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余东海

拔苦者,驱除极权、驱除苦厄也;与乐者,追求自由幸福也,即追求人民的幸福,也追求自己的幸福也。拔苦与乐,这是大丈夫、真豪杰的事业,人世间最伟大光荣的事业。——东海曰

道德度与幸福度正相关,道德越高越幸福。幸福度即幸福的感受程度,是衡量人们对自身生存和发展状况的感受和体验,相当于幸福指数,其核心是快乐度。道德度,道德修养的高度,良知光明的程度,亦可称为良知度。良知四德,常乐我敬,快乐是其中之一。良知越彰明,心灵越快乐,人生越幸福。

反过来,苦厄度与道德度负相关,德性越低越苦厄。苦厄度,即不幸和痛苦的指数。两极主义具有反人性、反人权、反人道、反人民、反人类之五反特征,最为无道缺德,也可说负道德度最高。故两极社会,有生皆厄,无人不苦。

然苦厄度因人而别,有高低之别。论整体苦厄度,富贵之家高于平庸之辈,特权阶级高于弱势群体。在马邦,论苦厄度,马左最高,马右次之,儒佛道又次之。寥寥无几的儒家,不幸之中有其幸运在,道德有助于苦厄的消解故。

两极主义没有赢家。两极社会内忧外患、天灾人祸特别多,染患身心恶疾者、自暴自弃自杀者特别多,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是受害者,普遍厄运缠身。而且,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特权阶级所受伤害最为潜在而深重。

因此,《易系辞上》说,小惩大诫,小人之福。小人在犯下大罪之前受到惩罚,是对它们最有力地拯救。阻绝它们得志、得势和成功的路径,让它们没有能力和机会成为特权阶级,是对它们最深厚的仁爱。而两极主义正是培养特权阶级的大熔炉。培养了它们,也害惨了它们。

权位财富都是为善积德的好工具,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有钱不用同样过期作废。有权有钱而用于损人害民作恶造孽,是最大的浪费,是对自己最深的伤害。有一句很流行的形容有钱人缺德的话曰:穷得只剩下钱。其实穷得只剩下钱的人,往往连钱也剩不下,并且在流失的时候付出比贫困更深重的代价。

可惜特权阶级不知道这个道理。很多人大难临头、死到临头才会后悔自己对两极主义的追求、坚持或支持,更多的人死到临头也不知道,是两极主义导致自己死于非命绝了后续。前者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后者是见了棺材也不掉泪!

有人说东海好诅咒,非儒家所宜,非君子所为。殊不知,我是实话实说,非诅咒也。极权主义是邪恶之大者,邪恶没有未来,邪恶必有恶报,法律不能惩罚,天理和因果不能饶恕。这些真理,纵我不说,照样存在照样起作用。

我把这些真理揭示出来,是儒家的大仁大义大慈悲。如果可以让某些邪恶之徒有所警醒、觉悟和收敛,少作一点恶少造一点孽,于国于民于它们自己都是好事。

人与人、国与国交往都一样,双赢才是正道,才有可持续发展性。所有损人利己的行为,所有追求“双赢就是赢两次”的努力,终将得不偿失。害人必然害己,害人所得利益越大,恶业恶果恶报越重。两极主义就最善于害人害己。

也有人说,现在虽然问题很多,总比古代好多了。可谓身在苦中不知苦。有史以来,论文化之邪、制度之恶、官德之劣和苦难之深,皆以此时代为最。自尧舜自明清,历代中华王朝,政治文明度、社会和谐度、人民幸福度皆有可观。当然也有不少黑暗时代,如桀纣、幽厉、战国、暴秦、五胡乱华、五代十国及各个王朝的末期,也会战乱频仍,劫难深重,但它们最黑暗,也黑不过这个极权时代。

又有人说:“不管什么主义和制度,只要不折腾,老百姓就能幸福,国家就能好起来。一折腾,就穷困。”东海曰,过于低估主义和制度的作用了。在极权主义及其制度下,无论领袖如何,折不折腾,国家都好不到哪里去,老百姓都与幸福绝缘。国家即使富强也有限,而且代价沉重;国家即使富强,民众照样弱势贫苦。

