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初,新冠肺炎在武汉爆发,目前已造成全球9887万人被感染,211万人死亡。仅仅美国就有2538万人感染,42万人死亡。新冠肺炎在中国古代称之为瘟疫,视为一种难以医治的怪病。

习近平也得了一种怪病,也很难治愈,类似男人的前列腺,一犯病,刹不住车。什么病?大撒币。老习遇见中国人挺正常,但一见外国人就犯病,就要撒币,牛都拉不住,谁拉跟谁急。按理说,一些中国人有病,崇洋媚外,总觉得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但老习的病症比较特殊,他口味重,越落后,越贫穷,越是内战打得一塌糊涂的穷国、小国,他越喜欢,越撒币。习近平撒币症的病根是什么呢?如何医治?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事。

第一,撒了多少币?

习近平自上台以来几乎每次出访都要撒币。现在中国将宣布全面脱贫进小康了,世界各国还处在疫情之中,又到了习近平的撒币症犯病的时候了。撒币症与抽羊角风一样到了春暖花开时节就爱犯病。

虽然中国还有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其中2.8亿人的月收入远远少于1000元,只有537元,折合美金为每天2.53美元。他们每天的生活消费支出低于2美元,以联合国确定的每天生活消费支出1.9美元的国际贫困线为基准,这2.8亿人实际是在国际贫困线下。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总收入在不断增长,但贫富悬殊巨大。据北大2016年初发表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5》披露,中国约三分之一的财富被1%的顶端家族占有,而底层25%的家庭仅拥有社会总财富的1%。基尼系数(指国际上通用的、用以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居民收入差距的常用指标。基尼系数最大为“1”,最小等于“0”)从八十年代初的0.3已增大到0.45以上的警戒线,当下的情况比五年前更严重。有人调侃道,中国120%的财富被2%的人占有,而98%的人则占有负20%的财富。

近四年,中国合计对外援助达到60365亿元人民币,其中,对俄罗斯援助款是4000亿美元,委内瑞拉650亿美元,印尼500亿美元,拉丁美洲1180亿美元,巴西100亿美元,厄瓜多尔120亿美元,非洲600亿美元,安哥拉74亿美元,中东国家550亿美元。

如果中国对外援助资金平均分配给国内3000家上市公司,每家可获得20亿元人民币。如果贷给国内小微企业,可以彻底解决全部1000万户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平均每户60万元人民币。如果用于“三农”,可以一次性实现全部一亿农民的小康目标,平均每户6万元人民币。如果平均分配给每个中国人,每人4378.28元人民币。

第二,撒币症的病根

第一种观点认为是自卑症,怕人家看不起。习的心里有阴影,总认为一百年鸦片战争、八国联军侵略中国,中国受人欺负,现在富起来就该显摆。十九大上,习提出要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为人类提供中国智慧和方案,都是自卑症的表现。

第二种观点认为是狂妄症,也就是暴发户的心理。以前穷,被人看不起,现在有钱了,就该扬眉吐气。习近平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曾发表演讲,他要解决人类从哪里来,现在在哪里,将来要到哪里去的问题。但西方人听不懂,觉得习脑子出了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只有上帝能够解决。

还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习并不傻,而是非常精明。他撒币的目的是洗钱,把原本属于全体纳税人的钱转移到自家人和红二代的腰包里。中共援助,一般都不是现金,而是项目,钱直接打给太子党开办的跨国公司账户。 他们会留下大部分,然后再把工程转包出去。所以援外其实就是洗钱。

我认为,习近平撒币症的病根是妄想症。习近平想成为世界领袖,组成国际共产主义阵营对抗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大撒币的原因是他想学毛泽东拉拢、收买亚非拉第三世界。一句话想当世界穷国的头。习近平是个有抱负的人,尽管他志大才疏。他的思维还停留在毛泽东的疯狂时代。


在那个荒唐的时代,中国人被活活饿死几千万人,毛泽东向越南、阿尔巴尼亚、朝鲜、非洲各国、东南亚、巴基斯坦、埃及······很多国家撒了几百亿、近千亿美元。当年的几百亿上千亿美元在货币不断贬值的四十多年后的今天至少是几万个亿美元了!毛泽东统治二十七年,勒紧了中国人民裤腰带向世界大撒币!毛泽东以饿死五千多万中国农民的代价向全世界大撒币!但毛泽东做梦也没想到,他的红卫兵习近平撒币比他更猛,简直就是撒币中的战斗机。

第三,如何医治?

