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自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周日版》(Frankfurter Allgemeine – Sonntagszeitung)

原文:https://zeitung.faz.net/fas/seite-eins/2022-01-30 2022年1 月30日

记者:Christoph Becker, Friederike Böge

编译:冬雁

译文首发:议报 https://yibaochina.com/?p=244896

2022年1月30日,北京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前夕,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周日版》在头版发表了该报驻华记者发自北京的一篇分析文章《肮脏的中国奥运》,文章系统地梳理了中国和国际奥委会之间“历史悠久的深厚友谊”,从文中可窥视,二者奉行的都是“友谊第一,体育第二,人权最末“。

文章开头从习近平破例接见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引出中国和国际奥委会不同寻常的暧昧关系。自从大瘟疫爆发以来,出于对新冠病毒的恐惧,习近平已经有两年多没有露面会见过外国访客了。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是习近平破例接见的第一位外国访客。令人惊异的是,巴赫抵达北京后仅仅隔离了3天就会见了习近平,这凸显了中国领导层对与国际奥委会关系的高度重视。如果国际奥委会是一个国家,它将是人民中国最亲密的盟友。北京政权与洛桑体育帝国之间的联盟关系在中国的港口城市天津尤为醒目。天津市政府专门为已故前国奥委主席萨马兰奇建立了一座大型纪念馆。

众所周知,萨马兰奇曾是法西斯独裁政府佛朗西斯科·佛朗哥的体育部长和西班牙驻前苏联大使。中国在天津为其建造的现代化纪念馆约有13个足球场大,在一个比法兰克福现代艺术馆大出两倍的展厅里,这位西班牙人得到中国官方崇高致敬。他很享受被中国人尊称为“阁下”,他夫人在展览中亦被称赞为“第一夫人”。在中国,除了卡尔·马克思以外,恐怕还没有其他人像萨马兰奇那样获得如此高规格的推崇和尊敬。纪念馆创办人馆长吴经国在纪念馆官网上称,“创办萨马兰奇纪念馆源于我与萨马兰奇先生一段忘年之交的情谊“,他自诩“对萨马兰奇主席高度的智慧有深刻体认。为了让世人对这位奥林匹克伟人的卓著贡献有一个怀念及景仰的地方,并为奥林匹克历史留下见证,萨马兰奇纪念馆的构想应运而生“,他还表白纪念馆”寄托了我对萨马兰奇先生深深的敬意和对奥林匹克运动深切的热爱。“

中国和国际奥委会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1980年夏新上任的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说服邓小平让人民中国的运动员参加1984年的洛杉矶夏季奥运会,这是中国由于台湾问题抵制并退出奥运会数十年以来第一次参加世界奥运盛会。当时,洛杉矶奥运盛会正遭到以苏联为首的多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报复性联合抵制,中国政府则接受了萨马兰奇的邀请并正式宣布参加洛杉矶夏季奥运会。在中国,萨马兰奇这个名字从此成了中国崛起成为世界体育大国的象征姓标志,中国领导层称他为“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在洛杉矶奥运会上,这位西班牙籍的国际奥委会主席亲自为中国射击运动员许海峰颁发了人民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枚奥运金牌。据中国官媒称,早在1982年,萨马兰奇就鼓励中国申办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后来,中国接过萨马兰奇抛来的绣球,正式宣布北京将申办2000年夏季奥运会,此时萨马兰奇露出了无比欣慰的笑容。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后不久中共政府在北京就开启了申办奥运程序,六四屠杀惨案对国际奥委会来说并不是什么障碍。萨马兰奇甚至还将奥运勋章授予了北京时任市长陈希同,正是这位市长在武力镇压学生抗议运动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2001年,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到期离任之前,中国终于获得了2008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权。关于人权问题国际奥委会谨慎回避只字不谈。只有奥运划船冠军罗兰德·巴尔在最终表决前提出了质问,“沙滩排球比赛是否真的会按照中国当时的计划在天安门广场举行?” 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最终萨马兰奇如愿以偿,让中共国获得了奥运举办权。与此同时,国际奥委会接纳了一位新成员:小萨马兰奇,奥委会氏族族长老萨马兰奇的儿子。小萨马兰奇现在是北京冬奥协调委员会主席,2016年成为国际奥委会副主席。2010年他父亲老萨马兰奇去世后,他在中国成立了萨马兰奇体育发展基金会,中国的三位国际奥委会委员均是该基金会监事会成员,监事会的另一位女性成员是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前羽毛球世界冠军李玲蔚。

