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大多数“资本家”都是“优秀劳动者”

——在又一个“国际劳动节”到来前


闵良臣



自从1949年中共执政后,就有意无意地走向一个个误区,比如,说资本主义不好,说资产阶级不好,说资本家不好。在这种思维下,间接或直接消灭了一些资本家的肉体,剥夺了他们的“生存权”。其实这都不过是生吞活剥马克思有些思想观点。很多共产党人所谓喜欢“革命”,不过是有那么一点“打富济贫”的思想,哪里懂得资本主义,哪里懂得资产阶级,甚至哪里懂得资本家。即使像毛泽东这种人,你问他又读过多少马克思著作,了解多少资本主义,了解多少资产阶级,了解几个资本家。根据胡绳在一篇文章中所说,当年毛泽东在江西兴国县乡下调查,知道有不少人家卖儿卖女,于是得出结论:这种社会一定不得人心,一定不会长久。可他毛泽东未必不知道,在他的独裁加欺骗统治下,无数的农民更痛苦,而且甚至在饿死前连儿女也无处可卖了。

回过头说,资本家中当然甚至一定有冷血无情、残酷剥削的家伙,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中国人不是喜欢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吗,资本家中有几个“混蛋”,太正常了,即使像马克思所痛斥的那样,“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也并非完全不理解。且不说那是马克思形容早期资本家“原始积累”的“发展史”,从马克思说这句话算起,又过去一个多世纪,马克思所痛斥的这种“资本”现象,在西方那些已经实现高度文明的资本主义国家不说绝迹,恐怕也极少见了吧(我们知道更多的是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对国民实行“高福利”政策)。倒是在改革开放的所谓“社会主义”中国大陆,再现了马克思所说的那种丑陋现象,一些私营业主为富不仁,比我们所知道的西方早期资本家也不知要残酷多少倍。正如自己前些年曾在一篇文章中所讲过的:“这些年,大量的事实充分证明有些地方有些人之所以大富特富起来,是一些人的无良和地方政府的放纵以及罪恶的官商勾结。无良到什么地步,放纵到什么地步,勾结到什么地步,只需把这些年媒体在这方面的报道收集起来,就完全可看见一部‘为富不仁’的罪恶史,一部打工者的‘血泪史’,当然还少不了一部‘官商勾结’的丑恶史。让人特别不明白的是,我们痛批资本家痛批资本主义几十年,难道这就是‘报应’……”

直到今天,你去调查一下,我们这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有多少私营企业实行了“双休制”(千万不要以为不实行“双休制”会给加班费,这样的好老板即使有,也是凤毛麟角),又有多少老板给员工正常缴“社保”之类。不说私营企业主了,就是本人所在的新闻单位,期间也是拖了数年,直到拖不下去了,才不得不落实《劳动法》明文规定的一些条款。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又一套,或者说,说的是人情道德,做的是男盗女娼,是我们这种国家这种社会的常态,全体国民都早已习以为常了。

至于资产阶级,就更是代表人类最文明最进步的阶级,换而言之,直到今天,仍然没有哪个阶级比资产阶级更文明更进步。资产阶级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就是彻底推翻乃至扫除封建专制制度,建立人类迄今为止一种最文明的社会制度,这是人类有史以来前无古人,也是最符合人性的。

说到符合人性,更是有几句话要说。大半个世纪来,可怜的中国大陆百姓跟着中共一直有个天大的误区,那就是仿佛我们就是要打倒资产阶级,而要打倒资产阶级就必须反对资本主义。然而,近四十年前,一场大梦醒来,知道了,中国几代人在什么人领导下要打倒要反对的,却正是每个人都想要的;终于懂得了,打倒资产阶级,反对资本主义,谁穷谁光荣,违反人性。这真可称得上人类史上的超级黑色幽默,并且相信也一定会空前绝后。

更令“穷棒子”们想不通的是,二十世纪,在一些国家中,那些似乎有资格带头反对资产阶级反对资本主义的人,一个个都是在享受着资产阶级享受着资本主义,而且越有资格反对资产阶级反对资本主义,也就越是有资格享受资产阶级享受资本主义,只有稀里糊涂跟着反的人吃不饱穿不暖,甚至有一天还成了“饿殍”。如果有谁还能说这不是一个天大的谎言,那么请问:还能找出比这更大的谎言吗?如果这是一个天大的谎言,又为什么至今还要继续骗下去呢!

