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按:本文是李曰垓先生生前遗稿。因心肌梗塞,李曰垓先生于4月26日不幸辞世。《议报》社长杨建利及全体同仁向李曰垓先生的去世表示沉痛悼念。自《议报》复刊以来,李曰垓先生以本名和笔名发表多篇文章,对《议报》表示支持,李先生所得稿费全部捐献给了国内人权受害者。)

李曰垓:言塞湖疏浚,四篇要文发表

“言塞湖”一词成为中国社会政治生活中的常用语,始于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中一场重头戏是强烈地震造成山体崩塌堵断多处河道,破坏了地貌河川,堵塞了正常水流,形成了威胁下游平原城镇的“堰塞湖”,其中,最大的一个叫唐家山堰塞湖,积水数千万立方米,胡乱堆积的山体土石方一旦被越积越多的湖水猛然冲决,下游以川北工业重镇绵阳为中心的数百万人口区域将毁之于比震灾更惨烈的洪灾。为防止巨祸,国家不惜代价倾注巨大人财物力疏浚该堰塞湖,使水流复归正常以消弭危机。由此,中国人当然联想到与堰字近音的言字,专制独裁的思想垄断和言路闭塞长期壅堵表达渠道,失尽人心的“言塞湖”堵塞社情违背民心捣毁执政合法性和阻滞中国社会发展的恶果,难道是区区唐家山堰塞湖所能比拟的吗?堰塞湖危害的是小局部的一时安稳,言塞湖造成的是整个国家民族长期自外于人类主流文明,这是历史的大倒退。

由此,言塞湖一词成为生动概括中国社会情状的通用语。国家宪法从35条至47条的实施,都长期阻滞于这个巨大的言塞湖。直到今天,为了钳制公民言论和封锢学术研讨,反民主的恶势力越来越黑社会化、纳粹化。连抢劫公民大宗邮件和监听公民电话这些下作手段都习以为常,其行为依据又全是坟墓里的语言,诸如“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右斗争正确”、“反和平演变”等等,无耻之极!

但是2010年第4期《炎黄春秋》石破天惊,确实传来了言塞湖疏浚工程启动的佳音。这期杂志油墨未干即行罄销,而且出现抢购、复印、传抄的盛况,一时洛阳纸贵。本期登载的四篇文章份量之重和品位之高,确实是言塞湖破堤的第一声喜爆。友间电话的兴奋相告声,促使我本着自己的初浅理解,在本文中简约阐发这四篇要文的文意和要旨。

一、郭道晖:《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

要旨:

1、首次公开披露党内高层的真实声音,清楚说明中共党内早就有一股与民主建国的根本宗旨脉络连贯,声气衔接的健康力量,他们不再盲从独夫专政后把党变成独裁专制御用组织和驯服工具,他们畅言“入党以来只有这次享受了党内真正民主生活”。

2、但是专制强权的惯性把这些健康力量和正确呼声一压30年。为了维护这种惯性和特权利益,专制主义者吓唬党内外,“批毛就要天下大乱失江山”。这种危言不敢回答一个问题:胡耀邦主持平反了上千万起冤假错案,解放了贱民“黑五类”,撤除了“阶级斗争为纲”的实体标的靶子,使那一套整人机器找不到多少肉来绞了,为何不见天下大乱?为何只见民心大畅、国力大增?那些吓唬之词今天还在瞎嚷嚷,岂非自欺欺人?人民要问:死抱僵尸堵塞历史正道,继续维系祸国殃民理念,难道还有什么善意可言?