美国《独立宣言》开宗明义:“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的权利、自由的权利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两极主义恰恰无耻地剥夺了人类这些不可剥夺的权利,为自由和幸福最大敌!所以,要追求自由和幸福,要享有人格尊严,就必须消灭两极主义。两极主义灭亡之后,才有望重建中华文明,追求大同理想。

我早就指出,恐怖主义只是癣疥之疾,两极主义才是人类心腹大患。两极之中,宗教极端主义是恐怖主义的理论基础、经济支柱和人员武器储备。所以,象伊朗那样的极端主义政权,如果任其发展,后果不堪设想。

极权主义喜欢勾搭、支持并利用极端主义,试图同恶相济。其实极权主义本身就是最大的政治恐怖主义,其对国民和人类的危害之大,其制造人道主义灾难的内驱力和能力之高,都是恐怖主义不能比拟的。

伊朗是极端主义,马帮和金朝则是极权主义,都不受待见,不受美国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待见,对两极主义的歧视逐渐全球化,老虎即将老鼠化,这就对了。那说明美国和大多数国家的政治还有正常性和正义感。

王道政治,近悦远来。在没有王道的时代,霸道也有此能力和特色。极权政治则相反,近怨远厌,近离远弃。国人离心离德,怨声载道或敢怒不敢言,能逃离尽量逃离;远人轻则讨厌鄙弃,重则敌对仇视,群起而攻。这是人性、人道之常。

假如全世界像向往美国一样向往伊朗们,如果它们象美国一样强大和称霸世界,那就完了,世界离毁灭、人类离灭绝也就不远了。

不过,多数国家多数人对两极主义之污染性危害性,还是认识肤浅。但愿彻底摧毁两极主义能够早日成为全球共识,但愿美国能够真正负起霸道大国的历史责任。这也是很多人支持特朗普总统的原因。

拜登代表的左派阵营,包括美国的华尔街、硅谷和主流媒体,已经形成巨大的国际性利益集团。它们对两极主义绥靖已久,与特权阶级勾结上瘾。原因不外乎两个字:利益。再加三个字:巨大的利益。唯有极权主义,可以为这个国际性利益集团提供廉价的自然资源和社会资源,特别是劳动力资源。

极权主义最大得益者无疑是国内特权阶级。极权之国按权分配,特权阶级大多是无名大富豪大资本家,而绝大多数全国和各省市榜上有名的富豪,大多只是管家婆和高级打工仔而已,完全不配称为资本家。特权阶级吃肉,它们分一杯羹。当然,一杯羹亦不好分,那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或道德代价,或生命代价。可笑的是,一些管家婆和打工仔产生了主人翁错觉,那会死得更快。

极权主义第二得益者就是国际资本主义。全世界大资本家都属于国际资本主义,以金融、科技、传媒为三大支柱,而美国的华尔街、硅谷和主流媒体又是全世界资产阶级的主导,都得益于极权主义势力。所谓全球化,恰好方便分享特权阶级不义之财,参与极权主义的盛宴;所谓多极主义、多元主义,把极权主义、极端主义亦视为其中一极,是对两极主义最根本的绥靖。

世界应该多极、多元、多边,但无论哪一极哪一元哪一边,都必须符合文明正义原则。两极主义作为野蛮邪恶之最,在其势力范围内,最不讲也最不容多极、多元、多边,根本没有资格混杂其中。换言之,两极主义不配享有自由,否则必然对国际社会和自由国家造成各种侵害和污染,包括思想污染和道德污染。

多年来多次见到名家大腕在半公开乃至公开场合,大肆炫耀自己如何帮助马帮收买、腐化、利用西方三界精英的故事,总是不由得齿冷。这就是一种污染。这些极权分子和三帮分子,热衷于输出歪理邪说、民脂民膏和腐败欺诈,把丑恶的嘴脸丢遍天下还得意洋洋,真不知天下有羞耻二字!