  按说,折腾大半个世纪,也应该折腾够了。然而,看情形,虽有悔意,甚至公开申明“不折腾”了,可就是不愿意让中国人活得更真实更自由更有尊严,甚至一提到某些话题,只要触动了自己的利益,有损自己颜面,甚至只要不合自己意,就仍然要用“资产阶级”做挡箭牌,“义正辞严”地予以驳斥;而一说别人是“资产阶级的”,这人也就百口莫辩了。

也正是从这一点而言,一天不为资产阶级正名,中国一天就不能彻底解放思想;一天不承认我们就是要为过上资产阶级生活而奋斗,就说明我们一天还生活在谎言之中。我们不需要这种害人的谎言,更不该还允许这种谎言存在下去。即使“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翻翻马克思的著作也能明白,我们必须先为过上资产阶级的生活要为实现资本主义而奋斗。

最后当然要说说资本家。1949年至今快七十年了,也就是说,至少有三代中国大陆人由于长期被洗脑,于是也就认为资本家不是好东西,甚至被有些人恶意渲染得像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然而,当我们真正了解了资本家,了解了资本主义精神,才明白,资本家个个勤劳、智慧,几乎可以说他们个个都是“优秀劳动者”,都是创造财富的人,用当代中国政府的做法,每个资本家都应该得到一枚“五一劳动奖章”。资本家对人类的最大贡献,就是通过他们引导或组织工人给人类创造了巨大财富。没有资本家,从某种程度而言,就没有今天人类高度的物质文明,而没有高度物质文明,用胡适的话说,高度精神文明也就无从谈起。所以说,是许许多多的资本家推动人类社会进步。而美国有几个超级资本家最后更是比着看谁对社会捐得多,也就是说,这些资本家后来都成了大慈善家。我不知道中国那些大骂资本家的人们读到这些资本家的历史该作何想

在今天仍是西方有影响的德国社会科学家的马克斯·韦伯(18641920),他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在我看来,就是专门为资本家、资本主义及其精神正名的。尽管这部著作分别于1904年和1905年两次发表,距今已有一个世纪之多,但当我读到其中的有些思想观点,觉得是那么新鲜,那么有理性,那么有道理,甚至简直就是振聋发聩。限于篇幅,这里只转述他在书中抄录的几段几乎在18世纪生活了一个世纪的美国早期政治家、科学家、作家本杰明·富兰克林的话。

1748年,富兰克林在《给一个年轻商人的忠告》中说:

“切记,时间就是金钱。假如一个人凭自己的劳动一天能挣十先令,那么,如果他这天外出或闲坐半天,即使这其间只花了六便士,也不能认为这就是他全部的耗费;他其实花掉了、或应说是白扔了另外五个先令。

“切记,信用就是金钱。如果有人把钱借给我,到期之后又不取回,那么,他就是把利息给了我,或者说是把我在这段时间里可用这笔钱获得的利息给了我。假如一个人信用好,借贷得多并善于利用这些钱,那么他就会由此得来相当数目的钱。

“切记,金钱具有孳生繁衍性。金钱可生金钱。孳生的金钱又可再生,如此生生不已。五先令经周转变成六先令,再周转变成七先令三便士,如此周转下去变到一百英镑。金钱越多,每次周转再生的钱也就越多,这样,收益也就增长得越来越快。谁若把一口下崽的母猪杀了,实际上就是毁了它一千代。谁若是糟蹋了一个五先令的硬币,实际上就是毁了所有它本可生出的钱,很可能是几十英镑。”

“切记下面的格言:善付钱者是别人钱袋的主人。谁若被公认是一贯准时付钱的人,他便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聚集起他的朋友们所用不着的所有的钱。这一点时常大有裨益。除了勤奋和节俭,在与他人的往来中守时并奉行公正原则对年轻人立身处世最为有益;因此,借人的钱到该还的时候一小时也不要多留,否则一次失信,你的朋友的钱袋则会永远向你关闭。

“影响信用的事,哪怕十分琐屑也得注意。如果债权人清早五点或晚上八点听到你的锤声,这会使他半年之内感到安心;反之,假如他看见你在该干活的时候玩台球,或在酒馆里,他第二天就会派人前来讨还债务,而且急于一次全部收清。

“行为谨慎还能表明你一直把欠人的东西记在心上;这样会使你在众人心目中成为一个认真可靠的人,这就又增加了你的信用。

“要当心,不要把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视为己有,生活中要量入为出。很多有借贷信用的人都犯了这个错误。要想避免这个错误,就要在一段时间里将你的支出与收入作详细记载。如果你在开始时花些工夫作细致的纪录,便会有这样的好处:你会发现不起眼的小笔支出是怎样积成了一笔笔大数目,你因此也就能知道已经省下多少钱,以及将来可以省多少钱。而又不会感到大的不便。”