大处方是实行分权制衡的宪政民主制度,小处方是预算民主。北大法学院张千帆教授认为,在西方,让代表不同选民利益的议员组成的议会决定预算,才能保证国家的财政预算体现不同选民的利益和诉求;而在中国,没有人民代表大会的实质性参与,政府财政不可能有效促进最大多数人的最根本利益。西方议会和宪法是有牙齿的,而中国的人大就是橡皮图章,宪法就是共产党的赞美诗。习近平拥有超越宪法的权力,自然可以为所欲为,但一旦实行预算民主,钱袋子就从习近平的手里转移到了人民手里。习手上没钱自然撒不了币,装不了阔,炫不了富。

习近平的撒币症是中国老百姓最痛恨的,中国传统文化讲究勤俭节约、量入为出,所以撒币症与中国文化无关。时寒冰先生在文章《血色奢华》中写道:我不知道这种奢华的张扬到底要表达什么,但我知道,这些费用,足以让全国所有因贫困而失学的孩子回到校园,圆他们含泪的求学之梦;但我知道,这些花销,足以让全国所有无依无靠的老人,得到最基本的养老保障,使他们不再生活在恐惧不安的阴影之中……

血色奢华,我好想亲手抓住你,哪怕一点点,让一位带着渴求的孩子或者老人,圆一个普普通通的梦!

凡是充满人情味的政治家,都不会过度的享受奢华,更不会沉浸在血色奢华中不能自拔。没有人冲他们高呼万岁,也没有人把他们包装成伟大领袖,他们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以自己的感受,体味他人的感受;以自己的苦难,融化整个民族的困难;以自己的痛苦,给自己效忠的国民,送去温暖和希望。

血色奢华,永远不是有人性者的选择。

血色奢华,换来的不会是世界的敬慕,而是深深的鄙视。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于如此挥霍纳税人的血汗钱,让它们像幻影一样,散向无尽的黑夜。当然,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在恐惧无助、无保障、无尊严中,能够自豪地挺起胸膛——再没有比愚昧更好的庇护伞。

当掌舵者一次次地向世界送去巨额订单,把金钱外交发挥到极致,不知道是否想过,爱护自己的国民,让他们生活在富足、平等、自有、尊严的法制化的环境中,激起内需的力量,更能促进一个经济体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血色奢华不能带来任何实惠,它是对财富极尽挥霍的产物,是对生命、权利和尊严极度蔑视的结果。

我希望,这个民族的领导者,真诚地对他效忠、服务的民众说:我不能给你们带来奢华,但是,我会给你们带来尊严、平等、自有、健康的环境,我会以最节俭的方式积累财富,帮助你们圆梦,无论大的梦想,小的梦想,只要是这片土地上的公民,都生活在有梦想且能圆梦的状态下,重塑这个民族丢失已久的精神面貌和价值观。让这个民族,重新获得新生,让这片历经苦难的土地,重新满载欢声笑语。

这应该成为一种承诺或者誓言。而这种承诺或者誓言只能在权力源于选民的时候表达。当然,在当下,这只能是一个不可能的梦想。权力的来源决定着权力的价值观取向。

民众的觉醒,是通向梦想的首要前提。

时寒冰先生的文章很深刻,但良药苦口,习近平听不进去。

中国病了,世界也因此病了。新冠疫情告诉我们中国与世界已经无法分离,中国的苦难也将成为世界的苦难。治疗新冠肺炎需要疫苗,但撒币症没有疫苗,中国的中草药治不了,因为它的病既来自西方马列主义又来自中国皇权专制主义,所以,只有中西医相结合,刮骨疗毒,才能斩除病根。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