希望美国负起大国责任,美国能与两极主义为敌,是文明、正义和人道精神最好的体现,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王道不出,霸道就不可或缺;中华不成,美国就是最伟大的。故我们应该支持和祝福特朗普“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努力。

但作为中国人,作为中国当代文化人,东海更渴望和期盼的是,让中国重新伟大。在新的历史平台上与时偕宜、因时制宜地重建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开启中华文明新一轮的辉煌,让蚂遗孽认祖归宗,重新成为炎黄子孙;让全体同胞充分享有人格尊严和人权自由。这才是我们的中国梦。

所以,希望美国真正负起大国责任,是希望,不是依赖,不能依赖。反抗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的主体和主要力量,应该是我们中国人。

要反抗就难免有牺牲。只要说真话实话人话,就难免沦为异议分子,轻则边缘化,重则罪犯化,遑论其它行为。而极权主义的罪犯,就是君子豪杰。要成为君子豪杰,就不能不有所承担。韦小宝说得好,一个人不能太贪心,既想做英雄豪杰,又想日日在脂粉堆里唱十八摸。对于豪杰君子而言,没有被刑拘过,是侥幸;没有被禁言封号喝茶过,则是耻辱!

牺牲一个微信一些账号之类,与百余年来无数自由派的牺牲来,微不足道。东海还是老枭的时候,结交了不少自由派朋友,多数饱受迫害,多位死于狱中。尽管自由主义与儒家道不同,但反抗极权、追求自由同样是儒家的责任,自由派的拼搏牺牲精神值得我们隆重致敬和真诚学习!

微信群有一句话深得我心:“生于谎言是我们的不幸,死于谎言是我们的耻辱,结束谎言是我们的责任。”要结束极权主义谎言,就必须抵制、批判之,而抵制、批判谎言最好的工具是仁本主义真理。

儒家回来了,就必须负起结束谎言的责任来。这是拔苦与乐的必须。《智度论》说: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拔一切众生苦。东海曰,拔苦者,驱除极权、驱除苦厄也;与乐者,追求自由幸福也,即追求自己的幸福,也追求人民的幸福。

拔苦与乐,这是大丈夫、真豪杰的事业,人世间最伟大光荣的事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驱除两极,人人有责。

只要是正确的选择,纵然挫折多多,永远不要放弃;只要是正义的事业,即使困难重重,永远不要丧失信心。要相信邪不胜正,正义必胜。

这是一条道德律:正义提升智慧,邪恶损害智慧。一切利国利民利天下利益人类事业,都属于正义事业。从事正义事业者,智慧会越来越发达,各方面能力都会水涨船高。相反,从事邪恶事业者,会越来越弱智,各方面才干不断降低。

原来的西德与东德,美国与苏联,现在的以色列与伊朗、南韩与小金朝,为这条道德律提供了很好的的证明。两极主义背天逆道,注定没有未来。

地球上没有了两极主义,人类道德度、自由度、文明度、和谐度、幸福度都将会加速度上升。这五度,是衡量社会品质的五个标准。五度相互影响并以道德度为根本,为第一标准。围绕着道德,五度会自动寻求均衡。换言之,道德度具有决定性影响,一低俱低,一高俱高。道德高上去,其它四者必然水涨船高。

地球上没有了两极主义,科学技术包括生命科学也将超速发展,人类开发资源、创造创新、卫生医疗、延年益寿的能力和水平都将超速上升,成就日新月异,奇迹纷至沓来,令人目不暇接,享受不尽。

完全不用担心资源不足。宇宙生命有三个无穷尽:道德无穷尽,上升不封顶;智慧无穷尽,开发无止境;宇宙资源无穷尽,开采无限量。只要避免过度开发和无度浪费,资源就可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大禹谟》说“正德,利用,厚生,惟和”。正德即正政治之德,利用即利物之用,科技开发;厚生即厚民之生,重视民生。把正德放在最前面,意味着道德挂帅。只要地球上没有了两极主义,就可以实现道德挂帅,让科技进步和资源开采循序渐进,循天秩天序而进,与道德之序并进。

地球上没有了两极主义,中华仁本文明与西方人本文明,王道政治与自由政治不仅可以和平共处,而且可以相互促进,相得益彰。中西可以友好合作,将人类推向大同时代,而人类文明也将从地球文明向宇宙文明升去。2020-12-7

2021-1-10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