而在12年前即1736年,富兰克林在另一篇《给愿意发财致富的人们的一些必要提示》中还有一些告诫:

“假如你是个公认的节俭、诚实的人,你一年虽只有六英镑的收入,却可以使用一百英镑。

“一个人若一天乱花四便士,一年就乱花了六个多英镑。这,实际上是以不能使用一百英镑为代价的。

“谁若每天都掷了可值四便士的时间,实际上就是每天虚掷了使用一百英镑的权益。

“谁若白白失了可值五先令的时间,实际上就是白白失掉五先令,这就如同故意将五先令扔进大海。

“谁若丢失了五先令,实际上丢失的便不只是这五先令,而是丢失了这五先令在周转中会带来的所有收益,这收益到一个年轻人老了的时候会积成一大笔钱。”

上面这些就是“资本主义精神”,就是资本家精神。尽管富兰克林的这些话,被有人讽刺为美国佬的哲学就是“从牛身上刮油,从人身上刮钱”,可韦伯是这么看的:“期在必得宗旨之所以奇特,就在于它竟成为具有公认信誉的诚实人的理想,而且成为一种观念:认为个人有增加自己的资本的责任,而增加资本本身就是目的。的确,富兰克林所宣扬的,不单是发迹的方法,他宣扬的是一种奇特的伦理。违犯其规范被认为是忘记责任,而不是愚蠢的表现。这就是它的实质。它不仅仅是从商的精明精明是世间再普遍不过的事),它是一种精神气质。这正是我们所感兴趣的。”韦伯并且一再强调,他所说的资本主义精神这一概念,就是在富兰克林所宣扬的这种意义上的而不是别的,韦伯把它称之为“近代资本主义精神”。在韦伯看来,“资本主义在中国,印度、巴比伦,在古代的希腊和罗马、在中世纪都曾存在过。但我们将会看到,那里的资本主义缺乏这种独特的精神气质。”

除了韦伯,还有不少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学家以及思想家也对资本主义或叫资本家精神概括过,总结过,其中我一时能想到的就有米塞斯、哈耶克、波普尔、米尔顿、胡克等人。比如,像米塞斯就在他的名著《自由与繁荣的国度》(原名《自由主义》)第四章谈到资本家和资本主义时是这样说的:

“如果有人声称,只有企业家和资本家赞成资本主义,这些人想通过资本主义制度来为自己谋求有损于其他社会阶层的特权利益,我们可以将这种看法称之为毫无判断能力和毫无思维能力的同义语。事实上,生产资料的‘占有者’赞成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原因与那些‘一无所有者’所追求的目标完全相同。一旦事情涉及那些‘一无所有者’的切身利益时,他们将比自由主义者更加赞成自由。那种认为一旦维持资本主义制度,似乎所有的占有者就会永远占有生产资料的观点,是对资本主义经济本质的一种彻头彻尾的误解。在资本主义经济生活中,私有财产的主人总是在不断变换的。一些更加勤奋能干的商人不断地涌现,从而取代那些不怎么勤劳能干的商人,成为私有财产的新主人。在这个社会里,人们只有凭借其聪明才智,不断地将其资本投入到新的生产领域,才能保持原有的财产并获得新的财富。”

在中共领导的大半个世纪,开口闭口都是“无产阶级”,仿佛整个人类就是无产阶级创造的,只有无产阶级最伟大;又仿佛整个人类都是为了“无产”而奋斗,用老百姓的话说,一些人就是只会吃人饭,不会说人话。他们先是为了获取政权,所谓为穷人打天下利用穷人,后来事实证明,他们打倒或消灭了资本家,并没有真正为穷人,不过是用一些口号做借口,欺骗一群善良的人们,那些无产阶级不仅依然无产,穷得要死,而且被奴役得更厉害。当然,过来人都知道,由于“洗脑”很成功,在他们统治下的人们都早已被洗傻了,无论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些饿死者还是文革中一些被斥之为“自绝于人民”的高级官员,都是奴役至死也还在歌颂奴役他们的“大救星”。

这种违反人性违反天道,给中国几代人带来极大痛苦的惨痛教训,中华民族千秋万代都不应忘记。

2016/4/24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6849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