去年12月巴赫与一度失踪了的网球运动员彭帅视频通话时,这位中共体育高官李玲蔚女士也被连线现场参加了视频通话。曾多次参加过奥运会的网球明星彭帅此前指控前中共高官张高丽性侵,之后彭帅就人间蒸发了。通过那次巴赫和彭帅的视频通话,国际奥委会将有关彭帅的讨论扼杀于萌芽状态之中,因而也使自己就擒于中共的束缚。巴赫表示要在北京冬奥会期间和彭帅见面。北京冬奥期间罩在防疫泡泡里的中国人在冬奥结束后必须隔离三个星期。在这种情况下,小萨马兰奇骄傲地称赞中共“安静外交的力量”。他似乎已经内化了他父亲的信条:“体育和政治绝不能混为一谈“。本届冬奥会的东道主中国也反复强调不能把奥运政治化,(但是中共忘记了自己也曾积极参与了1980年联合抵制莫斯科夏季奥运会的行动)。本届北京冬奥会遭遇了美国等国的外交抵制,习近平只得到了俄国总统普京的支持。普京在冬奥开幕之前明白无误地表示,俄罗斯要与“我们的中国朋友”共同反对“体育政治化”。

据称,萨马兰奇体育发展基金会的成立也是为了增进与中国的“深厚友谊“。该基金会得到了西班牙政府、国际奥委会和中国奥委会的大力支持。在基金会监事会里还有一个席位是中国体育品牌安踏公司,安踏世界排名在耐克和阿迪达斯之后位居第三。这家中国体育公司不仅为中国奥运代表团提供装备,也为在北京的国际奥委会提供装备。安踏公司是与奥运会主办方签约的两家中国制造商之一。习近平也曾让人拍到过他身穿安踏夹克的照片。

众多人权活动人士一再指责中国强迫新疆劳役采摘棉花。众所周知,安踏公司从加工新疆棉中收益匪浅。最近他们的销售额增长了百分之五十以上。该公司将他们的成功无耻地归功于“民族主义浪潮”,对于一些中国人来说,购买安踏服装就是一种爱国行为。最近几天,迫于压力国际奥委会甚至出面证明他们的安踏服装没有使用新疆棉。中国的另一家服装公司HYX也声称他们使用的棉花不是来自中国的,因此也不可能在新疆强迫劳役加工他们的棉花。不过国际奥委会并未给出所委托的监察机构的具体细节,只是笼统地说他们委托了国际机构驻华办事处来审查。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所的专家认为,在奥运会的供应链中几乎不可能没有产自新疆的产品。

中国官媒最近反复宣传新疆是冬季运动的好地方,过去几年间那里兴建了65个滑雪场地,不过都是在自治区北部的天山地区。而大多数“再教育营“则是在南部。在国际奥委会今年一月中旬提交的一份关于奥林匹克运动会可持续发展的报告里,新疆仅仅作为一个与冬季运动相关的地区名而出现。两年前,国际奥委会委托联合国前人权事物高级专员赛义德·侯赛因亲王和澳大利亚法学家雷切尔·戴维斯起草了一份《人权战略建议》文件,但是这份文件两年来一直静静地躺在国际奥委会的抽屉了,可能最早也要等到下一次巴黎夏季奥运会上实施。

2008年,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曾期待北京夏季奥运会会发展出一种“向善的力量”。然而,自从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以后,中国的人权状况急剧恶化。国际法专家认为,中国正在新疆犯下反人类罪,在习近平统治下,中国已经走上了一条极权监控国家之路。对中国来说,2008年奥运会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作为一个新兴世界强国的舞台。首都北京利用奥运会这个机会,花费400亿美元给自己换了个新面孔。由国际获奖的电影制片人张艺谋编导的宏伟奥运开幕式,以及富丽堂皇的体育场馆,为未来的奥运会定下了标准。然而这种奢侈狂欢也使得西方民主国家越来越不愿意承办奥运会。慕尼黑和奥斯陆两个城市先后退出了申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竞争程序,最后只剩下了北京和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国际奥委会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逆转,“2008年是中国需要奥运会,而今年是国际奥委会需要中国”,中国问题专家彼得·海斯勒如是说。现在北京可以吹诩自己是世界上第一个既承办了夏季奥运会又承办了冬季奥运会的城市。对于中共来说这种炫耀很重要,其目的是要强调中国在世界上的重要性。

同样,许诺让3亿中国人参与冬季体育运动也是一种炫耀,没人知道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尽管如此,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向习近平发出祝贺,说他的目标已经达到了:“中国现在已是一个冬季运动大国,中国取得的非凡成就开启了全球冬季运动的新时代“ 。

2013年,新当选为国际奥委会主席不久的巴赫,向习近平授予了奥林匹克金牌勋章,以表彰他为世界体育做出的杰出贡献。作为回报,中国在北京的一个公园里置放了一尊托马斯·巴赫的半身塑像。此前,萨马兰奇和罗格的塑像也已经在那里了,中国和国际奥委会这种特殊关系的未来似乎得到了保证。小萨马兰奇被认为是2025年接替巴赫最有希望的国际奥委会主席人选。现在中国的一些其他城市也已经表示有意愿举办2036年的奥运会。

【转载请注明链接】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896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