3、为了秉承民主建国根本宗旨,不使万千英烈被独夫专政玷污,胡耀邦赵紫阳舍生忘死掮住黑闸门,为民主建国而殉职。在历史真相大白、是非曲直共见的今天,胡赵二位的受屈命运现如今该怎么讲?为这两位有良心的中共总书记讨公道,党外呼声还比党内高,这种确实耐人寻思的实情,说明这个党已经被专制思维腐蚀到了什么程度?30年前四千多高干评议党史的那些正义之声,今天读起来依然正气凛然,铮铮作金石鸣,而且经过历史印证更加显其光彩照人,郭道晖教授抖出了这篇实录,《炎黄春秋》又载之于卷首,说明民主思潮在新形势下的汹涌,显示出中国人心和民族正气尚未被扼杀净尽,请问效忠僵尸者还有什么新的哭法?

二、尹曙生:《劳动教养和反右派斗争》

要旨:

1、反宪法、反人权、反人性的《劳动教养决定》起始于1955年扩大化的“肃反”(哪个运动不扩大?),恶性膨胀于1957年的“反右”和1958年的“大跃进”,连续作恶于整个毛时代,戕害无辜者20多年。

2、“劳教”残害手段又特别着意于“反右运动”中的受害者,劳教与“右派”、“坏分子”等等数不清的罪帽罪名紧紧挂钩,合而为一,在中国当代史上写下血腥期最长、危害程度最烈的一大段落。但是,长期以来这段史实被列为禁区,不准披露更不准研讨。作者尹曙生曾任安徽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此文真的是内层高层人士讲内幕,说实情。有此胸襟和正义感,作者当与炎黄春秋一道铭之金石。

三、薛开震:《扼杀人才的“不宜录取”》

要旨:从反右运动的1957年开始,按照毛泽东授意,遵循毛泽东思想,用“政审”手段在高考、中考录取环节上故意扼杀人才。在杀人不见血之中,因绝望而导致自杀的实例难以计数,这是杀人已见血。此一反人类、反智力、反民意、反道德的行径,横行数十年。中国人口太多,就该从智力高的嫩苔苔杀起吗?

四、铁流:《两代地质学家的悲壮人生》

要旨:毛泽东一面装扮成国粹家和文化代言人,虚伪放言“我们中华民族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真实的一面则是设置史无前例的巨大政治陷阱残害数以百万计的知识人,其中的重点又是达到国家级、顶尖级造诣的人才。谢家荣、谢学锦作为中国科学院里唯一的父子两代院士都被打成右派,家荣本人被迫自杀,家荣之妻、学锦之母也被迫自杀,学锦本人受屈受害20多年。这个世界地球物理学界第一流的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家破人亡。这些人根本不会危害国家民族,只会建设中华祖国。仅仅因为怀疑他们有可能不赞成独夫专政,就把这样的精英三百多万无情绞杀,这就是毛泽东反右派运动的胜利。数十年中,官方史书一再无耻宣称“反右斗争是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社会主义革命的重大胜利”,至今仍不肯明确放弃此类谰言,这就是言塞湖的政治源头。

反右派运动的事实向全世界诠释:中国右派的定义是“有爱国之心,有建国之才,有追求真理志向者,即为右派。”

著名作家铁流在与此关联的多篇文章中阐明:强迫遗忘法,是专制者公开的恶行。光明正大的《往事微痕》正因为写史实,述真相,记载亲历,留下历史给国家民族,就多番被打压、抢劫、直至诬为“非法出版物”,必欲扼杀而后快。但这个“非法出版物”不但被中国科学院院士捧读之、珍视之,被中外若干高等学府收藏之,研究之,而且近半年来每期寄赠中共中央政治局九常委。这样的磊落气度和行事风格,是那些抢书籍劫邮件的黑恶屑小所能想象的吗?此类屑小深知其祖师爷罪孽深重,才如此不择手段继续虐民祸国,但惟其如此,就使僵尸形象更加丑恶。这叫青史无情评罪人。

结语 四篇要文,充满史实性,充满追根溯源清醒探究的理性,因此它具有真实意义上的科学性。这是疏浚言塞湖的先声之作。如果科学发展观确实准备动真格来实践,那么以这四篇文章垫底,把指导思想和国家实务置于科学历史观的阳光检测下,则科学发展观的实践就有了真正的可能。

2010年4月18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