重要。” 来源:Chinatalk《话中国》2024年2月14日 作者:JORDAN SCHNEIDER & Matt Pottinger(博明) 译者:苏利文 Matt...

田沈生 | 圆明园往事     

日前,网路上见到一则笑话:小明在历史课上睡着了,老师见状突然发问,小明同学请你说说,圆明园是谁烧的?梦中惊醒的小明不知所措,急忙回答,不是我烧的,真不是我烧的!老师听罢,鼻子气歪了。课后打电话给小明的...

【議想天開】王小帥《沃土》|又一部事先張揚的禁片

《沃土》是在没有获批「龙标」的情况下,前往参加今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

这不仅意味着,《沃土》可能永远无法以正规的渠道在中国上映,更意味着,王小帅会遭到严厉的惩罚,最严重的后果是他再也无法以导演的身份在国内拍摄电影。

王维洛 | 长江三峡大坝工程的结局是凌迟

水库诱发滑坡、水位周期性变化幅度大、库岸劣化导致三峡库区地质灾害不断 【摘要】 黄河三门峡工程的结局是立斩,而长江三峡工程的结局是凌迟。中国百姓爱围观被杀头被凌迟的热闹场景,可谓风景这边独好。...

【議想天開】翟明磊|普京的黑海宮殿

「天呐,他們在監獄裡謀殺了俄羅斯英雄!」昨天, 普京最尖銳的批評者、47歲的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在被普京囚禁的獄中猝死。消息傳來時,翟明磊把他斷斷續續寫了兩年多的《烏克蘭組詩》再次傳給我:「納瓦爾尼最英勇的舉動是揭開了普京黑海宮殿的真相,太讓人心痛了。我這首烏克蘭組詩第二十七首就是根據納瓦爾尼的錄像資料寫的。」
《議想天開》欄目此前曾經選登過翟明磊的《烏克蘭組詩》,它堅定地伴隨著烏克蘭反侵略的戰爭時間線延展,因此至今沒有終結。翟明磊在給這組詩的題記中說:「從夢到第一句,第二句開始。便停不下自己的筆,寫作為使吾心安寧。夢見戰爭,烏克蘭組詩便成了使命,忽忽寫到第四十四首了!這些怎麼會是讓人喜歡的詩呢!這樣說太殘酷,每天有鮮活生命被慘殺,你可以視而不見生活在風花雪月中,這是完全正當的保護,你可以沉默,保全靈魂的完整,只是我做不到!」

关凤祥 | 没有法制国家,焉有法制经济?

岁末年初,写了篇短文,投给海外《议报周刊》,题目是《我看江平吴敬琏的“最后呐喊”》,既悼念江平老师,同时也为江、吴(敬琏)二老的法制化市场经济鼓与呼。元月9号,这个主题,居然成为上海“第一财经”的社论...

裴毅然 | 大陆网络自媒折射赤伤

编者按:中共一党专制发展到习近平的个人独裁阶段以后,对舆论控制更加严密:一方面不利于中共的信息不但删帖封号,甚至以寻衅滋事为名把作者逮捕判刑;另一方面指鹿为马,改写历史,歪曲现实,并鼓励各种仇外言论;...

弘道君 | 海因茨问题与政府的职责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卡罗尔·吉莉甘(Carol Gilligan)在其1982年出版的著作《不同的声音》中,讨论了她称为“海因茨困境”(Heinz...

鸿路 | ”丹麦特嫌“纪事——小城文革印象(十九)

题记:2019年,我有幸获得独立中文笔会第17届自由写作奖,评价中提及长篇纪实《丹麦人在安东》关注了丹麦传教士这一群体在历史变迁下的悲欢沉浮。去年,这部作品已由台湾新锐文创出版。中国作家冉云飞在《卌年...

闾司齐 | 中国“娃娃”

题图来源:纽约时报 张维为在观察者网的年会上说,中国的“娃娃”们是觉醒的一代;他们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享受着丰富多彩的生活;他们比父辈们眼界更开阔,在面对西方国家时能表现得不卑不亢,自信满满。...

石破天 | “吹哨人”李文亮所受到的審查

2020年2月6日晚,中國社交媒體上突然傳出李文亮去世的消息。 大約晚上九點,《環球時報》旗下的《生命時報》在微博發布李文亮去世消息,《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官媒也在晚間10點陸續表示哀悼。...

牛克思 | 浦东机场网约车揽客一禁一放说明了什么?

2024年1月29日,上海市道路运输管理局下发了《关于禁止网约车在浦东机场运营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规定“严格禁止网约车在浦东机场区域内揽客运营”。随后几天,在多个手机打车软件上,浦东机场...

Loading

最新视频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